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欺负心上人才不会狗带by谢与迟

作者:谢与迟 | 时间:2019-04-10 21:18:42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必须欺负心上人才不会狗带》谢与迟

文案

许敬大学四年痛改前非,却还是没能把高中时期被他欺负过的小学霸苏相辰追到手,谁料失恋的第二天,他重生回了高二。

许敬欣喜若狂,翻身的机会来了。

不巧,忽然被热衷棒打鸳鸯的人渣系统砸中,日常任务是欺负苏相辰,不完成任务就狗带。

更不巧,他的小弟正在骗小学霸去泳池的路上,而他清楚地记得,苏相辰不会游泳。

——

任务1:把苏相辰的作业本扔下楼。

许敬:偷偷扔下去,光明正大地捡回来。

任务2:把苏相辰锁在厕所里直到放学。

许敬:洗手间双人独处get

任务3:扎爆苏相辰的自行车轮胎。

许敬:朋友,搭我车吗?

系统:……好生气。

全体高二生发现,一直以来热衷于找苏相辰麻烦的许老大画风突然不对劲了,他不仅开始花式宠苏相辰,还要求全年级一起宠他。

只是……这宠人的姿势好像有点不对?

——

排雷:

1.攻第一世高中以前是个双商堪忧的中二少年,但欺负的程度不会太过分,毕竟这是个小甜饼。

2.受高中以前长相一般品味奇差轻微自闭性格懦弱,除了学习一无是处,大学以后才开始蜕变。在攻帮助下会越来越好的。

这个是美人攻改造卑微受走向双男神之路的故事。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之;2019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93501字

第1章 重生

  凌晨三点,半夜鸦啼。

 

  少年面无表情地站在黑暗中,对着镜中的自己看,他的容貌十分精致,甚至可以用“美”字来形容,眼角有些自然下垂,显得冷淡,一双眼睛中盛着幽深复杂的情绪。

 

  规律的流水声中,似乎有脚步隐隐传来。

 

  一下一下,踩着心跳声。

 

  门忽然开了。

 

  许敬缓缓转头,只见——

 

  一卷卫生纸迎面砸来,先是糊上他的脸,又落到地上,滚出了一条“白毯”。

 

  “许敬你神经病啊,大半夜不睡觉在这放乌鸦叫,吓唬谁呢?”

 

  来人是许敬的发小郑延青,打小不是邻居就是同学,一长十多年,哪怕性格习惯相差甚远,都不免酝酿出了能穿一条裤子的友谊。

 

  这二位最是烦家长管的年纪,家里又足够富裕,于是打着“方便”的名号在学校附近长租了一套公寓,楼上楼下,互相做伴。

 

  许敬盯着郑延青看了半天,看得他都有点发毛,终于想起来开口:“我还没问你呢,这破闹铃你设的吧?”

 

  郑延青看了眼洗手台边那叫个不停的手机,摸了摸鼻子,干笑两声,主动把那乌鸦叫给关了。他本来以为许敬今天回家住,没法半夜踹他门,于是想恶作剧一下,以报前几天自己盖着厚棉被睡得正香、却被人关了空调半夜热醒差点闷死的仇,谁知道还反噬到自己头上了。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要在家住两天吗?”郑延青一边问,一边洗了把脸,好让自己稍微清醒点。

 

  许敬摇了摇头,一副不想说的样子,但事实是……他想不起来了。

 

  就在十几分钟前,他还没有惊醒,还没有从沙发上滚下去,还没有额头不小心磕到茶几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年满二十四岁的优秀青年,谁知睁开眼睛,他就又成了离成年还有些距离的煞笔中二少年。

 

  是的,伴随着格外应景的乌鸦叫声,他,重生了。

 

  人生何其梦幻。

 

  郑延青何其优秀。

 

  “老陈,回去睡吧。”许敬淡淡地说了一声,然后捡起自己胡乱扔在沙发上的外套,回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一声不羁的重响,郑延青回过神来。老陈是谁?许敬被吓傻了?他思索两秒钟,果断把许敬落在洗手台上的手机解锁,将那个丧心病狂的乌鸦.mp3删除,然后双手捧着恭敬地放到了许敬门口。

 

  六年前……准确说,是现在这个时间往后推延的两年后,许敬和苏相辰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这挺不可思议的,因为众所周知,苏相辰是常年占据实验中学全年级第一名的学霸。虽然许敬的成绩也不错,通常在年级前十名徘徊,最高的一次还考过第三名,但这第三名和第一名之间,隔得并不只是一个老二,更是一条银河系!

 

  许敬所在的实验中学不说是全市最差,也得是全市所有叫得上名字的学校里最差的了,学校是从身为市重点的一中分出来的,建校时间短,空有着“一中出身”的招牌,却没有人家的内核。

 

  师资不必说,风气更是乱,哪怕是年级前几名,放到重点学校里也有点不够看,每次月考期中期末,苏相辰总分都能超第二名七八十分,这种差距直到高三,大家收了心开始学习了,才稍微有点弥补回来。

 

  可就是这位肩负着全校第二年的招生宣传、等着上横幅贴照片和校长肩并肩的优等生,在高考的时候竟然遗憾落榜,没能去全国数一数二的B大,反而跟许敬一起沦落到了S大。

 

  许敬以前是不太喜欢苏相辰的,原因也不太能说得上来,高中生看谁都有可能看不顺眼,正好苏相辰高一的时候不知招惹了谁,天天被人堵,久而久之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就该被欺负”的印象,不管是旁观的,还是偶尔去掺和一脚的,都不把他当回事。

 

  而许敬就是那个去掺和一脚的。

 

  到了大学,许敬后知后觉地懂事了,性格收敛了,也没有再找过苏相辰的麻烦,反而在一来二往中,喜欢上了那个变得越来越好的苏相辰。

 

  下场显而易见——他,失恋了。

 

  那点心思还没来得及跟苏相辰说,苏相辰就交了男朋友,他亲眼见过苏相辰对着那个男人笑的模样,温柔、鲜活得不像他自己。

 

  ——苏相辰从没对自己礼节之外地笑过。

 

  许敬羡慕得不行,但还是默默走开,当天晚上独自一人找了个烧烤摊喝酒,喝到不省人事,但他对进医院里的事还有点印象,依稀记得有救护车、白大褂,还有“酒精中毒”几个字。

 

  然而等他清醒后,人已经回到了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