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我好就重生by南柯伊筱梦

作者:南柯伊筱梦 | 时间:2019-04-10 21:40:4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张文远伸长脑袋:“您看!是不是有个包?”

  村长摸了半天没看见所谓的包,立刻知道自己被骗了,顺势把张文远的头按下去揉搓半天。

  张文远嗷嗷直叫,半点不敢还手。不一会两人就闹作一团,放声笑起来。

  平静下来后,为了防止村长旧事重提,张文远开口询问村长他目前最关系的事情:“村长,咱们村有没有一个叫许辰州的知青?”

  村长本来嘴角还存留着笑意,听到张文远提到的名字,表情瞬间十分严肃:“你从哪里知道这个人的?”

  张文远莫名道:“怎么了?这个人有问题?”明明上一世都没人关注许辰州的呀?没人管他,但是也没人帮他,生了重病,最后还是自己闲的没事帮了几天许辰州,他才过的稍微舒服一点。

  也因此,自己上一世重生的时间变成了11月22日。

  原本张文远以为许辰州只是个单纯的额知青,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简单。

  张文远心中思绪万千,到嘴边却是:“我也忘了,可能是在县城里吧,好像记得他们说这个人看着学问很好。”

  说着转身跑到村站身后,殷勤的给村长揉捏肩膀:“这不是想说,如果是咱们村的话,能不能让他教我认个字呀。也好将来给您老人家打打下手呀!”

  村长听着张文远油腔滑调,就数落他:“你呀,要真想学,咱们村也不是没人教,就是你不想学。”

  张文远打个哈哈:“哎哟,那是没有我喜欢的师父,要是来个像这个许辰州这样学问好的人,我肯定学的好!”

  “真的?你可要说话算话啊!”村长没有深想,只以为是在县城听到听到的名字,说不定就是同名。还欣慰与张文远终于有想学写字的想法了。心中还思索是不是应该给张文远找个好的老师。

  张文远平日里应对长辈,一向十分熟练,各种撒娇讨好信手拈来,所以村里的长辈都挺喜欢张文远,尤其是村长,当年还受过张文远父亲的嘱托,要照拂张文远。所以村长一向十分关心张文远的生活,一见了面总会多问几句。

  两人又聊了一会,才各自回家。

  张文远回家关上门,一直挂在脸上的笑意立刻落下,在屋中来回踱步。

  这个许辰州,村长肯定知道,却又讳莫如深,十分不想提起,难道他的身份有什么秘密?不够今天得到了一个信息,村长听见自己说在县里听到的这个名字,村长并没有表示不可能,那就说明许辰州很可能就在县城里,也许就在其他的村子。

  但是后来又到了通义村,那就是说??????许辰州是在各个村子里流动的。

  张文远摸摸下巴笑了起来,看看来这个许辰州不简单呀。

作者有话要说:  攻的名字出现了

 

  ☆、第四天

 

  许辰州是张文远在上一世刚认识的人。

  重生了五次之后,张文远有点自暴自弃了,再一次在10月23号醒来之后,张文远整整2天没有出门,谁来也不理,就像一只发霉的蘑菇,只想静静的待在角落里。

  直到第三天自己的师父找上门来,师父老泪纵横:“文远呐,你心里又不痛快就和师傅说,不管是看上哪家姑娘还是想你爹娘了,都和师傅说,不要这样不说话,你这样,我,我这心里难受呀!”

  即使心如止水,但听见一向对自己很好的师父这样说,心中难免还是很难过。

  人都有一个特性,如果遇到什么委屈,要死没人管,兴许过一会就没事了,但是一旦有亲密的人关心,立刻就想撒娇,想哭出来。

  张文远现在也是这样,本来没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看着一向疼爱自己的师父,很久不由自主的想抱着师父痛哭一顿,然后自己也确实这么做了。

  两人抱头痛哭一会之后,师傅才想起来村长也跟着来了,连忙把张文远推开,扭头向村长道歉:“见笑了,我实在是担心这孩子,我??????”师傅话还没说完,村长就摆摆手说道:“没事,理解理解,我也担心这个孩子!文远,以后不能这样了,有什么事就和我们说,你看把你师傅吓的!”

  张文远看到了村长和师父眼中的泪水,不知道是因为知道还有人关心自己还是因为哭了一场心情好了很多,心中压着的一口浊气像是忽然之间散掉了,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是呀,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吗,生活就像□□,如果不能反抗,那就去享受吧。

  这天张文远好好睡了一觉,感觉自己灵魂上的疲乏似乎都得到的缓解。第二天一早,张文远就出了门,准备开始学习,是的,学习。既然重生的困境暂时无法打破,那就只能利用目前无限时间的优势,充实自己。毕竟自己这也算得上另一种程度上的永生了。

  许辰州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张文远的视线。

  许辰州从面相上看是和通义村格格不入的,因为他真的太白了,尤其是在一堆庄稼汉的衬托下,更显得白皙。脸上干干净净,没有续须,头发剃了个短寸,但是并不影响许辰州的帅气,反而很是干净利落。眼睛深邃,鼻梁高挑,轮廓线条十分硬朗,减弱了面色苍白带来的阴柔,显得很刚毅。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张文远形容不出来,一定要说的话,就只能说是书生气,但不是那种只会纸上谈兵的无用书生。并且,许辰州也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张文远的感觉没有出错。

  张文远当时只是想找个人教自己学问,毕竟之前一直没有那个耐心,这次只是一想到将来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就觉得不能这样一直浪费下去。但本质上,张文远还是那个不想学习的人。

  这个时候,许辰州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许辰州本就比张文远高大,再加上一层老师的身份,平常十分严肃,张文远就更加不敢造次。

  许辰州在教授知识的时候十分认真,而且十分博学,出去基础的知识,张文远有时也会将自己遇到的问题隐晦的提出来,带着一些自己也说不清的期望。类似于“你觉得时间是一条直线吗?”或者“你觉得宇宙中只有一个你吗?”有或者更加天马星空的“你觉得我们的世界是真实的吗?会不会就是一本书?”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但是没想到,许辰州似乎觉得自己很有天分,开始十分详细的讲起了自己的理解:“你在这样得环境能想到这个,真的很有想法。”

  许辰州看向张文远:“你刚才说时间是不是一条直线,我觉得你应该这么问,时间是从哪里开始的?”

  张文远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于是表示了疑问,许辰州十分耐心的给张文远解释:“这么说,你说时间是不是一条直线,那既然你把时间想象成一条线,那这条线总要有初始点吧,那么如果这个初始点就是很多条直线,每条直线都平行,那你的问题就成了,咱们现在所处的时间,是不是只有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