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人格转换by花间离火

作者:花间离火 | 时间:2019-04-10 21:48:46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末世之人格转换》作者:花间离火

 

  文案:跪求收藏,希望这本能好一些第三人称主述。主角人格分裂,重生前善良感性主人格被杀,重生后人格缺失,纯理性人格带着一大堆疯魔人格上线。踏上了虐渣渣报仇雪恨,顺带毁灭世界,成为王者的道路。

然而这一切却被一场托孤打破,不知好死的人应招上线。睁开眼攻靠在床边,受:……你想干什么?攻:我在给予你足够的陪伴,听说青春期叛逆是缺爱的表现,暴躁人格上线,受默默掏出菜刀。

cp:冷漠重度人格分裂美少年受*试图让受变成正常人的大叔攻。

 

  内容标签: 强强 科幻 末世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霜 ┃ 配角:一大堆疯魔人格 ┃ 其它:

 

 

第1章 人格转换

  风呼啸在原野阳光投射在雪地,世界为一片白色覆盖却又点缀几只‘红梅’,从一段延伸到另一端,此时唯有呼吸声在这天地间格外清晰,恐惧和死寂萦绕在他的心间。

  “快些,我们不能停下,无论怎样。”一个声音回响在脑海,在这空荡荡的世界中却没留下半分痕迹,仿佛只是濒死的幻觉。

  然而并不,至少有人能够听见,那个少年听见了,他支撑着身体转头,却不为了追随声音找寻同伴,而是看向来处殷红的血。

  他清楚知道,这里除了自己不会有第二个人,“没有用了,已经是极限,够了真的够了。”

  少年跪在冰冷的雪地上,任由鲜红的液体浸染融化脚下的雪,呼出的气凝成白霜,抱住肩膀没有为冰冷的躯干带来一丝温度,嘴角微微挑起嘲笑到,“这真像是死人,不带一点活气。”

  伤口开裂鲜血不断渗出,少年将手探向受伤的腿,然而原本便九死一生,现在更消磨了近乎所有体力,勉强维持已是不易何谈自救。

  视线忽明忽暗摇摆不定,少年做最后的挣扎,紧闭双眼眉头也随之皱起,一道柔顺的光出现在手心,“急救恢复。”嘴唇微微颤动寄予最大的期望,然而没有任何效果,伤口仍在流血,并渐渐染红地面,他缓缓的闭上眼接受了这一切。

  跪倒在地上捧起本该洁白的雪,却发现上面有着无法抹去的印记——那是血,自己的血,那很久从脚下一直延伸到视线末端,他告知远处的豺狼,这里有一只受伤的羔羊正等屠宰。

  少年自知逃不掉了,他接受这样的命运,无休止的追杀消磨他体力的同时,也消磨了他求生的欲·望。

  所有他都愿意承受,让他痛苦的并非死亡和绝望,而是愧疚无法摆脱的愧疚,“抱歉,真的抱歉,因为我的没用连累你一块死去。”

  少年好像在自言自语,泪水滑过脸颊,然而尚未滴落便被彻底冰冻,面对这话语脑海中传来一声叹息“我就是你,是你的另一面,不同只是你掌控着这具躯体,而我寄宿其中。”所以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需要对不起。

  声音结束,那少年因这话陷入无悔恨之中,“是啊,你就是我,可是倘若不是我掌控这具身体,如果你是独立的一人就不会跟着死去,这一切都是错……”少年顿开哽咽着喊道“如果是你,一切都不会发生。”

  风淹没了声音但无所谓,少年知晓那人听得见无论发生了什么,“可惜没有如果。”这回答带着冷漠甚至残忍,却足矣让少年平静。

  “是啊云霜,没有如果。”少年躺在雪地之中,他感觉到死亡漫上这局躯体,但已然无力挣扎,只能开口道“过去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唯有祈求未来,若是还有未来请你掌控这具身体,替我活下去。”

  云霜并未应答,只是开口道“如果有未来希望还能在一起,你说过一个人太可怜些。”而且从未有谁能被替代尤其是你,云雨。

  少年知晓这话的含义,却笑着摇了摇头,任由冰冷的雪浸透全身,夺走最后的温暖,“如果有未来请一个人承担这份孤单,毕竟我的存在只带来拖累,何况已经足够,我累了不想继续。”

  看着面前被阴影覆盖,看见熟悉和不熟悉的身影,一个全身黑袍的男人走了过来,遮挡了视野中所有光线,也挡住了那些人肮脏的脸,太阳再也照不到了,云雨想到。

  尖锐的匕首一寸寸的靠近,呼喊声逐渐缥缈起来,这具身体早已失去了痛觉,再多一些也无所谓。

  那些过去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入,那失去的得到的化为烟雾消散,最后只得来了一句,清晰的回响在黑暗“我讨厌背叛讨厌伤害,如果有未来,云霜!请让他们以鲜血偿还。”

  生命画上终结,一张白色的卡片上浮,那黑袍男缓缓上前几步,用指尖夹住递到身旁,瞬间那些人眼神一亮,欢天喜地将那白色的卡片捧起朝拜,而对这一切男子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

  这只是个循环的开始,而下一个目标已有人选,男人瞥向那边的喧嚣,嘴角的笑扩开了几分。

  模糊的世界,喧闹的空气,人流涌动嘴角微痛,身体被猛地撞开,旁边的人侧身停顿唾沫飞射的骂着,然而这一切都没投入视野的一角吸引注意。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抹了下嘴角袖口被血滴点染却无暇顾及,抬头向上久违的霓虹灯交错在眼前。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这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仰着头视线从上方一一扫过,心中生出几分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微微向前电子的光亮让他有些混乱,然而这也只是一瞬,他意识到了什么,摊开手放在眼前缓缓攥紧不断重复,怔怔的看着道一声为什么。

  为什么会回到这个地方,为什么掌控这身体的是自己而不是云雨,那云雨呢,一个个问题浮现在脑海,可怕的猜想无法驱散,云霜在脑海中呼喊,却没有任何回应。

  云雨不见了,这结论出现的瞬间,他心理防线霎时土崩瓦解,一直以来他唯一能够接触到的,从出生便在一起陪伴他度过七年的人,就这样消失不见,而这可能是永远,心脏被刀子划过,一下一下的割成了碎片,然后血淋淋的摊在眼前。

  云霜半跪在地面缩成一团,痛苦冲刷着心灵将几乎他淹没,“我还活着,然而云雨死了对吗?”

  他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那个字泪水不断滑落,他不知道怎样面对这一切,但却想起云雨的话,想起他让自己活着,替他活着,既然如此无论面对什么都要继续,要活下去不惜一切。

  “这真不像我,我不应因失去而悲伤,明明只是一个人格。”云霜自嘲般擦了擦嘴角的血,颤抖着身体仰起头忍住泪水,呼出一口气将心中的悲伤掩盖,许久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伸手掏了掏裤兜什么都没有,身体感知到久违的重量,记忆也随之不断回放,这是云雨常走的街道,每次晚自习后都会从这小巷穿过,回到那廉价的合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