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飞僵by拾77

作者:拾77 | 时间:2019-04-11 00:22:41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人造飞僵》作者:拾77

 

  文案:才见了一面的心上人死了怎么办?把他炼成飞僵就行了。心上人变成飞僵但是我死了怎么办?

你投个胎呗。

  这是一个道士为了救心上人,把他弄成飞僵的故事。

  

    【阅读指南】1、天然腹黑道士攻(李存道),傲娇洁癖飞僵受(姜白钰)。姜白钰在第九章 出场。2、关于视角问题,想来想去还是主攻好了。3、类似单元剧。

4、收藏评论走一手,一颗真心您带走!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存道,姜白钰 ┃ 配角:很多,多到写不下 ┃ 其它:

 

 

第1章 桃花村(一)

  一九九七年,丰城郊外。

  时值盛夏,山上植被长得格外茂盛。李存道跟着父亲李信道,日夜兼程,一路打鬼,已经快有三天没合眼了。收服了恶鬼,李信道选了丰城中,离日光最近的山上,借着午后骄阳,将这些恶鬼晒了个灰飞烟灭。

  山城李家,世代守正辟邪,以降妖除鬼为己任。李家人丁单薄,一代只出一个孩子,且肯定是男丁。而李家媳妇,大都是短命的,几乎都是生下孩子没几年就过世了。李存道对母亲的记忆少得可怜,连她剩下的唯一一张照片,都模糊不清了。

  满山翠色,李存道席地而坐。他一边收拾墨斗,一边想,照着这几天收鬼的架势,今晚又别想好好睡了。

  李信道坐在他两米开外,“弄好没有?”

  李信道向来严厉,血缘上两人是父子,严格来说更像师徒。李家术法,从不外传,李家每代又只得一个男丁,对于唯一的传人,李家都是铁血手段。李存道一岁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就被李信道扔进山城酆都,手持桃木剑,天眼得开,目见百鬼,以正李家传人的身份。他活到十八岁,每天日夜颠倒,白天上课睡觉,晚上跟着李信道捉鬼。更别说寒暑假了,他是一天假期都没有拥有过。虽然李信道认为没必要,李存道还是靠着睡觉的间隙,勉强考上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

  李存道说,“快好了。”他将检查好的墨线,装进墨斗里。

  李信道皱眉,“搞快。”

  “知道了,”等到要装黑墨时,才发现黑狗血没了,李存道又打开装公鸡血的竹筒,查看一番,才对李信道又说,“爸,黑狗血和公鸡血快没了……”

  黑狗血兑墨汁,是对付厉鬼和僵尸的利器。而画符,必须要用公鸡血加朱砂。

  李信道说,“赶紧收拾,前面应该有个村子。”有村子就不怕没血。

  父子两人趁着天还亮着,进了村。

  刚跨进村口,李存道就觉着不对,他对人血和邪祟格外敏感。放眼望去,视线可及之处皆是雾蒙蒙一片,隐隐碎碎,邪气聚合。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土而出。

  李存道对父亲说,“爸,这个村子有问题。”

  李信道先天灵力虽然不如李存道,但到底与鬼怪打了四十年交道,怎么会看不出有问题。他一向秉承见妖杀妖,见鬼收鬼,杀错不放过。村子里阴气浓郁不散,必定这妖物来头不小。李信道跃跃欲试,定要降了这妖物。

  他对李存道说,“走。”

  李存道只得跟上。

  沿着河往下走,没走几步,就看到河边有两个老大爷。一个正在放牛下河洗澡,一个正在看放牛大爷放牛下河洗澡。

  放牛大爷对看牛大爷说,“我们桃花村最近是咋了,都死两个人了。”

  看牛大爷点燃叶子烟,咂了一口才说,“二狗子和村头的张寡妇,都是些病痨鬼,死了也不出奇。”

  放牛大爷一想,也是。不过他又想起,“听说这两个人,死相挺惨的。”

  看牛大爷抖了抖黑烟灰,呸了一口,“病成那样了,死了还想好看喏。”

  李信道对李存道使了个眼色。

  李存道心里嘀咕,怎么又是我。他走近一些,问那个看牛大爷,“请问一下,村子附近有没有旅馆?”

  桃花村地处偏远,三面环山。这山嘛,倒是不高,海拔几百米。全村倚靠着山势落成,家家户户住的都是祖辈留下来的地方,少有外人来,别说旅馆了,连招待所都没有。

  看牛大爷上下打量着两个外来人。炎热的夏季,他们还穿着灰扑扑粗布衣服,脚上穿的还是那种手工做的布鞋,年轻小伙背上背的还是竹编的篓子。怎么也盖不住一股穷酸劲儿。

  “旅馆呢没有,”大爷随手一指,“那边呢,有间空屋子,刚死过人,有胆子就住吧。”

  等李存道和李信道走远,放牛大爷才说,“二狗子的房子,你也敢让别人住?”

  看牛大爷一脸不在乎,“二狗子死都死了,有什么不敢的。”随后,又拿出一村之长的架势,“我是村长,这种老穷酸能留他们一晚就不错了!”

  李存道到底才十八岁,他站在空房子外,有些愣神。这房子也太破了吧?墙壁是土泥巴烧好后砌成的,房顶搭的是木头,木头上盖的草稀稀拉拉,就这么个不避风雨的地方。屋内除了一张木架子床和一套正方桌椅,一个老旧柜子,啥都没有了。

  李存道想,要是今晚睡在这张床上,下雨的话,还可以顺便洗个澡。

  李信道板着脸,不辩喜怒,“存道,我睡床,你自己找地方。”

  李存道认命了。

  烂泥房子怎么弄还是烂泥房子,他只能多找一些干草,铺在地上,又在二狗子的箱子里翻出一张还算干净的床单,勉强做了个窝。

  此时,天色微暗。

  李存道跑门外去,环顾周遭,没人!他赶紧进屋,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朱笔一挥,一张黄符变画成。他偷瞄一眼李信道,发现后者正睡在二狗子的破床上,闭目养神。他胆子便大起来了。

  李存道两指持黄符,往上方一抛,口里念着,“来!”

  黄符在半空烧了起来,幽蓝的火光燃出一只猫影,随后苗小喵便半跪在地上。

  苗小喵是一只猫妖,十年前带着一群猫妖去挑了耗子精的老窝。由于她行事太不留情面,不仅大面积残害普通鼠类,还强行围剿成精的老鼠,甚至连带得罪了蛇族。加上猫族内讧,她手下的猫妖们早就对她不满了,三方人马联合反杀苗小喵。

  同族妖怪之间,有特殊标记方式。不管苗小喵逃去哪里,那群叛变的猫,都能找到她。她心一横,干脆逃去了山城。山城有李家镇守,一般妖怪都是不敢去的。果然,她逃过了妖怪的追杀。

  但是,却落在了李信道手里。

  李信道一生,最恨妖魔鬼怪。苗小喵落在他手上,本来是没有活头的。

  她能活下来,全靠着八岁的李存道求情。

  李信道烧了八道黄符,确定苗小喵没有染过人血,才勉强同意把她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