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上重天by楼声雨调

作者:楼声雨调 | 时间:2019-04-11 00:01:12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重返上重天》楼声雨调

天君曾欠下业债,身为无情的天生神格之命,却有了情,有人替他挡了劫难,助他登上大道。凭借一丝线索,他找了那本应魂飞魄散的人万年,心灰意冷时,万年之后,天君天劫来临,欠下的情债,需用三世轮回抵债,了结因果。

三世轮回本该归位的人却又一次转入轮回,三世轮回竟没有偿还任何业债,究竟是谁的债,该还给谁? 

三世轮回已尽,为何天君迟迟没有归位?

 

攻:天君/朱辰/李珂/宫华/龙望/朱煜(都是他)

受:沈初白

配角:沈临夜(弟控)/蒋灵兮/…… 

1v1 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天君/朱辰/李珂/宫华/龙望/朱煜(都是他),受:沈初白 ┃ 配角:沈临夜(弟控)/蒋灵兮/…… ┃ 其它:金手指,修真,玄幻

 

第1章 夺妻债 (上)

琼楼玉宇,白墙高耸。 

一人高坐于凌霄殿上,冕旒下是一张倾倒众生的俊脸,只是脸上的表情太过冷峻,让人不敢抬头直视。

一人上前,躬身道:“天君,您命中有一情劫未渡,”这句话一出口,下面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威压从上首施加下来,不得已将身子躬得更下去些。

司命星君咽了口唾沫,艰难接着道,“那人因你而死,有因必有果,有生即有灭,因果循环,您欠下的情债,需要您下界历经三世劫难。”语速明显较之前快了不少。

其他星君默默为司命大人捏了把汗,一万年了,没人敢在天君面前提起那人,司命大人还这么不客气,勇气可嘉。

预料之中的大发雷霆并没有出现。

銮座上的天君,朱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那里有一道灰色的枝桠型印记,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印记闪动着微弱的光芒。

天君情不自禁地伸出右手抚摸上去,仿佛触碰到的是所恋之人的脸,那常年冰雕一般的脸上罕见地带着浓得化不开的宠溺与思恋。

良久的沉默之后,高座上那人终于说话了,声音清冽,掷地有声,“嗯,朕正有此意。”是他回来了吧。

所有人都告诉他,那人已经不在了,替他挡了一道劫雷之后,灰飞烟灭了,没有人能在替别人挡了劫雷之后幸存。

他是看着那人在他怀里消失的,手上的连理枝印记也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跟着消失了。

尽管是这样,他依然不信,他在整个六界搜魂都没有搜到他的一丝魂魄,当他以为那人真的与天地融为一体时,手上的印记又回来了,只是颜色不再鲜亮,淡淡的一个印子,就在前日,他发现那印子竟然泛着微弱的光芒,这是?他还活着。

帝君殿中,天君背对着司命星君。

 “罗域。”

司命星君愣了一下,罗域是他的俗名,没想到他会突然喊他的俗名,他眉头苏展开,“朱兄。”

“是他回来了吧。”

罗域点头,“对,应该就是沈兄,你的劫因他而起,也应该由他来渡,若他真的……那你也就没有情劫了,你本是天生神格,命中是不应该有情劫的,但凡事没有定数,谁也说不准,既然有了,那也是命中注定的,既是你的劫,也是他的劫,你的劫,由他扛了,现在就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说来也奇怪,那沈初白还真是福大命大,在那样的劫雷之下,竟然还能死而复生,整整一万年了,他还是转世了,也不枉这人寻了一万年。

“按照功德簿上的记载,欠一债需一世来偿还,你一共欠了三个业债,分别是夺妻、还命、偿情,需要轮回三世,方能再次归位,重返上重天。”

朱辰,即天君,默念:“夺妻、还命、偿情。夺妻,夺、妻”

罗域也不知道朱辰和沈初白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本以为两人是兄弟情谊,可看朱辰这一万年的所作所为,怎么看都不是兄弟情谊那么简单,什么兄弟情谊,会让人上天入地,翻遍了整个六界搜魂?一搜搜了一万年。什么样的兄弟情谊,会让整个人性情大变,以前的朱辰虽不热络,但绝不是现在这样,仿佛自千万年的寒冰之中走出来的一般,要是又人提到他那心尖尖上的人儿,让你立马如坠千年寒窖,轻则内伤,重则修为倒退千年。

可夺妻?朱辰夺了沈初白的妻?那偿情又是偿的什么情?他才不信是什么兄弟情。这些年朱辰每每喝醉了,都是他陪着的,他对那人的思念、爱慕不可能作假,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这人流泪的模样,哪还有六界之主的威严模样。

他知道天君在以前是有娶妻的,但后来在醉酒后的天君口中得知,事情远非传言所述。

朱辰脑子里很乱,他不明白功德簿上的记载是何意,他不觉得沈初白是对他无意的,难不成他真的喜欢的是蒋灵兮,所以醒来后得知他与蒋灵兮成亲了,所以伤心之余愤然离别伤心地?

天君转过身来,俊眉轻蹙。

罗域赶紧将脑中这些纷乱的思绪挥散。

在罗域快顶不住的时候,天君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功德簿由谁在打理?”

“冥王朱玄。”

朱辰眉头蹙得更深了。

罗域紧张道:“可是冥王又?”

朱辰摇头,他也不确定。

朱辰冷哼:“我曾答应过母亲,饶恕他三次,只要无关那人、无关天下,哪怕让我饶恕他三百次又有何难,帮我盯着他。”

“是。”

“何时下界历劫?”

“午时。”

天上一天,地下百年。

终于要相见了。

 

京城。

锣鼓喧天,唢呐齐鸣。

“恭喜恭喜呀~”

李珂坐在高头大马上,胸前戴着一朵鲜艳的大红花,笑着拱手回礼。

李珂就是天君的转世。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新娘是从小就定下的丞相之女,蒋小茹。

小茹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重要是长得也是倾国倾城,是多少男人心中的美娇娘。

李珂,没官没品,只是京城一个普通大夫。能娶到丞相之女这样的好事,主要还是因为他爹医术高明,曾救过丞相一命,两人就此结缘,那时的丞相还不是丞相,还只是一个穷秀才,后来分别都有了孩子,就给孩子订下了娃娃亲。

有人高声喊道:“新郎迎新娘下轿——”

李珂掀起轿帘,牵着新娘的玉手,将新娘迎了出来。

变故就发生在这时。

来人一把夺过新娘的手,将新娘扯了过去,然后再抛给身后的人。

身后那人脸色绯红,始终不敢直视李珂的眼睛,但是搂着新娘的手却丝毫不放松,他嘴唇嗫嚅了半晌,鼓起勇气直视李珂的眼睛:“李兄,对不住了!我与小茹乃真心相爱,求您成全我们。”

李珂沉着脸摸了摸手背,上面还残留着一丝冰凉的触感,他没有说话,看了一眼新娘悄悄攥着对方衣袖的模样,心下了然,这白锦楼所言非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