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by枭钥

作者:枭钥 | 时间:2019-04-10 22:42:03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141433k1np1v01egt7g3ev.jpg

当前被收藏数:10693 营养液数:7336 文章积分:302,534,656

  《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作者:枭钥

 

  文案:陈渊每次睁开眼就在被强行压去婚礼的路上。

  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每次结婚的对象都似乎跟他有仇?

  都说夫妻没有隔夜的仇,

  那都是恨得不够深。

  系统:请宿主满足委托人愿望——找回清白。

  陈渊:我有什么好处?

  系统:……宿主的结婚对象都是优质单品。

  所以其实这些梁子都是假的?

  但这些仇人都是真的个顶个的危险……

  那么问题来了,

  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究竟是干,还是跑?

  注:文本1v1,每个世界的受都是一个人。

  作者微博:@晋江枭钥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渊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加长宾利充当的婚车缓缓停在酒店门前。

  酷热阳光反射在玻璃窗上,照耀出过于刺眼的光斑,却依旧不能阻止周围人或明或暗投来的异样目光。

  细细喧闹微风似的拂开。

  前来赴宴的宾客把心中的好奇尽数流于表面。

  紧接着,被无数道视线注视的车身轻轻晃动一下,副驾驶的伴郎先开门走了下来。

  伴郎在来到之前就对现场的情况非常了解,所以下车后尽量对周遭愈发诡异的气氛视而不见,只径自来到后车座,然后伸手打开车门。

  这时他的脸上才露出几分尴尬,“哥,婚礼现场到了。”

  车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性轮廓隐约可见。

  而这句话落下,周围人也不约而同露出玩味的神色。

  这时纷乱噪杂的议论声不再被刻意压低,交头接耳的取笑揶揄此起彼伏,反反复复在红毯附近流连。

  “这就是陈渊?”

  “他真的是同性恋?”

  “就是他要和聂家那位新上任的总经理结婚?”

  陈渊没有太听得清旁人暗含鄙夷嘲讽的品头论足,他的思绪都被脑海中蓦然间涌进来的大量陌生信息占据,这让他略微不适地微蹙起眉。

  与此同时,一道冰冷语调的机械音响起。

  “编号018引导系统为您服务,小世界剧本已经传输完毕,请宿主查阅。宿主此次试炼需要完成的基础任务是——满足委托人心愿,使委托人找回清白。”

  尽管没有任何记忆,但陈渊莫名对发生的一切毫无惊奇。

  他垂眸,看到一双自然垂放在膝上的手。

  这双手在一秒钟之前正紧紧攥着,掌心有清晰的、指甲长时间嵌入肉里的灼痛感觉,甚至他内心仿佛还留有原主急躁而痛苦的忐忑情绪。

  然而就在陈渊拼凑着原主记忆的时候,手脚僵硬立在车门前的伴郎如芒在背,忍不住催了一遍,“哥,该下车了……”

  陈渊皱起眉抬眼看去,深如寒潭的眸子里暗含不耐。他认出说话的人是原主的表弟何明杰。

  何明杰则无端觉得背后发凉,下意识倒退一步才回过神来,“哥……?”

  但他再定睛去看,陈渊已经起身跨出车门,姿态又似乎和往常没有太大不同。

  “带路。”

  陈渊抬手系上西装纽扣,声音极尽低沉,是一种带着磁性的淡薄。

  他在红毯上站定,举手投足带着好似与生俱来的优雅贵气,即便不去看那十足英俊的脸,只那挺拔冷峻的修长身影,也顷刻间吸足了在场宾客的注意。

  尤其那双漆黑眼睛扫过众人时,淡漠眼神慑人魂魄一般的深邃。

  刚才还热闹的人群在不知不觉间变得静默。

  “哥,我们现在还不能进去,”站在一旁的何明杰没再和陈渊有任何眼神交流,他说话时转圈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才为难地继续说,“聂家那边传来的消息,要你站在酒店门口迎宾。”

  “迎宾?”陈渊眉间刻痕深了稍许,他没在剧本中找到这种细碎杂事的相关信息,“为什么。”

  何明杰嘴角一抽。

  当然是为了羞辱你啊,这还用问吗?

  可是面对着忽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表哥,他又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就干巴巴地解释:“可能是,婚礼仪式必须要走的流程吧,我也不清楚……”

  脑海中的系统没有再给出引导,看来剧情正在正确展开。

  陈渊于是微一颔首,“那就去吧。”

  何明杰亦步亦趋往前走了几秒,还是忍不住转脸看他,“哥,你还生气吗?”话落又忍不住懊恼,他深怕惹起陈渊不满,又连忙补充,“我只是觉得聂宴这样做太过分了!”

  听到这个名字,陈渊眸光微动。

  他在接收过剧本信息后,就已经全然了解了原主的处境。

  原主自小和父亲陈立海相依为命,在原主十二岁那年,陈立海看准时机,掏尽家底一头扎进了娱乐圈,并创办了一家娱乐公司,取了亡妻单名‘林’字,正式命名为林海娱乐,可见对亡妻爱意不减。

  公司成立后再过五年,陈立海亡妻的弟弟,也就是原主的小舅何原,带着十六岁的儿子何明杰投奔了过来,陈立海爱屋及乌,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很快在公司安排了职位方便何原上手。见识到林海娱乐的底蕴后,强压本性的何原渐渐忍不住动了心思,玩不转正经生意,他就开始学起上流人的做派,并且竭尽所能去讨好陈立海和原主,必要时还会不择手段,以求让二者满意,从而得到更多好处。

  几年过去,由于何原伪装良好,陈立海一直没能识破他的真面目,所以在病逝之前,才会放心让拍着胸脯保证的何原接管公司,照顾原主。

  然而自从何原接任以来,仅仅不到一年时间,林海娱乐的账目在年初就已经有了亏损,更不复陈立海在世时的霸主地位,再过两年恐怕就会宣告破产。

  这一切原主都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何明杰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这两父子迫不及待哄骗着原主答应聂宴的结婚要求,就是期望能傍上新的大树,重新过上等人的生活。可惜何明杰应该还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个聂宴,就是当年何原为了讨好原主而亲自设计封杀的当红明星。

  这次的婚礼,不过是聂宴回国后的第一次报复罢了。

  念及此,陈渊看了何明杰一眼,“你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