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我好就重生by南柯伊筱梦

作者:南柯伊筱梦 | 时间:2019-04-10 21:40:4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张文远在远处只觉的讽刺,当初刘珏被告发后,这些人也没少说刘珏道德败坏,可以说刘珏几乎是被这些人逼死的,可是换个场景,被攻击的人就成了张强。

  看着人心这么好控制,张文远心中滋生出许多邪恶的念头,只是现在还有一根绳子在控制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

  刘珏自是不知道张文远心中有什么恐怖的想法,只觉得他料事如神。现在就看晚上张强会不会去村委会告发了。

  农村的晚上来的很早,大家吃饭的时候一般都不在屋里吃,趁着昔阳的余晖,大家端着碗出来路上晃悠,不一会聚成一堆开始侃大山,吃完了也不回,有的女人会把碗赶紧拿回去洗了,有的则是一直等到自家男人也会去才会回去。



  张强就是在大家都回了家之后,到了村委会,张文远在暗处看着张文远进了村委会的大门,转头和刘珏说道:“看到了吗?我是不会出错的。”

  刘珏看着村委会的灯亮了起来,心中一阵后怕,差一点就着了道了。

  两人默默看着村委会热闹了起来,估计村长要去叫刘珏了,两人才各自回家。

  过了大约一刻钟,两人都到了村委,村委会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张文远默默的在后面看着,期待着一场好戏。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有病,攻还没出现

 

  ☆、第三天

 

  张强作为举报者,站在村长背后,幸灾乐祸的看着进来的刘珏。其实张强和刘珏也没仇,但是谁让她是知青呢,还想再村里找个人成家,他才不会让刘珏如意。

  当年自己的父亲也是这样,本来已经放弃希望认命的在村子里呆一辈子,结果呢,还是受不了跑掉了,结果让自己的母亲在家里受尽委屈。

  张强觉得自己是在帮即将和刘珏在一起的那个人,反正以后刘珏一定会走的,为了让他将来不伤心,自己先一步断了这段姻缘,岂不是更好。

  张强这边在自我陶醉,刘珏那边则是心快跳出来了,这个张强,竟然真的来告状,自己要是过去不今天这个坎,将来都会受影响。刘珏暗暗掐着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

  人到的差不多了,村长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喝了一口水开始说话,表情很严肃:“今天让大家伙过来,主要是想说一件事情,今天张强来到村委会,说刘珏同志和好几个人保持了密切的男女关系,生活作风有问题,刘珏同志是下乡知青,这么长时间呢大家也都了解了,我相信以刘珏同志的觉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所以,就把相关的人都叫过来,大家把事情说开就行了。”

  村长这么多年在村里都比较得人心,带人也和气,不会和人为敌,所以说话没有什么偏向人。

  但张强是个四处树敌还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村长刚说完张强就呛声道:“没什么误会,我就是看见她和好几个男的单独在一起亲亲我我了。”

  这话一出,刘珏彻底镇定不了:“你胡说,你在哪看见了,根本就是心口雌黄!”

  说完扭头看向村长,说:“村长,我愿意当面对质,不能就因为我不是咱们村里人就这样随便造谣我的事情!”这句话村长不敢接,传出去让大家以为自己这个村长当的不合格,和村里人合起伙来欺负外乡人就坏了,赶紧道:“刘珏同志不要说气话,我们村的风气向来是很欢迎其他地方的通知到我们这里生活的,大家都冷静一下。”

  村长一心想息事宁人,但怎料还有一个一心想搞事情的张强,张强眼看局势要被扭转,连忙抢话:“村长,我敢和他对质!”

  张文远在这个时候出声了,他嘲讽的说道:“你和人家刘珏同志对质什么?人家要对质也是和那些你说的有亲密关系的人对质呀,你着什么急?”

  张强被张文远这样一挤兑,火气瞬间上头,脸一下变得通红,大声回道:“那关你什么事,我和她对质时间地点不行?”

  张文远呵呵一笑:“哦,当然行呀,你说的要是真的,那你是一直跟着人家把,连人家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什么人见面都知道?那你也是厉害了!”

  张强被气的脸红脖子粗,这个张文远,就是和自己作对,无论什么时候。张强奋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但手却控制不住的发抖,额头也暴起青筋。

  旁观者看着事态急转直下,本来是刘珏和张强之间的官司,现在发展成张强和张文远之间要上演全武行,简直一脸懵逼。

  眼看张强就要冲向张文远,村长赶紧拉着张强往后退,离张文远远一点,顺便教训张文远:“就你话多!”虽然是说张文远,但语气透着亲昵。

  张文远一张婴儿肥的脸溢出笑容,立刻乖巧地向村长认错:“您说的事,我这也是担心有人公报私仇么,毕竟今天下午大家都看见张强和刘珏撞在一起,还趁机轻薄人家。”

  周围人被这么一提醒,也想起了下午的事,看向张强的眼神一下就变了,张强被众人一脸“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的眼神一看,心中的瞬间就被熄灭了。胸膛剧烈起伏几下,吐出一口浊气,张强挣开了村长的束缚,沉默的走到张文远旁边,微微靠近对方耳朵咬牙道:“你给我等着!”说完大步离开了屋子。

  主人公扬长而去,大家也没戏看了,村长招呼大家散了,就各自回家了。

  张文远没急着走,低头站在墙边等众人离开,刘珏经过张文远时小声说了一句谢谢就快步离开,并没有等张文远的回应。

  张文远也没有抬头,等众人都走后,笑出声来,一张青涩的脸配着狠厉的眼神,是整个表情看着十分扭曲。

  刘珏的确应该说谢谢,毕竟如果下午那件事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就会显得是她和张强在胡搅蛮缠,两人都在没理找理,但是如果让自己这个局外人提出来,就会转移所有人包括张强的注意力,同时激怒对方,让他显得恼羞成怒。

  张文远一边嘴角微挑,张强,要是重生这么多次,还是阻止不了你,那我也太废了。

  啪!

  “张文远,我看你是皮痒了,干什么去招惹张强!”张文远听见村长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旁边想起,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被拍了一脑瓜,本来十分扭曲的表情变得一脸茫然,愣愣盯着村长,看着十分讨喜。

  村长看张文远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更是生气:“你傻了?这大家都在,你和他斗什么斗,现在好了,本来只是暗地里不和,现在成了明面上的仇家了,和你说过多少次,冤家宜解不宜结!你??????”

  张文远一看村长大有长篇大论的意思,赶紧转移话题:“哎我知道了!您看您都把我打出个包了,您也不心疼!”边说边揉着脑袋。

  村长白他一眼:“就会装可怜,我自己下手有分寸!”话虽这么说,但手还是摸上了张文远的脑袋,“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