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s·双星书byHagio

作者:Hagio | 时间:2019-04-11 00:43:13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Atlas·双星书》作者:Hagio

 

  文案:前传是《Atlas·黄昏书》(4年前的文了……)年轻的骑士为了挽救濒死的老师而孤注一掷的故事。

 

    骑士X法师,年下,正剧向。

    没什么爆点,唯一的优点就是我写得很认真。

    这部是讲骑士救回了老师,两人搬到帝国生活。年轻的骑士爱慕老师,向之告白。老师虽然也喜欢着青年,但又无法坦然接受这份心意。

    骑士团远征归来,却遇到了危机,骑士团团长被诬陷叛国,尼尔和朋友们一起面对挑战。

    尼尔:攻,前传和本作的主角,勇敢正直的年轻骑士,温柔地爱着老师。兴趣是买东西,做饭和烤点心。喜欢金毛狗。

    佩列阿斯:受,腼腆固执的学者。他和尼尔的父亲海因是竹马,在海因死后,佩列阿斯将小尼尔抚养长大,却因为耗光了法术而命悬一线。后来被尼尔挽救,和尼尔共享“名册”。因为海因的缘故,一时无法接受尼尔的爱意。

 

  内容标签: 年下 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尼尔、佩列阿斯 ┃ 配角:公爵,伊戈,特兰德 ┃ 其它:骑士传奇

 

 

第1章 黄昏凯旋

  Atlas·双星书

  你是飞鸟,你的翅膀出现,

  当我夜里醒来发出呼唤。

  我只用双臂呼唤,

  因你的名恰如深有一千个夜的深渊

  ——Rilke

  Preclude.

  他睡了又醒,重重叠叠的梦境,玫瑰没有尽头。

  佩列阿斯起身,将桌上的画稿稍作整理,熄灭煤油灯,月光便亮了起来。他走到窗边,动作很轻,仿佛是为了不惊扰那个人的睡眠。

  高塔,世界尽头的海洋。

  他望向南方,海潮与夜色一样,追随着月球的旋转。那些巨大的天体的运转没有声响,却能够牵引着万物齐鸣,浪涛不断拍击崖壁,蔷薇花苞之内日渐膨胀的花期。

  学者打开窗户,夏夜的风悄然入室,吹拂那个人的金发。

  等到这片银色在海面消逝,太阳重新来带对时间的计量,大地和城邦就会苏醒。海港的人们最先醒来,汽笛声会传得很远,灯塔暗了下去;然后是深居山岭的人,还有平原上走向田野的人;而鸟类和寄身于湿润的草丛的动物则要早得多,成千上亿双眼睛渐次开启,然后光辉会逐渐向西偏移,积雪的山峦也无法阻挡。帝国阴云密布,日光只会像碎金一样落在书桌或床铺,奥米伽人同劳作的普通人一齐醒来。再往北,直至那人迹罕至的大冰原,风雪中也会升起准备早餐的炊烟。

  是的,是的,再过几个小时他们统统都会醒来。

  全人类的思想,将再次被点燃。

  佩列阿斯来到仍然熟睡的青年身边,影子遮蔽了那个人脸上的光。

  他抚摸青年的脸,眼睑温柔的曲线,睫毛以及眉梢。佩列阿斯稍稍侧身,让出一点光,青年的睡颜在黑暗中显现。

  多好看的孩子啊,佩列阿斯第一次与男孩相见时就这么想。当这双天真的蓝眼睛欣喜地望着什么东西,你会觉得他所注目的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而当他看向你,你没有理由不去拥抱他,亲近他。不会再有比这更自然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佩列阿斯拨开青年的发梢。

  “今天你会醒吗,尼尔?”

