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兽世:将军宠夫种田记by给爷喵一个

作者:给爷喵一个 | 时间:2019-04-10 21:01:51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穿越兽世:将军宠夫种田记》 作者:给爷喵一个

文案:

专注写耽美x文十年的赫连亓,重生异世后本以为会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然而……   

美食不能指望没关系,他还能卖卖辣条写写小说种种田。令他彻底崩溃的是,为啥壳子不仅是个双性人还是个丑渣渣?   

海怪、兽人、外卖、凤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遇不到的。假到怀疑人生的架空古代,你值得拥有。   

赫连亓微笑:即便装备差技能少,咱照样撩汉,带着娘和四个妹妹走上人生巅峰。   

某汉子:…… 

 

标签:重生 轻松 种田文

============

 

 第一卷 第一章活着就好

 

    南瞿共和国,它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大陆。它是陆地及沿海人民的希望,象征着各家族和平共处,共同与深海海怪抗争……

 

    看到这里,斜躺在床榻之上的男子不由皱眉,扯了下盖在身上打着补丁的被子,“居然还有海怪?”

 

    脑海中一个稚嫩的童音道:“这都是没有生殖隔离造成的后果,当初我母父和父亲融合时,母父那还有一群住在深海只有兽性没有人性的妖修。经过一千年融合后数量极多,模样也更为怪异,它们的寿命平均在五百,总是试图上岸吃人。”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男子惊起。

 

    “大陆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好么。”童音十分不屑道:“与海怪不同的是,人的基因比较稳定,经过训练能在兽态、半兽态以及人形之间自由转换,也能克制兽性。所以,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能轻易斩杀海怪。”

 

    “嗯……说了这么多,那我是什么?”男子还是比较好奇自己的身份,作为一个昨晚刚被雷劈过来的重生人士,不看好背景和人设,这还怎么玩?

 

    童音默了一会用平淡无波的声音道:“和你原来的名字一样,你叫赫连亓,今年二十。家里有四个妹妹,昨晚都见过了。赫连舒、赫连楚还有一对双胞胎赫连蓁和赫连雪,性格什么的自己慢慢体会。你娘叫亓玥,爹死了。”

 

    “嗯……嗯?”赫连亓一愣,“家里没别人了?”

 

    “对,你是唯一的男丁……”顿了一会,童音又补充道:“名义上。”

 

    赫连亓默了,忧伤的抬眼望天。本以为是上天觉得亏待了他,才特赐他重活一世。

 

    结果……想到昨夜之事,他就想泪目。

 

    夜静的可怕,清冷的赫连府大门挂着两个白灯笼,孤独的在冷风中飘荡。

 

    大堂内,一个身着素衣的妇人伏在木棺低声哭着,姣好的面容满是泪痕,身旁站着两个少女和两个小女孩,眉目间皆与妇人有几分相似。

 

    “娘,别哭了。”年纪最大的少女上前拉了下妇人的衣摆,目光坚定道:“为这种人不值得!以后咱们家,我来扛!”

 

    “娘,大姐说的虽不好听,可眼下大哥这样睡了,也好过去吃喝赌……”说到这,少女再也说不下去了,不管棺木里的人如何对她们,也始终是她们的亲生大哥。

 

    一对四岁左右的双胞胎互相依靠着,怯生生的看着两个大姐姐和娘,她们怀里还有着几块好不容易在大哥眼皮子底下藏起来快融化的花生糖。

 

    妇人不语,只是掩面哭泣。赫连楚也忍不住抱住人流泪。

 

    赫连舒倔强的抬眼,把到眼眶边的眼泪倒回去。她知道,大哥死后,这个家就得靠她,这时她不能流露出柔弱的一面。

 

    看娘和两个姐姐那么伤心,双胞胎知道她们是为了棺木里的大哥。

 

    赫连蓁犹豫的上前,把怀里的花生糖拿了出来,摇了摇棺木中的男子,小声道:“哥哥,你快起来吧?小蓁把糖给你吃,以后你要打就打,小蓁不会哭了。你起来吧,小蓁不想让娘和姐姐哭。”

 

    “小蓁……”亓玥哭着抱住幼女,“我的孩啊……”

 

    “呜呜……哥哥不起来了,是不是小蓁偷了两块花生糖,哥哥生气了啊?”

 

    赫连雪原本不想哭,但看到姐姐们都在哭,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掉。

 

    赫连舒一掌拍在实木桌上,桌子顿时四分五裂,她红着眼一手揪住棺木中男子的衣襟抬手就是一巴掌甩过去。“赫连亓!你个混蛋!死了还不让我们安生!”

 

    “大姐……”赫连楚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别过脸哽咽。

 

    “赫连亓!你给我起来!起来!”一巴掌接一巴掌,赫连舒最终无力的痛哭。“你起来……听到没?”

 

    “咳……”

 

    微弱的声音让屋内的哭声一顿,赫连舒愕然的看向被自己扇成猪头脸的男子,眼泪还挂在白皙的脸上。

 

    “美人,你的力气真大……咳!”

 

    “呜呜……”赫连舒用力抱住人,其他人也一拥而上,把刚醒的赫连亓抱的一脸懵。

 

    这是啥情况?不过,美人在怀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就是力气能不能小点?勒的脖子有点疼。

 

    赫连亓茫然的看着四周,房子挺大,可到处都是白布,低头再一看,他躺的地方是不是传说中的棺木?

 

    他正要开口问离他最近的赫连舒这是哪里时,眼前白光一闪,不知今夕何夕。

 

    “哥哥又死啦?”赫连雪大叫。

 

    赫连舒又想甩他几巴掌,被赫连楚拦住。她握住人的手,一会后道:“大哥尚有脉搏,咱们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罢?”

 

    “家里哪还有余钱去请大夫?不都给他送赌坊了么?赎身的银子还是借的轩辕将军的。”赫连舒气鼓鼓道。

 

    亓玥沉吟半晌后道:“将剑当了罢……”

 

    “娘!”四人都齐刷刷抬眼看她,赫连舒道:“那可是爹留下来唯一的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