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不可能暗恋我(重生)by空山澜月

作者:空山澜月 | 时间:2019-04-10 21:25:02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竹马不可能暗恋我(重生)

  作者:空山澜月

 

文案

蓝乐是一本女主带球跑霸总文里的温柔男配,女主的竹马之一,另一个竹马霍栩是女主的白月光。

上辈子,蓝乐死后才发现自己就是个识人不清的傻缺。

重生后,蓝乐决定彻底放飞自我,从此剧情一崩到底,男配就像脱了缰的小野马再也拽不回来了。

蓝乐怀疑竹马霍栩暗恋自己:“我是直男,我们结婚不会幸福的。”

霍栩掏出蓝乐偷偷藏起来的耽美小X漫举证反驳:“不,你不是。”

小甜饼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青梅竹马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乐、霍栩 ┃ 配角:蓝家众人 ┃ 其它:小甜饼,不虐!求收藏!

 

 

第1章

 

  耀眼的阳光与蝉鸣穿过飘窗,直直透进白墙白被的房间,明明初夏的阳光不是特别热烈,站在窗前阳光下的蓝乐心里却是一片焦躁。

  急匆匆赶来医院,到这里后蓝乐还没喝上一口水,他舔舔干燥的嘴唇说:“千雪,我刚才给霍栩打电话了,可是他说他太忙,来不了。”

  事实上,太忙只是蓝乐为了宫千雪心里能更好受些而自己加上的借口,霍栩的拒绝甚至没有什么理由,只有四个字:我不想去。

  宫千雪怔怔地坐在穿上,眼泪就这么从她脸颊流下,蓝乐忍不住叹息,他有时也会心累,自己为宫千雪做了这么多,依旧比不上对她冷漠至极的霍栩,甚至比不上跟认识她不久的欧阳昊天。

  “我生病了他都不来看我,”宫千雪喃喃地说:“我只是想见他一面,我真的很想见他。”

  她突然伸出手一把拽住蓝乐的手腕,情绪激动:“蓝乐,你帮帮我好不好,你帮我去找他,你亲自去带他来,他一定会来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亲自跟霍栩说,我一定要见他,不然就是死,也无法瞑目!”

  说完这些话,宫千雪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整个人摇摇欲坠,这明显是要晕倒的征兆,蓝乐急忙扶住她说:“你别着急、别着急,我这就去找他,我一定把他带来。”

  一个小时后,老旧的小区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脚上圾拉着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人字拖在前面大步走。

  他身后紧跟一个稍矮的人,这人正拽着他那件从地摊上十块钱买来的背心,企图把高个子男人拉走。

  “霍嘘嘘,你得跟我去一趟!千雪病得很严重,她真的很想见你!”

  “不去,”霍栩停下脚步勾起背心下摆擦了擦那张与他这一身廉价装扮毫不相符的俊脸上的汗:“你轻点拽,我背心能遮点的布料很少,瞧瞧给你拽的,都要漏点了。”

  蓝乐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果然背心遮掩下的乳.头快露出来跟他打招呼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为什么不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当去看看发小行不行?”

  “不行,我可不承认自己跟她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有我们俩,她算哪根葱?”

  蓝乐对他的话无法反驳,不过他没有放弃劝说:“可是,如果见不到你,她可能会死的!她现在真的很虚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你撒谎,”霍栩正直英俊的脸摆出沉痛的表情时十分能唬人,他痛心疾首地抱怨:“乐乐,你变了,你居然学会在我面前撒谎了,我现在很痛心。”

  事实上他一点都不觉得心情沉痛,反而对宫千雪更加厌恶,蓝乐越是在乎她,霍栩就越讨厌她。

  “我没撒谎!”蓝乐听到霍栩这么说慌乱了一秒,但是下一秒他就安慰自己:我没说谎,就是稍微用上那么一点点夸张的修辞手法。

  实际上,蓝乐并不知道宫千雪到底患上什么病,只是她说自己见不到霍栩会死不瞑目,看起来还那么苍白虚弱,让蓝乐误以为她真得了什么重病。

  两人你来我往吵吵嚷嚷地来到霍栩的房子里,蓝乐一直没能喝水,一进去就急忙倒了两杯水,给霍栩一杯,另一杯自己咕嘟咕嘟喝光,再倒一杯全部喝掉才停下。

  霍栩喝几口他给自己倒的水,冷眼看他小牛犊子一样喝水的速度:“你口渴刚才在外面怎么不跟我说?”

  要是跟他说,他能让蓝乐一路忍着口渴叭叭叭地跟他说这么多话?会不给他买饮料喝?

  霍栩很懊恼自己只顾着生气没注意到蓝乐渴的嘴唇都干了。

  蓝乐笑笑说:“我这不是一着急忘了嘛。”

  霍栩面无表情:“呵呵,口渴都能忘,你怎么不顺便把宫千雪忘了?”

  面对霍栩的嘲讽,蓝乐选择闷闷地低头没吭声。

  每一次他这样,霍栩都拿他没办法,可惜这一次霍栩不想如他的愿。

  蓝乐不再说话,霍栩‘砰’的一声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顿,也不再多说。

  两人僵持许久,察觉到霍栩不仅没跟松口反而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蓝乐也恼了。

  他顺手拿起霍栩刚才只喝了几口的水,一口气喝完,润嗓子。

  霍栩眼睛正对手机屏幕,余光却一直跟着蓝乐,看到跟自己用一个杯子喝水,霍栩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突然也觉得很渴。

  蓝乐大步踏到霍栩面前,两手叉着腰,鼓着包子脸气势汹汹地说:“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

  锁上手机屏幕,霍栩慢慢站起来,低头直视蓝乐的眼睛,身高的劣势让蓝乐的气势比刚才弱上不少。

  就在蓝乐以为霍栩又要无情拒绝时,他听到霍栩说:“乐乐,我是不是你的发小?”

  “当然是!”蓝乐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他们明明正在讨论去看望宫千雪的事情。

  霍栩继续问:“那么我问你,如果我也出事,你会不会帮我?”

  “这还用问吗?我肯定会帮你呀!”蓝乐觉得霍栩这话问得多此一举。

  “可是你没有。”霍栩眼神黯然地叹一口气:“你都不关心我,你只关心宫千雪。”

  蓝乐第一次见霍栩露出这样脆弱的表情,霍栩比他大几岁,虽然有时候嘴巴很毒,说起话来让人想揍他,但是也从小就照顾他保护他。

  在蓝乐心中霍栩的形象就是一个高山一样巍峨可靠的大哥哥,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我可以帮到你吗?”霍栩露出的脆弱让蓝乐放缓了语气。

  霍栩的眼睛依旧直直地与蓝乐对视,他无比认真地说:“可以,我遇到的问题你可以帮我。”

  蓝乐紧张地咽咽口水:“你说,能帮得上的忙我一定会帮。”

  “跟我结婚。”

  “什么????”蓝乐眼睛瞪得像铜铃,他认为自己刚才应该是幻听了:“你再说一遍,跟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