  他笑了一下,俯身亲吻这个人的眼睑。

  早在数千个昼夜之前,他就再也没见过这双蓝眼睛。

  以后的时日恐怕也不会了。

  I.~ 黄昏凯旋~

  帝都近在眼前。锆蓝的大旗升了起来,远征归来的骑士们不紧不慢地穿过旷野。近乎透明的半月久候多时。

  是时候了,收敛疲惫,将剑鞘擦亮,洗去脸上的尘土。

  祝酒满盈的城门即将敞开,蓝底金蛇的王旗高悬,他们当无言地将战功奉献。

  “肚子好饿啊……” 特兰德·穆阿维亚看了看太阳的高度,决定不让队伍行进得更快。

  特兰德是个精壮的青年。一柄重剑别在腰际,而背上的脏兮兮的剑鞘则是空的,看来他在这次远征中失去了它。

  但作为一位军官,他又未免显得过于风情或轻佻。悠闲的神态,小麦色的皮肤,许久未经修剪的黑发凌乱而卷曲,半遮住高高的前额。如果有人在酒馆遇到他,可能会以为这是个凭借着一副好皮囊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皮条客或者诗人。实际上特兰德也乐于给人造成这种印象。

  特兰德吹着口哨,望向太阳。他们最好是在黄昏时分进城。西比尔人喜爱这个时刻,夕阳会把铠甲照得闪闪发亮,会让他们的胜果显得更为庄重 。没错,金红的凯旋……他想到伊戈的信。

  于是帝国第七骑士团团长、千骑长、“驯狮者”、“绿洲之星”——特兰德·穆阿维亚举起左手,命令队伍停下来做最后的休整。

  他环视近身者,高喊道:“我的副官呢?尼尔·伯恩哈德!”

  急促的马蹄声从后方传来,骑士们纷纷让道。一匹健马奔来,马背上的青年猛地一拉缰绳,枣红马旋即停步转向骑士长。

  众人都清楚,这个金发的年轻人有着荣耀至极的姓氏,其武艺亦不曾令伯恩哈德家族蒙羞。他肩甲上雕有敛翅游隼的纹章,腰佩声名在外的金星之剑“以德列”——他父亲的剑。当年伍尔坎公爵将断剑带回群岛之国,命人以希波克拉钢将断剑重熔铸。

  尼尔·伯恩哈德背脊笔挺,向骑士长颔首致意。他的脸很干净,只是冻得有点发红,几乎看不出一年多来征战的痕迹。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特兰德敲敲剑鞘,一脸无奈。

  “很抱歉,长官。”

  特兰德撇了撇嘴,不再追问。他摆摆手说:“拿水来,我得洗脸。”

  尼尔从行囊中取出水壶,递予骑士长。

  到这时候已不必吝惜用水,特兰德仔仔细细地洗净,稍微刮去胡茬,再用茶花粉梳头。他看了看大盾倒影里的自己(几个月来第一次),为此感到满意,起码还算是一个年轻又健硕的男人该有的样子。伊戈应该会在人群中看,他可不想一脸邋遢地策马进城,伊戈肯定嫌弃。

  尼尔一言不发,显得有些忧郁。

  特兰德笑道:“尼尔·伯恩哈德,你是什么头戴光晕的圣像画吗?上次挨野蛮人一刀也没见你没痛苦成这样,快回家了却像是要上刑场似的。”

  青年摇摇头,仍然心不在焉。

  特兰德撇嘴,拍一把尼尔的臀部,“是不是小朋友想家长了?想你那位老师了?金毛小奶狗。”

  尼尔不予理会,似乎早习惯骑士长轻浮的作风。

  特兰德不甘心就这么碰一鼻子灰,又搂住尼尔的肩笑道:“那位学者真是美人,他还单身对吗?看上去那么美味,要是我也单身就好了。你紧张什么呢?为什么不把你写的那些信给他看?我还要告诉人家,你受伤后迷迷糊糊,昏睡中都在喊他的名字。我们都听到了,对不对兄弟们?你们都搬到帝都两年了,又一起同居,难道什么都没发生吗?大家都能看出谁是你的心上人,难道那个人自己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