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by且拂

作者:且拂 | 时间:2019-04-11 00:04:32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205255rqapwphnszwnperf.jpg

当前被收藏数:19685 营养液数:2829 文章积分:208,292,272 

  《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作者:且拂

  文案:

  玉白白活了一千年,他是一只玉兔妖,生性胆小怕事,他每过十年就要换一次住处,生怕不变的容貌引起不必要的恐慌,铁打的玉兔妖,流水的邻居。

  唯一不同的一次,就是他不小心招惹了一只叛逆的小狼狗……不过三年就因为一场意外不得已死遁。

  十年后,玉白白改名换姓混进了G大,又谈了一场纯纯的恋爱。

  小狼狗却变成了大狼狗,一跃成为了G市新贵。

  临近毕业,现男友搭上了某新贵的外甥女,将“一穷二白”除了美色一无所有的玉白白甩了。

  玉白白:……

  他怒而当着狗男女的面,打通了某新贵的电话:我回来了,十年前娶我的话还算吗?

  某新贵:…………

  玉白白满意收起手机,对着狗男女笑了笑,优雅地伸出手:不巧,我是你们新上任的小舅爹,来,乖外甥女乖外甥女婿,喊声……爹就好了。

  狗男女:…………

  握着手机久久未回神的某总裁:???

  死去多年的前男友……回来了?

  避雷:生子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白白(白苻)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白苻活了一千年,他是一只兔妖,偶然一次机会,他谈了一场恋爱。恋爱只谈了一年,因为一场意外不得不死遁消失。十年后,白苻混进大学,又谈了一场恋爱。未曾想,临近毕业,现男友搭上前任的白富美外甥女,把白苻甩了。新仇旧恨,碰巧遇到前任作为本市新贵接受采访直播,他一个电话过去搅局,却也同时暴露了自己未死的秘密。

本文从十年后的一场直播为切入点,娓娓道来过往的恩怨纠葛,情节层层递进,将过去与现在结合在一起,让剧情更加饱满,人物个性更加突出。

 

 

 

第1章 

  中午十一点整,G大论坛一个帖子突然爆了。

  【惊天爆料!惊天大爆料!!!818那个出轨傍上小富婆F,脚踏两只船的渣男S!】

  天了噜!

  楼主到现在都没能缓过来!难以置信!

  有图有真相!

  渣男S竟然放着BF这种极品受不要脚踏两只船!!!

  楼主的男神啊啊啊!竟然被炮灰了!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这帖子已经发了有一个小时了,之所以现在才爆,是因为楼主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在18L放了杰宝。

  本来最后一大堂课学生们就无聊,翻手机的翻手机,打瞌睡的打瞌睡,刚开始注意到这个帖子是因为这爆炸性的标题,可内容太隐晦,愣是没解码,也就随便瞅瞅。

  【1L】渣男S?BF?boy friend?哈哈哈,既然都是攻了,可不就是男朋友咯?

  【2L】【楼主】不是!是这次主角的姓名缩写!!!悄咪咪透露一下!是我们学校颜值最最最最高的那个!

  【3L】什么啊?颜值最高?我们G大论颜值谁还比得上白美人?可怎么可能?他男票可是生生追了三年才把白美人追到手,出轨?脚踏两只船?楼主别是见不得人夫夫恩爱故意泼脏水吧?

  【4L】楼上+1

  ……

  【15L】++++10086

  大概是觉得楼主在胡说,众人只是扯皮,到了这一楼就没人回复了。

  楼主也不知做什么去了,半个小时也就多了两层。

  【16L】楼主人呢?人呢?果然是默认泼脏水咯?说好的有图有真相呢?哈哈哈

  【17L】哎哟,楼上就不要戳破人家楼主,指不定躲在哪里嘤嘤嘤哭呢哈哈哈哈哈哈

  只是这一楼笑完,楼主在半个小时后回来,在18L贴了五张照片,接下来半个小时,愣是盖了几千楼。

  这帖子瞬间火了。

  【18L】图来了!!!楼主这么正直的五好青年!怎么可能泼脏水?!楼主是为男神不值!

  [图1][图2][图3][图4][图5]

  【19L】卧槽!

  【20L】卧槽!!!

  【21L】卧槽!!!!

  【22L】我的天!这真的是孙禾源!这女的是谁啊?

  【23L】楼上保持队型!卧槽!!!

  ……

  几乎是瞬间开始盖起了高楼……

  【128L】哭……我的白苻男神啊!@白苻你家攻……呸呸呸,已经不是了,哭哭哭,男神,渣男孙禾源竟然对不起你!你快来看清楚这渣男的真面目!

  【130L】@白苻

  【131L】@白苻@白苻

  ……

  白苻是踩着十一点的点准时踏进G大的西食堂的。

  一踏进西食堂,呼吸着食堂里各种食物掺杂的香气,他觉得自己能再多活一千年。

  作为一个吃货,为了能吃到口好吃的,他四年前不惜重新弄个身份,特别臭不要脸的将年纪改成十八岁,成了一个萌新萌新的大学生,走后门进了G大。

  别人来G大这个高等学府是为了掌握一门技术,他也是为了掌握一门。

  不过,别人是学术上的,他是舌尖上的。

  他熟门熟路在一处拉了辆餐车直奔其中一个窗口,往里面一扫,顿时口齿生津,都是他爱吃的。

  白苻觉得此刻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呐喊着全部吞下去!全部!

  理智让他俊逸的一张脸上淡定自若,言简意赅:“一样,来一份。”

  站在后头的师傅瞥他一眼,像是早就习惯了,动作速度又利落地开始装盘,十二盘菜,一样样递出去。

  白苻伸出手,修长的十指与那些重口味的食物形成鲜明对比,他更像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终于将三层的餐车装得满满当当的,若不是这里是提供这种三层的,也为了怕吓到G大上到校长下到保洁的阿姨,白苻恨不得将刘师傅面前的这十几桶都一起吃了。

  最后遗憾瞥了眼,依依不舍拉着三层的餐车走了。

  这餐车是专门为那些成群结队来食堂吃饭的学子们准备的,不过白苻却是自己一个人吃。

  刚开始这个精致漂亮的后生老的时候,他们还好心提醒几句,后来等瞧见对方一个人一口不剩将十二盘菜全都干掉,他们从最开始的难以置信到惊讶,最后麻木,见怪不怪。

  将近四年,都该干嘛干嘛。

  白苻要开动的时候,他裤袋里的手机再次开始疯了一样嗡嗡嗡响了起来,随即就是各种叮叮叮的提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