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仙妻by慕子辰

作者:慕子辰 | 时间:2019-04-10 21:55:21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再世仙妻》作者:慕子辰

 

    文案:他被心爱之人背叛出卖至死,化身为魂飘荡世间没想到亲眼看见那人替自己报仇坠崖,心痛懊悔中浴火重生再度重来,他使出万般手段复仇,势将害他之人一一屠尽!

  且愿那人得其所爱,终能快乐一生可他明明记得那人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但是这辈子的发展,是不是有哪里……不大对劲?

  后来他发现这事的确不对劲,已经太晚了……

  【金手指加成注意,升级流】

  再世仙妻的关键字:再世仙妻,慕子宸,重生,修仙,1v1,复仇,甜宠

 

 

第0章 作品设定

  赢黎大陆三宗元黎宗,清思谷,名剑山庄修炼阶段【人界通用型~】

  练气,筑基,开光,心动,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飞升】

  剑道境界【只适合剑修,但是表露在外面的仍然是以上阶段~】

  养剑期剑元【练气期至心动期】,剑丹【金丹期】,剑婴【元婴期】

  御剑期剑韵【化神期】,剑势【大乘期】,剑意【渡劫期】

  剑魂,剑域【仙界中阶段现在就不说那么多辣~】

  修士法宝设定法器,宝器,灵器,法宝,灵宝【人界】

  半仙器,仙器,半神器,神器【仙界】

  六界设定人界,仙界,神界,妖界,魔界,鬼界真神:所谓真神,其实可以理解成一个人携带者一个可成长,但是不会有灵智的妖宠,打架的时候你就可以运用这个妖宠天生有的能力,例如如果是玄武啊你就可以用龟壳防御之类还能算命什么的【够通俗么】修为越高真神越厉害~本命剑:所谓剑修,在这里设定的是剑修已自身骨血灵气成剑胎雏形,然后就是一直不停的吞天材地宝作为剑胎的养料,最后过剑婴期之后剑才能离开体内直接用,剑婴之前就算能看见也只是剑胎影子,剑修用剑化神期之前都是将剑胎影子投射到真正的剑上,然后发大招。【听明白没我觉得我讲的好麻烦QAQ】

  以后会有更多设定在这里更新哟,记得戳么么哒~

 

 

第001章 叛徒断剑

  那是一把剑。

  一把锋锐无比又沾满了鲜血的——断剑。

  千丈之高的悬崖峭壁前,一个孤独伫立的背影被云雾掩映,模糊了石阶上众多追击者的身影,仅有一个飘飘荡荡的半透明的影子,悄然无声的落在了那个身影背后。

  立在悬崖边上的人影,一身白衣全被暗红染透,雪色的长发坠地掩住眉目,却掩不住全身那凌厉的剑气,和顺着手中断剑落下的一滴滴鲜血。

  半透明的影子飘在那个高大的背影不远处,一双若隐若现的眸子紧紧盯着他,早已看不清容颜的面容充斥慌张无措,好似想要对那人说些什么,可因为不过是个即将散去的魂魄,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直到纷至沓来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了云雾深处——“本座看见那个叛徒上了寂灭崖!绝对没看错!”

  “这次他必死无疑!他跑不了!快追!”

  “那叛徒虽是个剑修,可他的剑已经断了,没什么好怕的!”

  “那叛徒竟敢为了一个死了的炉鼎去刺杀宗主,还将痴心对他的小师妹祭了那把断剑!真是罪无可恕!”

  “追!杀了叛徒——”“杀了叛徒!”

  种种嘈杂的声音逐渐逼近,崖边的白衣人却仿佛没听到般,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

  飘荡在他身后的那个影子见他无动于衷,好似终于绝望了,本来剧烈扭动的手臂垂落下来,隐约透出浅淡的碧色光芒,可因蒙蒙的云雾遮盖,没有人看见这样微弱的光芒。

  就在影子放弃提醒白衣人的那一刻,许多身着道袍的身影纷纷迈上了石阶,一眼瞧见了站在崖边的高大男子,和他手中被鲜血覆盖却依旧锋锐有余的断剑,本来带着愤恨的神色皆是一顿,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面上都多了几分谨慎之色。

  仅有一个走在众人之前,看起来地位不低的年轻男子,在瞧见白衣人手中的断剑时,眼底不被人察觉的多了几分贪婪和嫉妒,不等身边的人开口斥骂,就迅速换了严厉憎恨的神色,抢先朗声喝道。

  “叛徒永渊!你已经逃不了了!还不快束手就擒!”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悬崖上,还不等传开就被一阵剧烈的山风吹散,背对着他的白衣人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依旧用无声的背影对着他,顿时让他的脸变了几变,手指无声抬起窜出深红火焰,于半空中成一条火龙朝着那人背影而去。

  周围众人见年轻人不打招呼便放了术法,不仅没有人出口斥责他,且面上纷纷闪过赞同之色开始动手,五颜六色的法术光芒便紧随那道火龙,朝着白衣人的背影扑击而去!

  “叛徒!受死!”

  炙热暗红火龙仰天咆哮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扑上了白衣人的背影,紧接着数不清的术法一道又一道叠加而上,白衣人却始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只有紧握着断剑的指尖微动,剧烈耀眼的白光闪烁开来,竟瞬间将那些落在身上的术法劈成两半,粉碎开来!

  自己的法术被干脆破掉,方才发了法术的人纷纷因反噬倒退一步,尤其是最前的年轻人最为严重,不仅面色难看登登退了两步,更喉头一甜差点呕出血来!

  就在追击者纷纷为这道耀眼剑光变了脸色时,背对着众人的白衣人却骤然转过身,低头嘶哑着剧烈咳嗽起来,暗红的鲜血顺着薄唇滴落入泥土中,雪色的发丝被狂风扬起,身体紧跟着开始晃动,指尖却还稳稳握着那把断剑。

  窥见白衣人这般反应,包围的众人顿时神色一松,为首的几个长老立刻交换个眼色,纷纷用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术法,直到那道白色身影骤然一折,染满鲜血的断剑勉强支撑他半跪在地上的身体,却只能低头剧咳出血来,再也没了发出剑气的力气。

  被反噬最厉害的年轻男子见他如此,知晓白衣人此刻垂死再也翻不起波浪,立即涌上了毫不掩饰的贪欲和憎恨,略略低头对身边的长老说了几句话,便运起了全身灵力上前几步,目光鄙夷的掠过白衣人被血污染得不成样子的白衣,抬手准备拍击他的天灵。

  “叛徒永渊,还不受死!”

  就在年轻男子抬手要杀死白衣人时,本来一直呆在白衣人身边的透明影子却剧烈的波动起来,好似卯足了气力要去挡下这一击,低头呕血的人却骤然手指微动,抬手将断剑及最后一缕剑气刺入了咫尺之遥的年轻男子丹田处。

  一剑毙命。

  年轻男子脸上的得意贪婪憎恨,等等神色还不及收敛,手指涌动着灵力也马上要击上白衣人的天灵,却被白衣人这般杀死,顿时让本来放下心来的众人再度警惕起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缓步而出,目光凌厉的扫过再度用断剑撑起身体的白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