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伏妖纪by蜜糖琥珀

作者:蜜糖琥珀 | 时间:2019-04-10 23:47:06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燕京伏妖纪》作者:蜜糖琥珀

 

文案

 

这是一个关于命运和遇见的故事。1V1,HE,请放心食用。

贫嘴爱运动随遇而安欢乐攻VS冷漠脸爱睡觉洁癖闷骚受

 

文案一:

工作业绩突出、岗位技能精湛、帅到老少咸宜、人见人爱妖见吓呆的111局高级职称捉妖师董初九光荣地接到组织的任务去除掉燕京城里的一只大妖,却无意中发现一直困扰自己家族的诅咒竟然和这只大妖的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是除掉这只大妖,十有八九自己也会魂归西天。

 

更郁闷地是,他还悲催地发现自己好像对这只大妖动了心……

 

 

 

春生:“……这是你要的衣服……” 

 

初九:“看完了我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春生:“……你要怎样?” 

 

初九:“长这么大,除了我爸妈,还没有人看过我的身体,你要对我负责……” 

 

春生:“……怎么负责?” 

 

初九:“承认你喜欢我……” 

 

 

 

文案二:

 

春生何处暗周游,海角天涯遍始休。——白居易《浔阳春三首·春生》

 

初九:潜龙勿用。乾卦第一爻。——《易经》

 

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 ——《礼记·中庸》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鲁·什么话都是我说的·迅

 

开篇引经据典,逼格不高算我输。——作者·蜜糖琥珀

 

111局不养闲人,你丫还不赶紧滚去码字!——男主·董初九

 

楼上说的有道理,顶。——另一个男主·慕春生

 

滚!你要顶谁?——男主·董初九

 

内个,你们聊,我去趟洗手间先。——作者·蜜糖琥珀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春生董初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双生·迷藏01

是日春分,前夜的一场大风刮过,笼罩燕京城的雾霾被刮走了大半,一早就是久违的蓝天白云。空气里春潮涌动,院子里暖风微醺,让人忍不住想出去走走。



24小时营业的乾坤书肆里彻夜挑灯读书的书友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店了。年纪轻轻的店长满如意正站在柜台里忙的不亦乐乎。

 

“《丝绸之路》一本、碧螺春一壶,先生您一共消费98元。”

 

“摩卡两杯,可颂两个,小姐您一共消费62元。”

 

……

 

如意把店里那台收款机的键盘按的劈啪作响,在清脆的键盘声中,昨晚的夜班店员伏在柜台一角的桌面上睡的正酣。

 

百忙之中,如意抽空瞥了一眼夜班店员,瞬间变了脸色,抓住一个柜台前面没有顾客的档口,飞起一脚踹在店员的屁股上。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会员吗?”下一位顾客走上前来,如意神色早已恢复如常,“……您一共消费130元……”

 

“怎么了怎么了?异鬼打过长城来了?”年轻的店员梦中惊坐起,一脸懵逼。估计是《权力的游戏》看多了。

 

“你说你睡就睡,别流口水成吗?小心弄脏了老板的黄花梨木柜台……”如意压着声音恶狠狠对挠头的店员说,甜美的微笑却像长在了脸上一样。

 

“……”

 

“客人不多了,结完账你去把桌椅擦干净摆整齐,饮品区该洗的东西洗干净。”如意走出柜台,指了指远处的一排书架,“不过我提醒你,干活之前最好先把你的搭档叫醒。”

 

这都什么事儿啊?自己又替那些瞌睡虫店员干了半宿活,人类简直弱爆了!

 

如意打开书肆通往后院的门,一边活动着腰肢,一边往里走去。

 

嗯,天儿不错,等晚上出去玩一圈儿,这个月发了奖金还没去逛街呢,天天网购横竖不如现场shopping来的痛快,而且莲花她们找她代购的东西她还没去买。

 

盘算好了逛街的行程,如意轻哼着“我们一起学猫叫”步伐轻快地穿过垂花门。

 

这是一套典型的老式三进四合院,临街的一排倒座房被加盖成两层小楼,经营着书肆。后院住人,三进的大院子里香椿树、枣树、石榴树、苹果树都冒出了嫩芽。

 

如意的房间在正房旁边的小跨院里。

 

路过正房的时候,她竖起耳朵听了听,里面安安静静的,老板还在歇息。看来早饭还不着急准备。

 

“真是睡神!简直无敌!”如意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推开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门就像一个开关,前一刻还春风满面的如意,在打开门的瞬间一下子变了脸。

 

由于眼前的场景太过惊悚,纵然是见过大场面的如意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啊……”,这一升声惊呼分贝高到分分钟就能把房顶掀起来。 

 

如意的尖叫传出小跨院,直直地飘进还在正房大床上美滋滋睡懒觉的老板慕春生耳朵里。他蓦地睁开眼睛,皱起了眉头:这个小妖精,已经是第N次吵醒自己了,还能不能行了怎么还屡教不改了?开除开除!

 

O(∩_∩)O

 

长久以来,董初九一直在做着同一个梦,更确切地说,他总是会在梦里去同一个地方。

 

在梦里,他独自一人站在一大片漫无边际的深蓝色的水域前。在这里他看着斗转星移、感受寒来暑往,他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然而却又说不清要等的人到底是谁……

 

床头的闹钟刚一响起,董初九便迅速从梦境中抽身,从床上元气满满地一跃而起。

 

一键按开音响,马克西姆的《克罗地亚狂想曲》从音箱中倾泻而出。

 

激昂的旋律中,初九动作麻利,刷牙漱口梳头发一气呵成。

 

坐在马桶上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头儿,别忘了今天7点钟要带客户去看房。”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虚弱疲惫的声音,一听就是还没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