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捡起河蟹文主角的节操by呱皮

作者:呱皮 | 时间:2019-04-10 22:36:06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如何捡起河蟹文主角的节操[快穿]》作者:呱皮

 

 

文案

 

作为一个自小在腐书网长大,不知河蟹为何物的老实人,某天拆开老哥邮来的据说是最新现代名著的快递后,谢禾惊了。

 

这这这这些人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把主角这样辣样再辣样这样,主角一个男孩子,他们怎么下得了手!

 

禽兽!

 

谢禾抹了把鼻血,忿忿地翻页。

 

我的天这个人!这个人简直禽兽不如!

 

主角太可怜了,作者不会这么狠心的,后面一定会出现小天使拯救主角!

 

河蟹:那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

 

穿了之后,谢禾正气凛然的跑到主角跟前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主角:帮我?我现在好热好痒好难受,赶紧脱了衣服过来啊。

 

 

主受文,1v1

心软好骗受x心机妖孽攻

 

此文献给一边流鼻血看虐身虐心小X文,一边被虐的直咬手绢的狗砸们……

啊,这大概就是痛并快乐着吧_(′?`」∠)_

 

郑重声明:作者喜好美少年和美少年谈恋爱,攻可能没那么攻,受可能相当的受,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禾 ┃ 配角:河蟹男主,伪攻一二三四五 ┃ 其它:系统

 

 

 

第1章 那个被出租的放浪男友01

在睡眠覆盖率百分之九十的思修课上,谢禾双目凝着在黑板上,专注的就像在分析世界上最难的题目。

 

不是马克思主义思想,而是他为什么会坐在这听马克思主义思想。

 

前一秒,他还蜷缩在沙发上,愤慨地指责着不人道的辣文作者,这一秒,他就坐在了思修课上,还在脑袋中萦绕着的河蟹画面与耳边的社会主义价值观着实有些互斥了。

 

就在他苦苦思索之际,脑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叮,任务激活,守住主角纪尧的节操,坚守1v1大旗不动摇。】

 

与此同时,一连串属于这个世界的‘谢禾’的记忆一连串的涌进了脑海,他总算明白了点眼前的情况。

 

他这是穿越了?

 

不但学业从大三一跃掉回了大二,还带了个莫名其妙的任务,守住纪尧的节操什么的…

 

等等,纪尧…?!

 

“纪尧?!”他被这两个字吓得惊呼出声,浑然忘了自己正在课堂上。

 

顷刻间,原本爬在桌子上睡觉的学生全都悉悉索索的抬起了头,一脸见鬼的表情看向他,讲台上的老教授胡子简直要吹上了天。

 

“叫我?”

 

与此同时,坐在谢禾前面,脑袋上翘着两缕呆毛,一直和旁边人说悄悄话的男生转过了头。

 

谢禾的脸涨得通红,说不上是窘迫还是激动,前座的少年微挑着眼梢,蛾眉皓齿,脸蛋简直可以称之为绮丽,更甚的是他那从头到脚遮掩不住地浪荡劲,生生将一张漂亮的脸衬托出一股子风尘味来。

 

他摇摇头,想躲开纪尧打探的目光,但一想到刚刚看的小说里,这人从头到尾一直被各种人这样那样,他的视线就控制不住的往人身上瞄,还顺带瞥了几眼纪尧身边一直和他说悄悄话的男生。

 

这一瞥,谢禾可下想起眼下这个场景来源于哪了,这不就是纪尧和攻三第一次见面的思修课吗!

 

攻三陈珂笛和室友打赌输了,代价是邀请路过的男孩子约会,本来这就是个随意提的恶搞,但在一篇河蟹文的世界里,纪尧的主角光环瞬间骤亮,被拦住后,他自然不会如陈珂笛几个室友预想的那样骂陈珂笛两句,反而笑眯眯的答应了。

 

“可以倒是可以,一天二百五。”开价后,纪尧递给陈珂笛一张名片,上面加粗写了几个字。

 

【出租男友,看脸收费】

 

对的,这是个完全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辣文主角。

 

纪尧这个主角不是那种需要出卖色相赚钱的小可怜,而是个地地道道的富二代,父母双亡,简称遗产大亨。

 

据书中描述,他喜欢搞事情的原因,不是因为缺钱,就是纯粹的缺爱,遇到长得合口味的就来一炮,遇到不合的给多少钱都没用,而且纪尧这个人男女不忌,虽然小说中是这么写的,但其实整个故事里,各个小攻就没给过他碰女人的机会,要不然谢禾也不至于看到纪尧这张脸,脑袋里除了嗯嗯呀呀的娇喘就想不到其他了。

 

现在看来,纪尧旁边那个微黑壮硕的男生就是陈珂笛,谢禾脸色一变,想起小说里两人河蟹的一段,再次看向纪尧的眼神中不免带上了几分同情。

 

陈珂笛这人看起来阳光爽朗,做那种事的时候简直粗暴的要命,每次都把主角弄得几天下不了床。

 

谢禾尴尬地低下头,脸上热气腾腾直冒,他想什么呢,这两个刚认识,也,也不一定会发生什么啊…

 

等等...他记得没错的话,陈珂笛的脸还算是纪尧喜欢的那款,小说里他们第一次见面,晚上就没回宿舍!

 

谢禾脑中千回百转了这么多事儿,其实时间也就堪堪过去了一分多钟,讲台上的老教授还在吹胡子瞪眼,同学们的目光仍游离在他身上,只不过随着急促的下课钟声响起,平静都趋回了喧闹。

 

谢禾眼睁睁看着纪尧一个一米八十多的大男人腻腻歪歪地贴着陈珂笛往外走,简直骚得不成样子。

 

自小在文雅家庭里长大,被教育在外仪态大方,待人亲疏得体的谢禾愣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跟着人流走出去。

 

他现在思路虽然还没捋顺,但也知道不能就这么让纪尧走了,抛去脑子里那个莫名其妙的任务,主要是今天晚上,纪尧会哭的很惨。

 

还没见识过成人世界的谢禾不知道什么叫做爽哭,他只记得书里描写的纪尧,今晚被欺负的要命,当初看的时候简直把谢禾气的不得了,这个陈珂笛简直是禽兽,不但把主角绑在床上,竟然还把水果往人家身体里塞!

 

太不是人了!

 

随着两人身影渐行渐远,谢禾也想起了更多小说里的细节,怒火冲天的他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一把拽住了陈珂笛的胳膊。

 

“站住!”

 

陈珂笛:“…?”有洁癖的高岭之花这是在拉我吗???

 

“你要带他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