狼邪 作者:琰汜

作者:琰汜 | 时间:2018-09-19 11:14:00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狼邪 

1.

"哼!再厉害充其量也不过是只狼......最多有个百八十年的修行!看我今天不收了你!"

这句话,从对方的十二岁一直听到二十二岁......

扯下脸上那张鬼画符,不,他再三强调过那是道符......不管了,随便它是什么符,撕了揉了丢进嘴里嚼了嚼,然后眉头一皱,撇开头噗得吐得老远,"还是你师父画得比较好吃!"

"大胆妖孽!休得胡言!给我乖乖受死!!!"对方气得炸毛,拎起桃木剑就是一通乱砍。

果然还是这招......

狼垂了口气,虽然被砍到也不至于怎样怎样,但毕竟对方也不是小孩子了,上次被他的法铃砸到脑袋也怪疼的......于是唰得跳上枝丫窜上屋顶,留他一个人在下面怒气冲冲。

抬头望了眼天,星影沉河,月华如水,估计今晚又是个花好月圆难眠夜......

其实本来应该相安无事的,他睡他的觉,自己狼性难移对着月亮吼两声也不为过。但是谁让月亮这么圆这么亮,又谁让他住得地势这么高望出去景致这么好?不上他这里嚎还能上哪里?仰首就着月色"呜~~"了一声,一回头,那人已经御风而起衣袂飘飘地站在自己面前了。

哎?他什么时候爬上来的?

站在面前的人,骨格清奇,神色冷清,月华倾泄之下,青丝如墨,素衣翻飞,端的潇洒飘逸、高华绝俗。只是无论如何,狼都没办法把眼前这个清奇淡雅的人和他记忆里那个小小的,圆嘟嘟的,头上绾着一字巾的张君房对上号......不过脾气倒是一点都没变。

张君房抿着削薄的唇,盯着眼前这"只"眸色翡红银发羁扬的狼看了会,然后手腕一翻将桃木剑收于身后,右手掐决。

"北阴金阙,玄冥帝君,赐吾威力,诛斩鬼精。六天魔王,统领神兵......"

五指伸平,翻掌,赫然一道符印显于掌中,金光刺目。

"急如风火,迅若奔霆。鬼死人安,天地肃清。急急如律令!"

见对方念咒,狼仍是气定神闲蹲坐在那里,刚认识张君房那会,他就用符印收过他,不过想也知道结果,十二岁的小屁孩能成得了什么气候?到最后还是自己乖乖变回狼形来哄那个哇哇大哭的小鬼。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等到他看清张君房掌中的符印时,竟然连反抗都来不及直接被打回原形。

"啊呜--啊呜啊呜--呜!"(你竟敢用"伏魔咒"?!卑鄙!无耻!快放了我!!!)

被揪着后颈脖拎了起来,狼露着尖牙挣扎不休。

"给我闭嘴!"张君房摸出道符"吧唧"一下封住对方的狼嘴,"明天开始道观要连作七天的法事,这七天里你给我安静一点,不然信不信我毁了你的道行!"

"咕------!"狼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声音,一双翡色的眸子立刻染上杀性恶狠狠地瞪着他。

张君房手臂一绕,桃木剑架上狼的脖子,"我正准备送师父一件狼皮披风......"

此话出,狼顿时像被天雷击中般焉了下来,垂着头有些萎靡。见状,张君房不禁嘴角微微上扬,换了个姿势将狼抱在怀里,早已经习惯了一样,狼顺势将脑袋搁在对方臂弯上,张君房伸手摸了摸他背脊上如雪样白顺滑如丝的皮毛,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师父!师父!"

梳着两个团髻的小道童许是听到声响从偏房一路寻了过来,却见自己师父只着单衣从屋顶上跃下来,而手里好像抱着一只狗,不觉孩子天性生了好奇,正要去摸,被那只"狗"很凶地瞪了一眼吓得缩回手来,这才发现这只狗不仅个头大,眼珠子还是红色的。

"师父,这只狗好生稀奇。"

"有什么稀奇的?倒是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到处跑!"张君房语气虽冷却不失严厉。

小道童脖子一缩忙为自己辩解,"徒儿是听到了奇怪的声响才起来打探究竟的。"

"没事,这狗迷了路被为师捡了回来,将养几日等寻到合适的人家再送走。"

喂!狼也是有尊严的!何况我还是堂堂北原狼王!

狼颇为不满地支起头正要抗议,被张君房一掌拍了下去。

"你且去睡吧。"

"是......"小道童行了一礼,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心里倒是纳闷着,怎么师父捡流浪狗捡到屋顶上去了?......而且道观里除了家禽不是不准养其它动物的么?还是早些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