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世之风南部落by十里清桦

作者:十里清桦 | 时间:2019-04-10 23:16:5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穿越异世之风南部落

  作者:十里清桦

  文案:

  秋邵一朝穿越,成了一匹狼,还是未成年的狼。哦说错了,是未成年的风狼。那不还是狼吗!

  哦!成年之后是可以化形的。还好还好!

  什么!这里只有兽人和非兽人,生孩子的是非兽人。

  还好他是穿成了兽人。谢天谢地!就算他喜欢男人,他也还是压人的那个,真是特别特别的开心。

  诶!捡到一个人类。

  自己的东西得自己收着,自己的人当然也得自己养着。

  _ _ _ _ _ _

  本文主攻。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邵(秋邵) ┃ 配角:季雨,厉落,白安,风云等 ┃ 其它:兽人,非兽人,穿越

 

 

第1章 兽人大陆

  秋邵,男,22岁,农学院即将毕业的一名学生。本来他毕业照都拍了,工作找好了,房也租好了,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他好好的走路上,结果被车撞了。然后他就穿了。

  在地上爬了一会,活动活动身体身体。别问他为什么是爬,他现在就是一只狼,除了爬还能怎么办?用两只后腿走路?不好意思,他现在还没能掌握那项技能,就连爬行都是才学会不久的。

  唉!

  看着周围奔跑玩闹的一群小狼,秋邵不由叹气。对于穿越这件事,秋邵没有什么不安恐惧的情绪,也没有什么不满,反正他在现代差不多也没有家了。但是,凡事都有但是,穿越到原始社会他忍了,穿越成一头狼什么的他忍不了。哦,成年以后了可以化形的,那就勉强接受了。

  穿过来一个多月,秋邵对自己如今的状况也有了基本的了解。

  这里是一个叫做兽人大陆的地方,至于社会进程,光看他们身上穿的兽皮制成的衣服他也知道个大概了,就跟原始社会差不多就是了。他如今所在的部落名为风南部落,据说他们最早是从南边迁徙二来,部落大概有两三百人,其中大半是风狼一族,还有少数的其他兽人。

  两三百人搁现代,一个村都不止这点人,而在凶险异常的原始社会已经可以称为一个小部落。

  继续说秋邵,他如今的身体也是一只风狼。原身也叫邵,以风为姓。跟他一样,今年也22岁,兽人寿命较长,成年期也要晚一些,所以虽然他的身体已经22了,也还只是一只半大的狼,再有三年,到25岁就可得到兽神的祝福,化形成人。

  秋邵是怎么来到这具身体里的呢?通过族人和小伙伴的只言片语,秋邵,不,风邵差不多了解了。原身的父母在他小时候便双双去世,他由族人照看长大,也幸亏这些年没发生什么天灾之类,族人的生活过的并不艰难,否则他能不能长到现在这样都是一个问题。好像有点偏题,继续说,原身比较好强,除了族人的接济外,他自己也独立,还小的时候就跟着非兽人出去采摘野果野菜,大一点了就跟着外出的兽人捕猎。那些成年的兽人也乐得教他捕猎的技巧,反正兽人幼崽成年之前都必定是要学习打猎的,不然成年之后怎么养活自己,讨媳妇,想的更多一点,将来有了幼崽责任不更重了吗。原身不过是更早了一点,也没什么奇怪的。

  就他一个未成年的兽人,跟着族中那么多强壮的兽人怎么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前提是他跟着族中的兽人外出。或许兽人也有青春期,原身的青春期到了?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跑出去捕猎,还倒霉的遇上了炎虎。要不是附近捕猎的族人刚好碰上,他的小命肯定不保,当然,原身的小命确实没保住,现在在他身体里的是秋邵。

  被救回来的风邵在床上躺了差不多有一个月才能下床。期间部落的祭祀风涂为他治伤,刚知道他是祭祀时风邵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跟他想象中的头发全白的慈祥的老爷爷形象半点不搭边。温柔的青年细心的检查他身上的伤,轻轻拨开毛发,将药涂抹在伤口上,温柔的动作让本就不甚清醒的兽人昏昏欲睡。

  等再次醒来,守在身边的是跟他差不多大的一只小狼,一见他醒来,冲着他“嗷嗷”叫了两声便跑出去了。不一会儿,那只小狼又跑回来,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青年,那人手上端着一个疑似木碗的东西。说是疑似,是因为它做工比较粗糙,样子与他见到的碗也不是完全相同。

  那人到了床边,将风邵扶起来,喂他喝了碗里的肉汤,嘱咐了好几句才走。然而他说的什么风邵完全没听懂,反应什么的更是给不出的。见风邵一脸呆滞(鬼知道他怎么看出来的),那人叹了口气便走了,那只小狼也叫了几声,不舍的跟着走了。

  过后的日子里,除了那天见到的祭祀和那个喂他东西的青年外,还有好多人来看他,同他讲话。可能是身体本来就有记忆吧,没要几天,风邵对他们说的话差不多就能听懂了,偶尔出现的少的词可能会不知道意思。

  语言问题解决,了解到的事情就多了。

  他知道了给他治伤的是部落的祭祀风涂,第一天喂他吃东西的是邻居家(说是邻居,也隔了一段距离)的非兽人阿嫲风安,守着他的小狼是他的小伙伴风云,还有邻居家的大叔风巴等等出现在他面前的人。

  对了,忘了说,他养伤期间一直住在风云家里。好不容易伤好了,他迫不及待地搬回来了自己家。他实在是听不下去风安阿嫲和风巴大叔的唠叨了,虽然他知道他们是为了他好,但任谁同样的话听一个月都会受不了的。风安阿嫲也就算了,风巴大叔你一个强壮勇猛的兽人汉子天天对着我说这不觉得违和吗?

  唉!莽撞、任性什么的他真的都知道了,保证不会了,更何况那又不是他。

  ……

  “阿邵,阿邵,阿邵!你干嘛呢?叫你好久都不答应。”

  回过神的风邵看着眼前直勾勾看着他风云,还有他左右的黑豹厉落和小老虎白安。他很无奈,犹记得刚醒来那几天,这三只就只会在他面前叫,害他一直以为自己没化形之前不能讲话,只能狼嚎了,直到这几只高兴劲过了,平静下来了,他终于从他们口中听到人话。那一刻,风邵顿时热泪盈眶,他本质里还是人啊,要他一直狼嚎,得多惨啊!这几个误导他的家伙,不揍一顿怎么行。当然,碍于他当时的武力值,那一顿揍几个小伙伴在毫无所知的情况下躲过去了。

  气没出成,风邵不太想搭理面前的三只。然而,风邵是一个成年人,他自忖比这些还是孩子的家伙多了一份气度,不会做出这种事,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有事?”今天的太阳真好。

  三人十分整齐地说,“我们去河边玩吧!去吧!去吧!”后面两句是风云一个人说的。

  风邵睁开半眯起的眼睛。什么情况?风云,你是只狼,不是狗,我要说不去的话你是不是得摇尾巴了。还有旁边两只,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偏过去的头,而且刚刚你们不是这样挨的挺近吗,他不过眨了个眼而已,这移动速度够快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