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鬼话桑麻by宁雁奴

作者:宁雁奴 | 时间:2019-04-11 00:32:5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

  书名:与鬼话桑麻[系统]

  作者:宁雁奴

  文案:

  一朝遭雷劈,傅藏舟被劈到了古代。

  大难不死却换了个身体。

  真实的人类与虚拟的游戏角色“鬼王”相融合,“体质”便显出了几分特殊……

  非人非鬼,是人亦是鬼。

  从此眠宿棺材、坟场为家, 有魑魅居邻,与魍魉作伴。

  左捧生死簿,右持摄魂铃,定夺诸鬼不平事。

  多年之后,傅藏舟可谓“功成名就”,倏忽间想起了他最初的愿望,不过是想——

  拥有几亩土,安安静静种上一地桑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藏舟 ┃ 配角:聂桢 ┃ 其它:

  ==================

 

 

第1章 

  朗月清空,倏而炸起了数道惊雷。

  其声轰轰阗阗,撼天动地,在这孟冬之夜,尤显不同寻常。

  室中有人在说话,约是被突然响起的雷声惊到了,言语不由顿住。

  “周文曷可有异动?”

  这一声询问让说话之人立马回了神。

  “周文曷处事圆滑,吾等一直没能抓到其把柄。不过……”是几分迟疑,“其府上近日有些不宁,说是……邪祟惊扰了内帏。”

  “邪祟?”疑问的口吻似有些许意味。

  “正是。周府暗中寻了几名僧道,意欲做道场。”

  言谈不过几息功夫。

  雷声未歇。

  忽有一道身影,飘然如飞,逼近了敞开的轩窗。

  便是窘迫的嗓音响起——

  “真不好意思,我躲一下就走……”

  乌发玄袍,是一面相在十七八岁的少年。

  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衣袍乱飞,像是随时会散开一般;长发披散,天生带着卷曲,便更显得乱糟糟了。

  倒是不同于其话语之间的急切,殊丽的面容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一脸平静。

  奇怪的是,屋中二人仿佛没看到这位不速之客一般。

  说话的人还在汇报周家的事。

  “吾知道了。”坐在首位上的男人道。

  正要越过窗口的少年稍稍顿住了脚步。

  寻常时候,他从不是这般无礼之人。

  然而……

  等不及少年再犹豫,一道声势浩大的紫色雷电骤然炸在了轩窗口。

  炸得少年不能自已地闷哼了一声。

  卷曲的长发更是乱飞。

  不敢再滞留,少年果断跑进了室内。

  不可避免,完全进入了室内二人的视野内。

  但,无论是坐在首位、一看就很有威势的男人,或者站在下首、一脸恭谨的青年,无一人搭理不请自来的“客人”。

  被惊雷搅得手忙脚乱的少年一时没发觉异常,为自己的冒昧行为,嘴中频频道着歉。

  “对不……”

  因着跑得太急,差点撞上墙柱的少年,急急地刹住步子,一只手下意识地撑在了前方墙壁。

  落了个空。

  未表达完的歉意卡在了喉咙,险险稳住身形的少年,木木地盯着自己“落空”的右手。

  其面目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然则细看其双目,眼神是显而易见的迷茫——

  疑惑。

  渐变,迟疑。

  忽是一片惊色,透着惶恐与几分惧怕。

  后知后觉。

  傅藏舟这才觉得眼下的情况有些不对。

  不,是非常的,不对。

  好像在一瞬间拂去了迷雾,记忆回笼。

  他,明明是在家呀。

  正值暑假。

  就跟往常一样,一大早他吃了饭,趁着太阳不烈,坐在楼顶吹着晨风,沉迷地玩着一款今年新推出的游戏。

  然后……

  然后怎么了?

  一阵头疼。

  傅藏舟忍不住抬手揉着太阳穴。

  便又是一愣。

  扶墙时落空的手,在这时有着明显的“存在感”。

  他不由得再次盯着手看。

  虽然一直被女孩子们羡慕皮肤又白又好,但,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白到这种程度。

  苍白到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当然,作为一个向往硬汉的热血少年,傅藏舟全然不觉得肤色白到这个程度有什么“美感”。

  第一反应是:死白死白的,太吓人了。

  想到“死”这个字眼,眼神顿时又变了变。

  他……

  想起来了。

  玩游戏玩到兴头时,他好像听到了雷声。

  也想着赶紧离开楼顶的,转瞬间便是头脑一木。

  麻木又剧痛的感觉眨眼便传遍全身。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了,他被雷劈到了。

  就下意识地跑起来——居然还能跑——想要躲开雷击。

  继而,脑子像是锈钝了一般,对骤然变幻的环境全然没有反应。

  明明是白天,此刻却为深夜。

  明明人在楼顶,莫名来到了一座宅院。

  大脑放空,凭着本能行事。

  看到了灯光,慌不择路地就冲了过去。

  想到这,傅藏舟侧头看向他“越过”的窗户。

  窗户是敞开的,但显然,他没做什么翻越的动作,而是直接……

  穿墙而过。

  于是他这是,死了吗?

  还,变成了鬼?

  信息量太大,整个人木呆呆的,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直到一道声音响起:“丹婴传讯他找到一味药圣秘方,主上您的眼睛或许很快便能复明。”

  被唤“主上”的男人,浑然一副不在意的姿态,只淡淡地应了一声,遂道:“无事便退下罢。”

  下首的青年应着“是”躬身退出了厅室。

  傅藏舟醒过了神,没错过两人话语里的信息。

  思绪混乱,不知所措之下,反而干脆啥也不想了。

  看到应该是给上司汇报工作的青年离开了,他就跑到还坐在首位没有动静的男人跟前,好奇地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手。

  “你看不见吗?”

  “啊,不对……就算看得见你也看不见我吧?”

 

 

前言不搭后语。

  少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试图与男人交谈:“这是哪里?你是谁?我怎么在这儿?诶,你穿着古装呀……”

  突然想到什么,傅藏舟猛地揪了一把自己的长发,眼神呆了呆。

  少刻。

  低头,他望着自己被换的一身衣服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