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死了+番外 作者:梦裳宛

作者:梦裳宛 | 时间:2018-09-26 12:46:42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季言已经死了。

却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游魂。

没想到生前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死后还要在一起折腾不休。

只可惜——

那个人的一辈子还有很长。

而季言的一生,已经结束了。

CP:幽灵受VS失忆攻 (内有暗线出没)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言,秦未,季泽┃ 配角:莫彦成,沈廷天 ┃ 其它:

  ☆、季言

  有人说,人绝望到了一定程度,死就完全没有恐惧了。

  季言不知道这句话在自己的身上是不是还适用,毕竟他也没觉得自己绝望到了哪种地步,只是有的时候死的念头从脑海里涌上来,就完全压抑不下去。

  压抑不下去啊……

  季言嘲讽地勾起了嘴角,指尖夹住的香烟还燃着浅淡的烟雾,狭小的房间里一股干燥而辛辣的气味蔓延开来。季言将未燃尽的香烟放在了狼藉的烟灰缸里,然后走到了画板前,伸出食指抚摸着画上人物的轮廓。

  尽管画就放在眼前,季言都觉得他已经不认识画上他所画的男人了,已经过于陌生了。

  如果说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留恋的话,恐怕就是这个房间里的画了吧。

  自己最喜欢作画,最后死的时候却也一张都带不走,不知道自己死后这些画会怎样,只是至少现在,他一幅都舍不得毁掉。

  季言叹了口气,从桌上拿起了一瓶开动的廉价啤酒,大口喝下去后,突然间觉得陪伴自己这么久的酒水此时在嘴里的味道却恶心到想吐。

  季言拿着酒瓶,然后用力地摔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酒瓶碎裂的声音,酒水就那样喷溅出来,在地板上沿着诡异的纹路蔓延开来。

  静静望着地上的水纹和玻璃碎片,季言将手伸向桌上的其他酒瓶,接下来是接二连三的酒瓶碎裂的声音,玻璃的碎片折射着灯光,从那碎片里季言看到了破碎不堪的自己。

  季言从桌上拿了刀片然后走进了浴室,直接踏进了放满温水的浴缸里,而浴缸里的水在季言这般大的动作之后也迅速溢了出来。

  右手拿着刀片放在左手手腕上,季言看了很久,久到季言自己都以为自己后悔的时候,季言的右手却动了起来,在左手腕上用力划下一道。

  鲜血瞬间从白皙的皮肤里喷涌而出,一滴一滴猩红的血液落在了透明的水里,那样的艳红肆意曼妙着荡漾在水中散了开来。

  白的寂静,红的跳目。

  想着会不会伤口太浅死不了,季言皱着眉忍着剧痛,右手又在手腕上划下了几道血肉模糊的伤痕,当季言意识到的时候,左手腕已经惨不忍睹地只能看到猩红的血肉了。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

  怕一道死不了,还要受苦地划这么多道?

  已经,这么想要死了吗?

  脸上忽然低落热得能够灼伤人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到嘴角,流进了季言的嘴里,那是咸到发苦的味道,耳边隐约传来了自己压抑的呜咽声。

  哭什么?真是的,有什么好哭的。

  季言不禁在心里百般地嘲讽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懦弱地哭出来有什么用吗?

  奇怪的是,他还是没有恐惧,没有后悔,只是多了些不甘心和苦痛。

  跟着嘴里发苦的季言在心中的苦痛也蔓延开来,像是黑洞般的绝望即将吞噬自己。

  那个人当初许诺过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最后却放任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自杀死去。

  身体越麻木地疼痛,头脑却似乎莫名地清晰起来,脑海中像是走马灯一样回放着过去的回忆。这么多年他拼命压抑着想要忘记的事情,终于可以在最后一刻放肆自己尽情回想起来。明明只是很快的瞬间,他却似乎将和那个人所有的事情都想了起来,甚至连那个人心脏跳动的力度和频率都能清楚地记起。

  只是他和他,从一开始就胡搅蛮缠地纠缠不清,到最后却空白到了毫无交隔。

  真是不甘心啊……

  直到临死前的我,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的事情,恐怕他到现在都不记得我。

  全身的血液变得冰凉,已经感觉不到了鲜血从体外流逝,大概是生命流逝的速度比鲜血还要更快吧。疼痛,已经到了麻木的地步,思绪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