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选之子by陆沉沉

作者:陆沉沉 | 时间:2019-04-10 22:29:44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天选之子

  作者:陆沉沉

  文案:

  天选之子,顾名思义,上天选择的倒霉孩子。

  曾经顾泛以为自己跟这个词永远沾不上边,结果现实狠狠打了他的脸。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后,昏迷中的他被系统告知需要穿梭在不同的世界中完成相应的任务才能继续活下去,于是......

  顾泛:我想开金手指。

  系统:不,你不想。

  顾泛:我想吃喝玩乐。

  系统:不,你不想。

  顾泛:我想殴打系统。

  系统:滴——安全防御已开启,作为惩罚,生命值扣十点。

  顾泛:还能不能行了???

  自带吐槽体质和聪明buff的主角和奶凶奶凶的系统,轻松爽文,请多支持啦。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泛 ┃ 配角:太多了写不完 ┃ 其它:

  ==================

 

 

第1章 傲慢

  晚八点。

  维森酒店的大厅如往常一般灯火通明,男男女女穿着得体精致的礼服穿梭在人群之中,姿态优雅而美丽。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是大众眼中的熟面孔,其中不乏商界大亨与一线明星。

  原本这仅仅是一场普通的酒会,大多数人与往常一样,只是奔着自己想要交好的目标联络感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也算井水不犯河水。只是刚刚,大厅的角落发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骚乱”。

  当红影帝万飞泼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新人一头一脸的酒。

  按理说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影帝虽说在人前端了个温良可亲的人设,幕后的脾气大家多多少少都有所见识。只是这样公开场合侮辱一个新人,到底说得上是失礼。一时之间,其背后的原因成了在场众人茶余的谈资。

  “我听说呀,是那个小新人抢了万影帝的新戏。”穿着白色燕尾裙的女人端着酒杯,声音压得很低,她身边围着三四个同公司的女星,这会儿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呀,怎么会,还有人敢跟万飞抢不成?”

  “实际也不能算抢吧。”女人抿了口酒,“那部戏万影帝属意了许久,只不过导演是出了名的铁面周奉周导,软硬不吃,试镜的时候挑上了另一个小新人,非说那脸呀,活脱脱就是主角脸,你说影帝那性子那地位,肯屈居于一个新人之下演男二吗?”

  她身旁的女星大约是想起了什么,面上露出了一言难尽的神色:“你可别说,周导和万影帝这两人,我可挑不出哪一个脾气更好。上一次和影帝搭戏,最晚来最早走就算了,多走了几遍位,那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全剧组都被他的低气压影响了。偏偏还不敢说话。”

  “哎,话说,那新人是谁啊,能让周导赏识,还让他担主角,可有点段位。”

  “好像是个小公司出来的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女人撇了撇嘴,“反正这么一闹,戏都不知道还演不演得下去,估计这会儿躲房间哭呢。”

  “滴——续命系统已启动,恭喜你,顾泛,你被系统选中,重新获得了生命。此次系统名为七宗罪。”

  “现在进入第一个世界。

  任务代号:傲慢。

  任务难度:两颗星。”

  “正在导入世界观和人物基本信息。”

  “导入完成,世界开启。”

  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之后,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了眼睛。

  在圈子里混的人,好皮囊几乎是张硬门票,只不过长得好的人数不胜数,长得好气质又难得独特的,只能说寥寥无几。而这个少年,恰巧拥有一张好看得极有辨识度的脸,五官柔和却丝毫不带女气,眉眼间是浑然天成的精致。

  此刻,那双薄唇微微动了动,半晌后难以置信地吐出了两个字:“我靠。”

  凭良心说,顾泛并不是一个爱爆粗口的人。只是上一秒被撞得头晕目眩,下一秒就躺在酒店舒适柔软的大床上,脑中还回荡着奇怪的提示音这种事情,对一般人——尤其是他这种前二十年都过得平平无奇的一般人来说着实有点接受不了。

  “系统提示,请注意文明。”

  “......我只是表现一下内心的惊讶。“顾泛说,“都被你们拐到这个地方了,还不允许我精神波动一下,太没人性了吧。”

  他从床上爬起来,先四处打量了一圈。

  房间是酒店正常的单人间,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地上凌乱地丢上刚换下来的衣服,蹲下身仔细一看,上面还沾满了红酒渍。他有些嫌弃地捏着衣服的边角把它们拎了起来丢进浴室,然后舒了一口气,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打量着这个陌生的自己。

  根据刚才在昏睡中继承的原主的信息,他对现在的这具身体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简单地概括一下,就是一个怀才不遇的十八线小艺人,今天晚上刚刚摊上了大事儿,急需他来救场。至于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要战胜“傲慢”。

  “听起来有点虚无缥缈啊。”顾泛说。

  “系统会在关键的地方为你提示,请不要担心。”

  话音未落,门铃就欢快地响了起来。

  顾泛用冷水冲了把脸,擦干之后过去开了门。还没等他完全地把门打开,一颗花花绿绿的脑袋就挤了进来。

  这颗脑袋上的毛可能是刚在颜料桶里浸泡过,颜色精彩纷呈,与某动物的羽毛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骚气之极。好在脑袋下的脸还算正常,只是这会儿脸色黑成了锅底。一进门,就劈头盖脸地冲他骂了过来,兰花指几乎戳到了他脑门上:“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

  顾泛及时地向后一仰,表情无辜:“啊?”

  “啊什么啊?”杜山几乎要被他气晕过去,“一天到晚跟个二傻子一样,烂摊子都是我收拾,你给我说说,今天又怎么惹万飞了?”

  顾泛见装傻不管用,立马见好就收,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杜哥顺顺气。”

  杜山喝了口水,缓了缓刚听到这个消息狂飙的心跳,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别给我整这些有的没的,说,到底怎么回事!”

  “您知道的嘛,自从那件事后,他一向看我不顺眼,最近快开机了,他自己心里不痛快来挑我刺,泼了我一身酒,我也拦不住他啊。”顾泛表情相当乖巧,配上他那张没有什么攻击力的脸,效果几乎十成十的好。

  杜山也知道自己家这个艺人不是会主动惹事生非的主,只是确认一下。这会儿已经成功地被顾泛转移了怒气:“呸!自己没本事,净欺负新人。有本事让周导换人去。小泛你没事别和他多交际,见到他绕着走一点,等拍完了这部戏,谁红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