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我好就重生by南柯伊筱梦

作者:南柯伊筱梦 | 时间:2019-04-10 21:40:4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

《不和我好就重生》作者:南柯伊筱梦

 

文案:

     作为一名重生了5次的人,张文远表示他再也不想眼前一黑了。

 

吃饭的时候眼前一黑;

 

走路的时候眼前一黑;

 

拉巴巴的时候也眼前一黑。

 

这操蛋的人生,如果让他知道是谁让自己的人生卡了带,自己一定会弄死对方。

 

毕竟谁也不想人生一直重复在10月23号到11月20号之间。

 

但后来,张文远发现对方可能是许辰州这个说自杀就自杀的狠人,张文远有点怂了。

 

张文远:“我要报复社会,我要让许辰州给我跪下唱征服!”

 

许辰州(拿起刀子对自己):“你可以准备再重生一次了”

 

张(被迫重生许多次)文远:”不不不,我愿意给你唱征服!“

 

当跳出这个圈子,你会发现有人在关注你的每一个选择,你以为只是NPC的人,有可能正掌控者你的人生。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重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辰州,张文远 ┃ 配角: ┃ 其它:

1

==================

 

  ☆、第一天

 

  第一天

  张文远又一次在10月23号醒来时,已经可以心平气和的起身去翻日历了。

  日历上写着:10月23号,星期五,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生!

  下面还配着一张劳动人民的坚毅的脸。

  大好年华,确实应该奋斗,但是,我的生命周期现在只有一个月,还是好好享受生活吧!

  简单收拾了一下,洗把脸,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这张带着婴儿肥的脸上露出了略显纯真的笑容。

  不怕!张文远,这次咱们有了许辰州!

  深秋的时节,过去到处都是残枝落叶,一阵风刮过,卷起落叶随风飘远。

  风吹跑了云,似乎连天空都高了许多,怪不得都说秋高气爽,看着这广阔的天空,自己的心境似乎也开阔了。以前怎么没觉得这样的景色很好呢?似乎自从发现自己被困在这里之后,就老觉得天空都是灰色的,那正片的记忆似乎都是灰色调的。

  伸个懒腰,半睁着眼看着周围的人,仿佛在看一个一个演员一样,大家按照既定的剧本进行演出,观众只有自己。

  呵,看来长久的压抑让自己精神出了问题,要快点解决了,不然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事情。

  张文远摇摇头出门。

  先到了李师父家,他是父母去世前给张文远找的师父,把张文远当亲儿子看待,但是今天因为早上起来没注意,摔了一跤,直接把腿摔出问题了。

  师父年纪大了,摔了一跤之后更是身体不好,张文远这几世过来依旧当初记得师父摔了之后,躺在床上,天阴下雨,忍受腿疼的痛苦模样。所以,以后的每一世,张文远都会去阻止这件事,这次已经驾轻就熟了。 

  自从不断重生之后,张文远的时间观念变得很好,到了师父家,正好看见师父准备搬椅子下台阶,张文远赶紧上前接过椅子:“师父,你歇着吧,我来!”说着利索的扛起那张躺椅放到院子里。

  师父50多岁的人,又是亲眼看见张文远长大,一眼看出张文远心中不痛快,问道:“小文远,你这是怎么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被你父母托梦了,今天这么勤快?”

  师父还记的张文远小时候淘气,没少给他添麻烦,而且总是有说不完的理由,弄得现在见了张文远总是想损他两句,即使现在想关心他,也忍不住先贫一句。

  张文远当然不会和师父计较,听完点点头:“是呀师父,他二位让我好好孝顺您老人家,不然呀,就天天来你家看着你,让我见你就想跪下!”

  边说边擦了一下躺椅,“行了,坐吧,我还有事,等忙完了再来您这听您说相声啊!”

  师父痛骂:“你个臭小子,敢消遣我!”接着开始细数张文远长这么大给他闯过的祸,说到了下面一定要和他老爸告状。

  张文远只当师父在配乐,半点不受影响,把师父安安稳稳移驾到躺椅上,张文远很自觉的拿起了扫把打扫院子,把水缸灌满,然后回了一句:“是呀,然后我爸妈说,看您这么闲,一定是没有老伴儿闹得,我呀,这就去给您安排上啊!”

  说完赶紧溜,独留李师傅在院子里气的脸通红。

  告别了师傅家,张文远下一站到了一位小时候经常做饭给自己吃的邻居家,张文远母亲走的早,这家的大娘经常给张文远做点饭,张文远一直很感激。

  张文远直接进门,知道家里有人:“刘婶?我昨天听你说你要去县城?我刚想起来,今天县城好像有什么活动,你先别去了,乱的很,明天再去吧!”

  刘婶正在家里洗完,懵头懵脑就听张文远说了这么一句,赶紧问道:“真的?你从哪听说的?人家这种活动不都是临时的吗?”

  张文远掀开门帘进屋,接着忽悠:“哎呀,我还能骗您?真的不能再真!再说,就算消息有误,你明天再去也不迟呀,这种事情肯定宁可信其有呀,至于消息的来源嘛-----”张文远对着刘婶眨眨眼“保密!”

  说完起身出门:“总之您千万别去!”

  刘婶被张文远那张小嫰脸加眨眼萌的心肝发颤,心说这小兔崽子,以后可是个祸害,不知道多少姑娘要被伤心了。

  张文远不知道刘婶的腹诽,但是他知道他这张脸真的很给他方便。

  张文远年纪不大,个子也不高,脸上带着一些婴儿肥,眼睛很大,眸色有些浅,头发不知是什么原因颜色较淡,蓬松的头发在微风中微微颤动,可以看出发丝细软,配合着还带着青涩稚气的脸蛋,更显的人软和,就像松软的鸡蛋面包。更不用说故意卖萌,简直让人无法招架。村里的人基本都对张文远映象很好,觉得他乖巧可怜。

  不过凡事都有特例,这个特例就是眼前的青年,张强。

  张强有很多地方都和张文远很像,一样是父母双亡,一样是双亲去世前给找了个师父,但是不同的是,张强不讨喜,不到三年,就被师父扔出来了,不知道原因。

  但是因为张强的师父是村子里大家都公认的好脾气,他的手艺是做大锅饭,这两年大家有事办酒席都会请他的师父帮忙,而且老师傅做菜的手艺确实很好。

  一般村里人收徒弟都会当半个儿子,而且一般也会等对方可以自立门户之后才会说对方不是自己徒弟了,大家本来以为张强这么早出去是因为自身是天才,但时间一长,才知道对方根本没学会,那就只能是得罪了师父。

  先入为主的,大家就觉得张强肯定有什么问题,他的师父才不教他了。如果只是这样也没什么,但是偏偏有一个张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