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boss不要脸by东舟茶

作者:东舟茶 | 时间:2019-04-10 23:57:46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

  《鬼王boss不要脸》作者:东舟茶

  文案:

  独自修行多年的沈子音一直追寻着师父的脚步。

  师父说,除妖降魔,乃是替天行道。

  可没想到鬼域最大的boss居然被自己顺手救了。

  救了就算了,怎么还粘在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本来一路平坦的寻师之路,硬是被鬼王弄的坑坑洼洼。

  知名道长为何一夜之间债台高筑,鬼域之主又为何出此黑手?

  对此事件,吃瓜的上仙妖族表示:有的人表面上是一域之主,背地里却是个尾行痴汉。

  白玉唇角一勾,笑的云清风淡。

  各位,你们把路走窄了。

  其实这就是一个鬼王想方设法拐走小道士的故事。

  白玉(阴狠腹黑鬼王攻)×沈子音(正直炸毛道士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玉(阴狠腹黑鬼王攻)×沈子音(正直炸毛道士受) ┃ 配角:青玄,影首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天色鸦青,雨色朦胧。

  行人渐少,庆安街上的商贩纷纷收拾摊铺,带不走的便披上油布,早早回家了。

  远处一人撑着竹伞,缓缓走过。

  雨沙沙的落在伞面上。

  沈子音握着伞柄,慢慢将伞沿抬起,看了一眼乌蒙的天色。

  这会儿雨势渐大,今日怕是赶不了路了。

  他侧头看了看路边,脚步一转,进了旁边的客栈。

  楼下的大厅里坐满了人,想来大部分都是进来避雨的。

  沈子音刚刚跨过门槛,店里伙计就热情的迎了上来,伸手要去帮他将肩上的竹箱卸下。

  “客官,您几位?打尖还是住店呐?”

  沈子音肩膀一撤,让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我住店,这里可还有空房么?”

  “有的有的,我们这里有人地天三种字号的房间,可惜今日不赶巧,这天字间已经满客了,客官您看您是要人字还是地字呢”

  伙计也不在意沈子音的举动,其实出门在外的许多人,大都不会让别人触碰自己的东西。

  “人字间就行,麻烦准备些热水和饭食送上来。”沈子音收了竹伞,将水甩尽。

  今日既然赶不了路了,那还是早点吃饭休息吧。

  “好嘞,人字间客官一位!您请往楼上走。”伙计对着掌柜一喊,便带着他绕过里面的长桌长椅上楼去了。

  跟着伙计上楼后,大厅里嘈杂的声音便渐渐远去,这让沈子音感觉舒服了不少。

  修行之人本就喜欢清净,况且他今日冒雨赶路也有些疲倦了。

  “客官,这就到地方了。这是房间的钥匙,您还请收好了,热水和饭食稍后就到。”伙计帮着点亮了房间的烛灯,又放了一壶茶水后,便离开了。

  沈子音缓缓坐到桌边,环视了一圈房内。这里虽然算不上大,但是出门在外,本就应该节俭些,况且只是住一晚而已,足够了。

  他刚将一直背着的竹箱放在桌子上,就听到房门被敲了几下。

  沈子音轻皱了下眉头,起身打开了门。

  “客官,刚刚忘了问了,您是第一次来庆安城吗?”

  门外正是刚刚离开的伙计,虽然他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沈子音依然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丝不对劲儿来。

  “嗯,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您晚上睡觉的时候,要记得锁好房门和窗户,最近这里有些不太平。”伙计笑着提醒道,“其实您也不用害怕,下面都有我们守着呢,只是锁了门窗也多层保护,图个平安呐。”

  “最近是有盗贼横行吗?我好像也没有看到官府的告示啊。”沈子音回想了一下他进城以后的所见,半晌皱着眉头问道。

  “嗨,要是盗贼就好说了,我们这里呀...”说到这里,伙计像是怕谁听到一样,偷偷凑近了沈子音的耳边说道:“怕是有鬼祟作怪呢!听说前几日城外还死了一个卖货郎...”

  “哎呦!”

  还没等沈子音想明白,就看到客栈掌柜突然从楼梯拐角走出来,给了那个伙计脑袋一下。

  “让你上来提醒一句,你倒是说的没完了!”

  掌柜看着伙计捂住脑袋不再吭气后,便转头对着沈子音陪笑道:“这位客官对不住啊,柱子就是喜欢听那些老婆子的风言风语,然后再瞎说一通。我们这里要是闹出人命,那庆安官府肯定不会一点动静也没有啊!您说是这个理儿吧?”

  说到此处,他又推了柱子一把:“傻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去给客人准备饭食!”

  柱子听后,捂着脑袋赶快跑了,生怕掌柜子再给他一下。

  “没有什么事情空穴来风,若真有鬼祟在作怪,那还是尽早解决了好。”

  沈子音抬眸看向掌柜,试图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

  “嗨,客官,这每年死的人多了,那还能都是因为什么妖魔鬼怪啊,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晚上锁门窗也是为了防着宵小,毕竟出门在外最重要的不就是钱财吗?”掌柜笑眯眯的说着,但放在身侧的手指却不由得抖了下。

  “所以客官您就放心吧,晚上关好门窗,准保一觉起来什么事都没有!”

  说着话,掌柜扭头看了一眼楼梯,歉然一笑:“客官,下面的那帮小子还得我看着点,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热水和饭食我让人给催着,肯定一会儿就送来了。”

  沈子音看着掌柜匆匆离去的背影,微微眯了下眼睛。

  看来那柱子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这个掌柜为什么要说谎了。

  他轻轻将门合上,快步走到竹箱旁边,从里面取出一张符纸。

  其实要证明这里有没有鬼祟很简单,但是要确定在哪里就得费一番功夫了。

  沈子音将符纸点燃后,明亮的火焰开始不断的跳跃着向上吞噬。烧到一半时,那火焰忽然一暗,森森冷气就从他捏着符纸的指尖处缠绕了上来。

  果然是有鬼祟在此!

  他将剩下的符纸丢到了一旁的灯盏里,看着它燃尽。

  既然能要了人命,那就说明那鬼祟的道行也不浅了。

  沈子音将灰烬收拾好后,细细的回想了一遍柱子刚刚所说的话。

  他修长的指尖轻轻点了点桌面,既然那卖货郎死在城外,明日还是去看看吧,虽然鬼祟不一定在那里,但是多多少少肯定也会有一些线索。

  在沈子音沉思的时候,饭食很快被送来了,不过这一次来的人却不是柱子。

  掌柜很显然是找了个嘴严的伙计上来,任凭沈子音如何询问,他都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吗?”伙计等着沈子音沐浴完以后,利落的收拾好了房间,垂着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