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尘 作者:清尊/藏影/绿绪 +番外

作者:清尊/藏影/绿绪 +番外 | 时间:2018-10-11 11:11:38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第一章  

  一滴晶莹的露珠自剔透的绿叶上滑下来,清晨的空气格外的清新,露珠在空气中闪着五彩的光。  

  一只嫩白的小手伸了出去,将晶莹的露珠接在了小掌中,露珠滑落在小手的手掌中央,小手的主人,伸出嫩红的舌头,轻轻地舔着露珠,尝着这自然的恩露。  

  一小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来人喘着气,手中拿着一件破旧的皮袱。“小祖宗,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天凉,小心冻着。”  

  小手的主人娇小的个子只及来人的肩,一张嫩白的脸上有一抹淡淡的浅笑,如晨露般纯洁。“嬷嬷,天气好,我就起来散散步。”  

  何嬷嬷将旧袄披在小人儿的身上,摸摸他的头,口中唠叨。“散步?就你这个身子骨?不要给嬷嬷生病就好!唉,可怜夫人去世得早,姑爷又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留我的小宝贝窝在这个破地方受苦受难!偏偏天公不作美,给小宝贝生了这么一副病身子。呜呜呜,夫人啊,你为何去得这么早?”  

  小人儿打了个呵欠,每日一早便听嬷嬷念上一遍,最初听了有些伤心难过,久了便没感觉了。等嬷嬷唠叨完后,他揉揉眼。“嬷嬷,我饿了。”  

  何嬷嬷赶紧自打嘴巴。“看我这记性,一唠叨起来,什么都忘了。我的小祖宗,快跟嬷嬷来,身子这么瘦弱了,可不能饿着了。”  

  被拉着走,小人儿轻轻的笑,笑得如泉水般清澈。  

  来到房里,桌上的早膳其实也就几个白馒头。由于不受重视,他和嬷嬷两个人一直过着清苦的日子。  

  虽然清苦,这样的日子出过了十个年头了,早就习惯了。  

  但嬷嬷却不这么认为。  

  拿着冷硬的白馒头,又开始念了。“那个无情无义的东西!我家小姐人一走,他倒好,马上有了新人,狠心的将自己的亲骨肉扔在这里,过着清苦的生活!这是人吃的吗?下人都吃得比这好!”  

  尽管恨得咬牙,但还是一口一口地将手中的馒头给塞进口中。  

  小人儿静静的吃,其实今天的馒头比起昨天的要好吃一些呢。  

  吃完一个之后,他拿着另一个,不急着吃,而是慢慢的撕着皮,在嘴里嚼着。清澈的大眼飘向窗外。  

  窗外是一片嫩绿。刚入春,但冬天的冷气还未退去,天淡蓝,云薄如纱,一片清明。这片天地,便是他所能拥有的。在这小小的一角,一抬头,还是能看到广阔的天空,但,天空虽广,却是可望而不可及。他永远也不能突破住了十年的小院落。  

  在母亲去世后,他的命运便注定了,注定了一生不能离开这里。  

  吃完早膳后,嬷嬷便去忙活了。虽然这院落只住了两个人,但有些事还是得做。比如洗衣,扫地,或是为小主人做几件新衣服。说是新衣服,实则不然,小主人自从被抛弃到这院落后,主屋那里从未送过什么东西来,衣服自然也没有,她没办法,只能将夫人以前的衣服做个改装,让小主人穿上。小主人是男孩子,这是毋庸质疑的,但他现在的装束,却十分的怪异。那衣服原本是女人的,修改起来也十分的麻烦,为了不突出女性化,何嬷嬷花了许多的心思。尽管如此,那衣服终是偏向了中性。所以,小主人身上的衣服,在普通人的眼中看来,是极为怪异的。但他穿了十年,也从未出去过,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何怪异之处。  

  每每想到此,何嬷嬷不禁泪流满面。  

  想当初,她就觉那姓风的男人不是个好东西,多次劝说小姐莫要迷恋上他,可小姐不知哪根筋不对劲,竟然爱上了那个姓风的!不但不在意自己比那小子年长了两岁,更不顾她的劝说,执意嫁给姓风的!那姓风的素来是来则不拒,看小姐有几姿色,便随意答应了这门亲事。等小姐嫁过来后,方知姓风的小子心根本不在她身上,小姐日日以泪洗脸,郁郁寡欢,就算怀上了小少爷,也欢喜不起来,最后难产而死!而那姓风的真不是个东西,小姐一死,他竟然拥着新人笑,把自己的亲骨肉扔在这小院落,还下令,一生不得出去!  

  她不懂,好歹怎么说,小姐与他也算是夫妻一场,他怎能如此无情无义?!  

  现在可好,小主人都十岁了,还窝在这个小地方。没有夫子,没有书本,跟着她这个只识几个大字的老婆子学了一点点。老婆子她真个后悔,年轻的时候,怎不多读些书,这样,小主人也不会落得没书可读没字可识的地步!小主人这么聪明,便被这样送掉了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