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都市传说我听过by素衣渡江

作者:素衣渡江 | 时间:2019-04-10 23:43:2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142916krcg1mgf1g44m413.jpg

当前被收藏数:14033   营养液数:4698   文章积分:207,146,256

《这个都市传说我听过》作者:素衣渡江

 

文案

——女孩坐上深夜地铁,竟发现地铁一路开向一个不存在的神秘车站。

——入住酒店时的十个禁忌,一个姑娘不信邪,自此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深夜被人跟踪,躲进公共厕所隔间,天亮时抬头,却发现有人在高处注视了她一整晚。

流传于都市的起奇奇怪怪故事,没人知道来源,也没人探究来源。

直到薛斐得到一个神秘的手机,里面有一个都市传说软件。

按照它的指示,对都市传说进行验证,或多或少,都会得到奖励。

有金钱有能力,还有额外的神秘大礼包。

他游走在都市间,进入奇谈怪闻的世界。

所谓都市传说是指在都市背景下发生的诡异猎奇故事,没人讲的清楚流传的源头……。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三教九流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斐,戚铭┃ 其它:如月车站

 

 

作品简评

薛斐得到了一个奇怪的手机,里面有一个“都市传说”软件。薛斐被各种奇特的奖励吸引,开始参与进对都市传说的真伪鉴别当中。不存在的如月站,一旦进入就无法回头;住酒店的十个禁忌,不遵守的话,会招致灾祸;庞大的互联网中,存在着许多隐藏网站,点进去立刻毁三观,还有可能引来危险……像这样林林总总,不知道起源,却流传于人和人之间的“真实”传说,开启了一幕幕冒险篇章。本文构思奇特,切入点巧妙,作为一篇轻灵异小说,与以往传统灵异小说中主角被吓被虐相反,文中的主人公薛斐冷静聪明,总能勘破真相,带领众人走出迷茫,找到真正的答案。众角色都个性十足,各有千秋,富二代、数学家、电脑高手轮番登场,人物个个都萌点十足,为充满悬疑的故事情节增添无穷趣味。

 

 

 

 

第1章 

  1992年,K7667次列车。

  这是一辆开往祖国边陲的列车,终点站在中国的最北端。

  火车沿着轨道在雪原上驰骋,车轮和铁轨间发出匀称的声响。

  在行进过程中,车身小幅的摆动着。

  所以张成从厕所出来,一不小心踉跄了下,险些跌倒。

  他赶紧扶住车壁,透过车门的玻璃看向车厢内,父亲和他的卧铺在车厢的中段。

  他今年十二岁,明年就要初中了,一个人上厕所这种事,根本不需要父亲带领,所以他没和父亲打招呼,有个尿意,就悄悄起身,到车厢衔接处的厕所内解决。

  这真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况且天已经擦亮,看得很清楚。

  车厢衔接处,凉意逼人,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秋衣,抱了抱肩膀,赶紧打开车门,走回了温暖的车厢内。

  突然,周围黑了下来,似乎进入了一个隧道。

  黑漆漆的一片,车厢内,呼噜声此起彼伏,每一个卧铺隔间,在他的角度看,都是一样的。

  为了回来的时候,方便找到自己的卧铺的位置,他临行前,特意瞅了眼自己床铺旁边,有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那里面装着半只吃剩的烤鹅和两个面包,是上车之前,特意在站台上买的。

  塑料袋十分醒目,他只要向着它走,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不是一个个卧铺检查摸索。

  可是,当他打开车门,整个人跨进车厢之后,他抬头一看,不由得呆住了。

  视线之内,像鱼塘的浮漂一样,依次排开了个五个一模一样的红色塑料袋。

  瞬间,他有点混乱。

  他走向第一个塑料袋,发现它旁边的床铺空着,而对面睡着他的父亲,灯光微弱,但能看得出来他睡得很甜。

  就在他要躺下的时候,他好奇的想,那么另外四个塑料袋旁边是什么呢?

  他便没有躺下,而是朝下一个目标走去,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他几步就走了过去。

  一模一样的塑料袋,旁边的床铺空着,对面睡着父亲。

  只是姿势不一样,刚才的父亲仰着头,而这个父亲,是侧卧着的。

  张成错愕的张大了嘴巴,怎么又有一个爸爸?

  他便向第三个红塑料走去,同样他的床铺空着,对面的父亲睡得死沉,对一切毫不知情。

  第四个、第五个……都是一样的景象,他的床铺空着,父亲在熟睡,其他的乘客,也全都是安然酣睡。

  长长的过道,只有他,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为什么有五个爸爸?他害怕了,不禁想上一次厕所,可是他不敢。

  他往回跑,想回到第一个爸爸那里,却在中途,脚下一绊,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又怕又疼,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成,你干什么?吵什么吵,赶紧睡觉!”他旁边恰好有一个父亲醒来,趴在床铺上,长臂一伸,揪住他的胳膊,将他拽到了隔间内。

  张成害怕极了,憋住了哭泣声,在父亲的呵斥内,躺回了自己床铺,用被子盖住了脸。

  无声的流着眼泪,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父亲喊他,“马上到站了,不要睡了。”

  张成坐起来,忐忑的将脑袋探到过道内,发现过道的折叠小椅上已经坐满了聊天的人,车厢内的人热火朝天的聊着天,吃着早餐,一切如常。

  “你快把外套穿好,一会记得要戴好帽子,围脖也系上,否则你妈接站看到了,又要唠叨了。”他的父亲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叮嘱。

  难道昨晚上是做梦吗?张成看着窗外移动的景物,仰头看向父亲,心里冒出一个想法。

  眼前这个爸爸,是哪一个呢?

  ——

  现在。

  薛斐有飞行恐惧症,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会选择搭乘飞机。

  而往祖国北方边陲,又没通高铁,只好搭乘普通火车。

  不过,这样的绿皮卧铺车,除了某些特殊线路,在出行选择多样化的今天,想找也困难了。

  他买的是上铺,翻个身都怕掉下来,所以天刚刚擦亮,他就下到地面,在窗户边的椅子上坐着,看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

  三天前,一个姓王的人,自称他父亲高中好友的人,联系到薛斐,说他爸有一个匣子寄存在他的保险柜里。

  而这个人最近要出国,清空国内资产,希望薛斐过来一趟,将他父亲的东西取走。

  薛斐问能不能用快递发过来,对方说他爸存匣子的时候,说是非常宝贵的东西,因此希望薛斐亲自过来一趟,避免邮寄丢失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