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我好就重生by南柯伊筱梦

作者:南柯伊筱梦 | 时间:2019-04-10 21:40:4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张文远明白了,用这样的观点就可以解释下一个问题,如果就是有两条平行线,那么就会有两个自己了。

  见张文远理解了,张文远抽了一张纸,在纸上画了一个小人,起了个名字,问张文远:“你觉得他在这张纸的世界是一个人吗?”

  张文远看了一会明白了,如果我们的世界并不真实,那我们自己也不会知道的,因为纸上的人无论如何都接触不到纸外面的世界。

  许辰州见张文远明白了,露出满意的笑容:“看来你明白了,最后这个问题我也给不出答案。其实这些问题国际上有很多人做过解读,推测四维空间以上就回出现你说的多条时间线交错的情况,不过没有证实。”

  许辰州说起这些知识的时候,神采飞扬,周围仿佛有了一层光圈,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博学的人总是让人心生崇拜,更不要说这个人还很帅气。

  张文远一直记得当时许辰州身上流露出的自信和张扬,似乎找到了自己擅长的地方,整个人十分有活力,和平时的老干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终于显现出了他那个年纪的阳光帅气,十分吸引人。

  而后,张文远当许辰州的回答中得到了启发,也许自己之前不断重生的原因就是时间轴发生了交错和扭曲,在更高维度的空间会发生多条时间线交错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什么样的猜想现在也得不到验证,也许之后自己可以和许辰州接着讨论这个问题。

  可以看出许辰州很满意自己这个学生,当然,张文远也很满意许辰州这个老师,本身长得好,说话风趣幽默,还能和自己探讨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没有简单一句这个不需要了解就糊弄过去。



  自从和许辰州开始学习之后,张文远就觉得每天的时间过得很快。

  现在想来,那真的是张文远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

  但这样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

  17日一大早,张文远向往常一样,来到了许辰州家里:“许辰州老师?”因为许辰州认为只要是教授知识都应该尊称为老师,以显示尊敬。许辰州这个一身正气忧国忧民的有志青年,表示如果自己不叫他老师他谁不会应声的。而现在,自己已经叫了老师了,却没人应。

  很不对劲,院子里昨天的桌椅还没有收拾,屋子紧闭,张文远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推门进去,许辰州面朝里躺在床上。

  许辰州竟然还在床上没起?这下张文远心中的不安更强烈了。

  张文远走上前去推了推许辰州,但许辰州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顿时一慌。赶紧把许辰州翻过来,摸了额头烫的吓人。

  张文远立刻叫喊道:“许辰州!许辰州你醒醒呀,你怎么了许辰州?”但许辰州一直没醒,张文远试了掐人中等各种办法都没醒,急忙去找村长,把许辰州送到医院。

  经过一番抢救,许辰州总算醒过来了,但身体,完全垮了。

  看着许辰州躺在床上,浑身无力,意识不清醒的样子,张文远心中一阵酸涩。

  虽然和许辰州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是可以看出来,他是很有才华的人,现在龙困浅滩就算了,现在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想到医生说,他可能得了肺炎,而且有传染性。

  村长本来都不打算他许辰州拉回来,但是张文远坚持,村长无法,只能和他讲道理:“你把他拉回去,那不还是死?村里不会有人照顾他,到时候他死在咱们村,又是个麻烦事。”

  张文远想到许辰州满腹才华,最后就这样死在这个小村落无人问津,甚至连尸体都没人收敛。如此没有尊严,心中生出一股愤怒,怒气上头,冲动道:“回去我会管的,你不用操心了。”反正自己没几天就要重生了,这几天还是可以照顾的。

  村长被张文远的怒气吓到了,还想再劝就听张文远说道:“您要是还不同意,我就不回去了,一直在这个病房!”

作者有话要说:  攻是个一身正气的学霸

 

  ☆、第五天

 

  村长无法,只能先回去,然后联系张文远师父看如何劝劝他。

  张文远回去之后态度依旧十分坚持,谁劝都没用,而且直接把许辰州接到自己家里照顾。

  大家都惊讶于张文远因为几天的接触就对许辰州这么好。

  张文远对于外界的种种猜测统统不理,师父上门就坚定地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有事,并且只是想报恩,毕竟对方之前对自己一点都不藏私,诸如此类的话。

  师父无法,只能回去。送走了师父,张文远回屋看见许辰州人事不知的躺着,家里没有人再和自己讨论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也不会有人一本正经的和自己争辩老师的的称呼。一时间家里似乎安静的可怕,只有许辰州微弱的呼吸声证明家里还有别人。

  不知到为什么,张文远忽然眼睛酸涩很想流泪,这一世怎么总是在流泪,他有些生气的想。

  看着许辰州睡得那么安详,张文远起身去捏了捏他了脸,他的脸皮很紧,不好拉,但张文远还是把脸拉成了正方形的样子,看着平常总是很严肃的许辰州变成这个样子,张文远终于笑出声:“你呀,只有现在才能让我这么大逆不道。”随即又有些伤感,“我20号就会消失了,你怎么办呢?没人照顾你了呢。”

  阳光洒进屋子里,空气中的灰尘在阳光中翩翩起舞。没有任何的声音,秋日里的阳光只让人觉得暖和的想睡觉。

  张文远看着许辰州无辜的睡颜,知道自己犯傻了,起身去打水给许辰州擦洗。

  就这样,张文远照顾了许辰州3天,许辰州在这短短3天就迅速瘦了下来,脸色也变差了,张文远看着这样的许辰州,每天都很沉默,偶尔会对着许辰州自言自语,问他一些问题:“你说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你这样优秀的人都能不明不白的死掉,这活着可真没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遇上许辰州,张文远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想这些和生活无关的问题,如果不是遇上这样的无限重生,他也不会问出之前那样的问题。也许冥冥之中注定了,自己会遇上许辰州,让许辰州来教会自己一些东西。

  到了20号晚上,张文远知道自己明天起床就见不到今天的许辰州了,不过他安慰自己,也许明天醒来就会见到一个新的许辰州,一个没有病痛的活蹦乱跳的许辰州。这样一想,张文远心中的难过才消下去一些,就这样胡思乱想睡了一晚上。

  早上醒来的时候,张文远还没彻底清醒,迷迷糊糊起来去洗漱,顺便撕掉今天的日历,然后,他的手顿住了。

  11月20日。

  11月20日!!

  张文远使劲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三次终于颤抖着手撕掉了这一页。后面的21慢吞吞的出现。

  张文远简直像嚎一嗓子,自己梦寐以求的21号,就这样来到了??

  张文远高兴的蹦起来,他转身回去找许辰州,侧躺着抱着他,大笑道:“你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我活到21号了!!”许辰州自然没办法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