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狗加三by易人北

作者:易人北 | 时间:2019-04-11 00:40:17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132044xxdvxosc35kx3vox.jpg

当前被收藏数:68589 营养液数:294624 文章积分:3,319,543,552

    《疯狗加三》作者:易人北

 

    文案:西幻魔法背景。

    加三不信爱情,更不相信天长日久,所以他用契约绑住了自己的坐骑,并给出时限。

    陛下魔法研究出了问题(玩脱了),把自己的本体变成了怪兽,谁想一个傻逼竟然把本体强行契约当作坐骑,这还能忍?必须各种教训轮番上!

    加三:这个傻逼大帝是谁,干嘛没事就找他麻烦?而且对他的事情怎么这么清楚?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加三 ┃ 配角:雷诺斯特 

 

    作品简评:莫名奇妙走上圣骑士道路的加三契约了一匹坐骑,没想到那坐骑竟然是把自己研究成怪兽的大帝雷诺斯特。雷诺一边被加三吸引,一边又想要解除契约,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他的魔力分身雷哲给加三找了不少麻烦。而加三同样一边讨厌大帝雷哲,一边喜欢自己的坐骑雷诺。也许这更像是披着爽文皮的爱情故事?不懂爱也不信爱的陛下不断给加三找麻烦拉后腿,然后某天他突然发现,他好像给自己挖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坑,然后他还掉下去爬不上来了……也许不是爬不上来,而是不愿意?本文继续作者一惯风格,各种奇趣脑洞,语言诙谐幽默,读来爽快流畅。

 

 

第1章 

  加三脑门上贴着一块褐色的树皮,左手握着一块石头,右手握着一根粗树枝,蹲坐在自家门口,一双阴鸷的眼睛盯着村里唯一一条被夯实过的黄泥路。

  他家就在黄土路的旁边,黄土路一头通村落,一头通外面的世界。

  低矮土屋里传来生物的原始律动声,随后一声长长的尖叫响起。

  加三知道,这是完事了。

  果然,没多久一个瘦巴巴的男人提着裤子从土屋里出来,出门差点踩到加三,吓了一跳,气得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张嘴就骂:“表子养的小杂种,尽他妈碍事!滚一边去!”

  加三站起,十五岁的孩子,身高却只有一米二,还不到瘦巴巴男人的胸口。

  可瘦巴巴男人看到加三的眼睛,再看到他握在手中的粗树枝,要甩出去的巴掌硬生生忍住。

  “给钱了吗?”加三阴阴地问。

  “操!”瘦巴巴男人似乎恼怒自己弱了气势,一掌用力推开少年,走了。

  加三被推得撞到自家土墙上。

  他无所谓地活动了下背部,探头进黑漆漆的屋里,问:“那家伙给钱了吗?”

  女人疲累沙哑的声音响起,“给过了。”

  “喔。”加三缩回头,“我去转转,马上回来。”

  “你别乱跑。”屋里的女人提高声音,“你奶等会就做饭了,你要出去也等吃过再走。别半夜又饿着肚子回来。”

  “知道了,我会在吃饭前赶回来。”加三微不耐烦地回答一句,踢了踢地上的泥土。

  女人又喊:“别和人打架。”

  打个屁架,老子来之前,这小子就是被人打的货色!

  呸!加三一抹嘴,嘴里还有血沫子味。

  黄土路尽头冒出几个身影,但带头的两人畏畏缩缩,手指着加三,却不敢过来。

  加三抬头,对土路尽头的几人龇出带着血丝的牙齿。

  那几人彼此说了几句话,没过来。

  但其中一人从后面出来,扬声对加三喊:“你有种别进林子,你敢进林子一步,兄弟们一起弄死你!”

  加三勾唇一笑,左手石头,右手粗树枝,大步就向土路走。

  那几人似乎惊住,迅速鸟雀散。

  短短半个月时间,加三的疯狗之名已经传遍村落。

  半个月前,加三还只是个任人欺凌不敢还手,连骂回去都不敢的真瘪三,可当他被一帮孩子打破头,在外面躺了大半夜,被他奶奶和他妈出来找到,抬回家后,次日,加三就变了。

  那时加三身上、头上都还带着伤,稍微一用力,伤口就会崩裂,可他就拖着那副身体,手持一支被削尖的木棍,找当时打他的人报仇去了。

  当时的场景极为惨烈,如果不是大人出来阻止,加三可能真的会打死人,但那样疯狂的加三本身也不好受,很多人都以为他会死在当场。

  直到加三奶奶哭喊着找出来,硬拖着他回家,加三才最终放弃继续搏杀。

  那天,村里好几户人家都在诅咒加三,希望他赶紧死掉,还有人跑到他家门口骂街。

  加三明明都躺在床上了,竟然还能挣扎着起来,抓起石头就朝骂街人冲。

  后来还是村长出面,这事才暂时了结。

  踏着这条黄土路,走到尽头就是村落。

  这个村并不算贫穷,只看它村落里面是用碎石子铺路就知道。

  加三的家正确说来并不包含在村子范围内,而是位于村子外沿,属于外来户。

  村口有守卫,看到加三过来,虽然没有阻止,但都皱了皱眉头。

  其中一名壮年守卫警告他道:“别惹事!”

  加三理都不理他,直接穿过垭口。

  “这小子真他妈变性子了?以前多老实一孩子。”另一名守卫感叹,摇头。

  壮年守卫叹息,“村里有些人确实过了……算了,不说这些,我听说今年村里会宣布一件大事,据说是大好事,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村长和长老们的嘴都很严,想提前从他们嘴里挖出事情来,难!”

  在两名守卫低声说话的时候,加三目标明确地走向村落最西头。

  路上,几个干活回来的女人正聚在一起说话。

  看到加三过来,几个人脸上不约而同出现厌恶的神色。

  “这小子怎么又来村子里了?”其中一名姿色还不错、挎着篮子的女人说道。

  “肯定是给他那个瘫子爹拿药。这一家子都活得跟什么似的,要是我,早就一家全跳河了,活着简直丢人现眼!”

  “就是!那个表子来了以后,村里的空气都脏了,我跟村长说过多少次,让他把那家人赶走,他总是含糊。”

  “嘁!你找村长没用,有人说看到村长在晚上偷偷去找过那个表子,而且如果不是村长同意,那小杂种怎么可能进村找那位大人拿药?”

  几个女人说话很大声,除了提到村长时声音小了一点。

  加三长了一对招风耳,似乎对听力有加成,女人们的说话声他听得一字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