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我好就重生by南柯伊筱梦

作者:南柯伊筱梦 | 时间:2019-04-10 21:40:4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张文远长得好看,性格也软,师父心疼他年少孤单,小时候一直带着他去自己家住,关键这个孩子嘴也甜,小小年纪记忆会心疼师父,干一些讨巧的事哄师父开心,这下更是让人疼到心坎里。

  一样的境遇,不一样的发展,村里人肯定会作对比,这样一比,本来没仇的两个人,也有仇了。

  已经记不清最开始是什么原因了,总之现在两人见面互相甩脸子已经是相当和平的相处方式了。

  上一世,张强在今天告发了一个女知青乱搞男女搞关系,让这个女孩子在半个月后受不了流言蜚语自杀了。

  今天,张文远就准备先去那个知青家里,通风报信。看着迎面走来的张强,张文院知道张强估计已经知道了那个知青家里有人了。

  两人碰面礼貌性的哼了一声之后,错身离开,心中互相问候。

  其实在重生之后,张文远的脾气已经好了很多,现在看着那些曾经斤斤计较的事,心中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愤慨,除了张强这件事。

  因为张文远的母亲当年也是知青,因为一直回不去,最后郁郁而终。也是孽缘,张强的父亲也是知青,和张强母亲结婚生子后,回城了。导致张强十分厌恶这些知青。

  这些本和张文远没有什么关系,张文远对这个女知青也没什么感觉,但是今天张强告发这个女知青的时候扯上了张文远的母亲,说的很难听,这就让张文远铆足了劲想整他。

  女知青叫刘珏,珏,二玉相并,可见家中人对她的期望。

  刘珏家就是京城的,家里没什么权势,所以这次来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时候,估计本身已经快认命了,这才准备在村子里找个青年才俊托付终身,结果还没想好,就被张强告发说他和村里的几个男生都暧昧不清,乱搞男女关系。结果大好年华就寻了短见。

  对于刘珏,张文远没什么好评价的,她只是张文远坑张强的一个筹码而已。

  说实话,今天这个局面对刘珏来说是必死的局面,但是张文远知道张强告发刘珏凭的就是这个时代对女性的不公平还有刘珏本身的不善言辞,只要实现和刘珏商量好,自然可以让张强偷鸡不成蚀把米。

  到了刘珏家门口,张文远礼貌的敲门等候,但是任凭里面的人怎么问都不说自己是谁。没办法,刘珏最后还是来开门了,看见是张文远,才放下心来。

  刘珏把张文远迎进来,转身给张文远倒了杯水,张文远谢过放下,进入正题,“张强看见你和几个男人有亲密关系,准备告发你。”张文远用平静的声音叙述,但是刘珏一下打翻了水壶。

  “你,你说什么?张强要告发我?我什么时候和几个男人有密切联系了?”刘珏咬住拳头,声音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害怕。

  张文远才不管刘珏的情绪,直截了当道:“今天晚上他就会去告发你,你要是不想死就听我的。”说着笑了一声,斜眼看向刘珏,“当然,你要是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刘珏那眼神被吓住了,仿佛自己在他眼中不是活物,听完张文远的话,刘珏本能打了个寒颤,但还是觉得张文远是不是有病。

  张文远看出刘珏不信任自己,想了一下,张口说道:“今天上午9点40分,某国外交部长抵达首都机场,张xx在国宾馆接待了一行人。”

  刘珏不明所以,刚想问什么就见张文远走到桌子边打开了收音机,调了一下频率,滋滋声过后传出一段广播:“今天上午9点40分,某国外交部长抵达首都机场,张xx在国宾馆接待了一行人??????”赫然就是张文远刚刚念到的一段。

  刘珏彻底被震惊了,这,这广播不可能提前知道呀,而且这还是今天的事情,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张文远见好就收,拉回了刘珏的注意力:“有些事情还是烂在心里的好,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来决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张文远是个中二病+神经病

请多多指教

新文:点开专栏就可以找见哦

快穿之造神

林一是主神的继任者,为了符合主神的要求,他在三千世界中穿梭。永生如此孤独,万幸这个旅途有一个人在永远追随。

忠犬攻×么得感情受

快穿,会有很多个世界。

第一个世界:性感奶爸在线怀孕

第三个世界:硬核大爷在线撩汉

第四个世界:病娇美男吐血搞事

第五个世界:朋友,想求生吗?

第六个世界:待续……

想要成为神明,需要经历哪些?

七情六欲?生老病死?

主神说:“神明须经历人生七苦,明了七情六欲,超脱世外,大爱无情。”

林一:“经历了这些只会更变态吧!”

 

  ☆、第二天

 

  刚刚的场景太过震撼,刘珏不得不信,而且张强这个人????不管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刘珏吞咽了下,咬牙答应:“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张文远露出满意的笑容,不错,至少识时务。点点头,和刘珏说了自己的计划,刘珏听完睁大眼睛:“你确定?万一他不去呢?”

  张文远自信道:“你放心,别的我不敢保证,只有他会干什么,我百分之百确定。”谁让他已经重生了第六次了。

  下午,刘珏按照张文远的指示到张强会经过的路口,躲在一边。看着张强远处走来,手微微发抖,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但是如果真的像张文远说的那样???刘珏闭了闭眼,那就必须这么做,如果错了,反正,反正张强在村里名声也不好,大不了,大不了自己以后再澄清。

  心中下定决心,刘珏不再犹豫。看准张文远要过去的时候,闪身出去,两人撞在一起,倒下的时候,正好抱在一起,刘珏心中一喜,这简直是老天都在帮忙。

  倒下之后,张强还有点懵,刘珏已经利索的爬起来大叫一声,周围人被吸引过来,刘珏赶紧指着张强说:“你,您竟然,你,流氓!”边说边后退,看到熟识的大娘,迅速跑到他怀里,哭着说:“大娘,他摸我,他,他太无耻了。”大娘看小姑娘哭的委屈赶紧拍着背安抚。

  张文远在人群后面看着这姑娘唱念做打一应俱全,心中佩服,也许就是天赋,将来回城可以去当演员了。

  张强也被这个姑娘的一顿操作猛如虎给整蒙了,恍惚之间也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倒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人家,不过这个肯定是不能承认的,窜起来道:“你别胡说八道,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子,我稀得碰你!再说,要是真的碰到你也是你的福气了!”

  张强一番话成功的把周围的大妈都惹到了,大家都是旧社会出来的,又经过妇联的教育,自然知道要在什么场合尊重女性。再说,张强一副仗势欺人的样子,反观刘珏,柔弱可怜,心中自然有了偏向。转眼间张强便被一群大娘骂走了,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