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妖客栈by_吾涯

作者:_吾涯 | 时间:2019-04-11 00:15:51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

书名:契妖客栈

作者:_吾涯

文案:

      彭老板在妖怪横行的闹市开起一间客栈,收妖、养龙、孵崽。

  而住进来的妖怪常因各种原因赖着不走,客栈妖满为患,彭老板焦头烂额,妖们却振振有词——

  麒麟:“我是招财的,你不能赶我走。”

  狐妖:“我凭本事住进来的,为什么要走?”

  树懒:“我……爬了……整整……三个月……才……爬到,你真的……忍心……赶我走……吗?”

  穿山甲:“虽然我赖着不走,还拖欠房钱,可是我皮厚啊。”

  

  李一泽:“嗯?”

  众妖:Σ( ° △ °|||) ︴

  李一泽:“留着你们也没用,不如吃了吧。”

  众妖瑟瑟发抖:大龙饶命!

  

  彭老板:“和气生财,和气生财,你把它们都吃了,我上哪收房钱去?妖怪幼儿园还怎么开?”

  大龙尾巴一甩,靠气场镇店,看心情卖萌,凭实力吃光彭老板的存款。

  #我家龙说所有妖怪都能吃#

  #我家龙今天也想断我财路#

  

 专业护犊九级·怼天怼地怼空气·养龙专业户·攻

 实力镇店之宝·偶尔变龙卖个萌·食物链顶端·受

  

食用须知:

  ·轻松日常小甜饼,1v1he,人攻龙受,攻受双视角,戏份对半开。

  ·本文为《拾龙记》现代篇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一泽,彭彧yù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黄大仙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自己的古耽新文《仙道第一锦鲤》日更连载中,求收藏,点击作者专栏即可传送~

文案:

  余闲乃锦江一尾锦鲤,自幼吉光加身、运气爆棚,每日混吃等死,混着混着就修为飞涨,离飞升只有一线之遥。

  余闲:“不飞,懒。”

  谁料有朝一日鱼失前鳍,余闲不慎喝醉在岸边搁浅,被一个道士捡回道观,从此从“江中鱼”变成了“缸中鱼”。

  余闲心想:有人养着、有香火供奉,这日子似乎也不错。

  然而那个道士却不肯让他安度鱼生,三天两头来缸边戳他——

  “锦州大旱,希望你帮忙降一下雨。”

  余闲翻起鱼肚皮:“别找我,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城南有户人家霉运缠身,希望你过去作个法。”

  余闲一甩鱼尾巴:“别找我,我已经是条废鱼了。”

  “道观要修葺翻新,希望……”

  余闲瞪着死鱼眼:“别找我,我已经是条死鱼了。”

-

  谁料数月后,道观危难之际,资深咸鱼突然挺身而出,一剑平四海,天地失色。

  玄景看向逆光归来的某人,红衣染血,迎风而立……就是崩飞了几片鱼鳞。

  余闲懒洋洋还剑入鞘,漫不经心道:“举鳍之劳,不足挂齿。”

  玄景:“说好的咸鱼呢?”

  余闲眨眨眼:“大师兄亲亲就不咸了。”

  又怂又浪·花式偷懒咸鱼受×

  面冷心热·专治各种咸鱼攻                        

  冼州是座千年老城,城里有条老街叫“朝暮街”,从西至东横穿而过,将整座城市一分为二,南边是高楼林立的商业中心,北边则是鱼龙混杂的老城区,形形色色的人——或者非人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自由穿梭。

  契妖客栈就开在两片城区的交界处,朝暮街路北,像沟通南北城区的枢纽,新旧交接的中转站。

  彭彧从客栈里溜达出来的时候正值日暮时分,他先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后脚下一拐,往东边两百米的百年老店买了袋糖炒栗子,又向北折进一条小巷,从小吃摊顺了两串麻辣烫,最终停在两条路的交界处,视线在四下逡巡一圈,定格在了一个算命摊子前。

  算命摊旁边戳着一把破布幡,上书“大仙神算”四个大字,写得是横不平、竖不直,活像某种动物的爪子瞎划拉出来的,能看得清到底是个什么字,都敬您视力得有5.0。

  他目光缓缓绕着那文字勾了个边,随后要笑不笑地一挑嘴角,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声音不高不低、似乎是痛心疾首地自语了一句:“哎呀,流年不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时来运转。”

  他单手插兜,另一手提着栗子和麻辣烫,正要从算命摊子前经过,突然从旁边伸出一根盲杖,竿子一头握在那算命先生手里,后者戴着副墨镜,好像没留意到自己的破竿儿挡住了人,目不斜“视”地面向前方,口中念念有词:“卜卦……算命,卜姻缘……卜事业,十算九稳,不准不要钱哪。”

  彭彧低头瞄了一眼拦在自己脚前的盲杖,身体随着视线一拐,人已经站在了摊子前:“大仙,算命吗您哪?”

  “大仙”寻声抬头,一只手比了个“五”,另一只手捋一把半花不白的胡子:“小伙子,要卜什么?”

  彭彧十分上道,立刻从兜里掏出一沓粉红的毛爷爷,故意搓出响来:“那您帮我算算,我这今年能成几单生意,是亏还是盈啊?”

  “大仙”点了点头,冲他一招手:“来,你坐下。”

  彭彧从善如流地一屁股坐上小板凳:“怎么算?看您这眼神儿不好,相面就免了吧。”

  “大仙”故弄玄虚地哼哼两声:“手。”

  “哪只手?”

  “男左女右。”

  彭彧一眯眼,摘下左手戴着的露指手套:“您请。”

  “大仙”放了盲杖,伸出枯树枝似的手指,磨磨蹭蹭地握住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摸了几下,随后表情猛地一变,整个人竟突兀地顿住,难以置信地漏了一个音:“你……”

  他话还没说完,彭彧袖子里突然有什么东西动了起来,一路从肩膀游到手腕,在袖口探出一颗黑漆漆、生着双角的脑袋,朝“大仙”十分不友善地发出一声低吼。

  那“大仙”听见这一声,竟然惨叫着往后一栽,整个人连人带椅,王八似的摔了个四脚朝天,一把撸下墨镜,惊恐万状地看向彭彧:“龙……你、你是……!”

  他浑身筛糠似的抖起来,也顾不得继续装神弄鬼,连忙手足并用、连滚带爬地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