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汪几句 by:冰块儿

作者:冰块儿 | 时间:2019-01-21 14:29:00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少汪几句(ABO)》作者:冰块儿

  梗概:

  江湖人称“琰哥”的校霸omega蒋少琰发情期将近,本以为只能找个比他强点的alpha凑合过了,却突然冒出个学弟说喜欢他?等等,信息素那么弱也敢来泡哥?这只汪怕不是傻的吧。

  汪哲 X 蒋少琰(yan!第二声!)

  酸酸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除了ABO大框架之外其余细节都是自行设定,

  作者微博:BY冰块儿,欢迎唠嗑!

 

 

第1章 1

  T大校园里,九月初,午日正烈,空气静谧而炽热,唯有蝉鸣回荡在树林与教学楼间。

  “砰!”

  一声沉闷的巨响划破了这份宁静。

  “你他妈活腻了?”

  蒋少琰活动了一下手腕,手指骨节按得咔哒作响,又转了转脖颈,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贴着墙的男生,一双黑亮的眸子透着狠厉:

  “想死哥送你一程。”

  周围在操场上活动的学生听到这声巨响,耸然一惊,惊吓之后便凑着热闹围过来,但又不敢靠得太近,有几个认得蒋少琰的,小声在一边议论着:

  “这新生吧,蒋少琰都敢勾搭……”

  “琰哥今天又教alpha做人了。”

  “打起来打起来,我赌琰哥赢!”

  地上翻倒了个垃圾桶,铁质的表皮凹陷下去一块,显然刚经受了惨无人道的暴力对待,里面的饮料瓶、果皮、废纸等散落了一地,还有污水渗了出来,一地青黄熏味。

  那贴在墙上的男生刚才堪堪躲过飞来的垃圾桶,惊魂未定,自言自语般骂了声“操”。

  这铁皮垃圾桶少说也有三四十斤,面前模样俊俏漂亮的omega单手就砸了过来。

  这他妈什么金刚芭比?

  眼见着其他同学围在一边窃窃私语,alpha男生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搭讪不成就算了,竟然被个omega唬住了,他才刚入学,这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

  他咽了口唾沫,大声嚷道:“你这种omega有人要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还没过21岁生日的蒋少琰眯起了眼。

  一小时后,教务主任办公室。

  “蒋少琰!又是你!这才开学几天啊!”沈咏梅恨铁不成钢,“我在这学校呆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皮的omega!”

  蒋少琰咧嘴一笑:“是酷吧,沈主任。”

  “你还顶嘴!”沈咏梅头痛地扶着额头坐下,“人家家长想找你兴师问罪呢,多亏我替你挡着!”

  “一个alpha被omega打进医院,还好意思找我问罪?不嫌丢人么。”

  沈咏梅气得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是!就你出息,就你能耐!可把你厉害坏了!信不信我这就喊你爸来?”

  蒋少琰撇撇嘴:“好啦,姑妈,我的好姑妈,我保证下回一定和平解决。”

  “你每回都这么说!哪次听话了?能不能让我和你爸省点心?”

  “我也没办法。”蒋少琰原本站得还算直,这会儿又松垮了下来,斜斜地靠着办公桌,肌肉微隆的白皙手臂撑在两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谁让他们先来惹我,又菜得一比。”

  沈咏梅简直拿这个侄子没办法:“虽然主要是他们的错,但你也是该找个对象了,抑制剂顶多能抗三年,没几个月了——”

  “姑妈,我知道。”蒋少琰出声打断,“我会处理好的。”

  “你能处理好什么呀,你连个喜欢的对象都没有!”

  沈咏梅是真的担心,蒋少琰当初快到18岁发情期的时候还没有心仪的对象,他爸舍不得让他随随便便找个人度过,允许他用了抑制剂,可以暂时阻挡alpha信息素,延后发情期。

  蒋少琰注射了抑制剂之后效果是有的,可他原本脾气个性就不怎么像omega,自从有了抑制剂的保护,不再受alpha信息素影响,更是无法无天,在大学横行三年,收拾过的不怀好意来搭讪的alpha不计其数,如今许多低年级的alpha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琰哥”。

  眼看着抑制剂快失效,自家侄子的感情生活还是毫无进展,沈咏梅那叫一个愁。

  “喜欢的啊……算是有一个吧。”蒋少琰随口说。

  沈咏梅愣了:“有一个?哪个?”

  “叫邹锐,同级的,我觉得他身手挺强。”

  “你这是找对象还是找对手啊?还挺强……”

  蒋少琰抬起手表看了眼时间:“姑妈,我得回宿舍了,天气预报说一会儿要下雷阵雨,我衣服还晾在外面呢。”

  沈咏梅无奈地挥了挥手:“去吧去吧,这事我给你处理,你好好读书别再惹事了!”

  “好咧。”

  蒋少琰出了办公室一路往宿舍楼走。

  大雨前的空气总是这样闷得要命,一股子无名燥火憋在皮肤下冒不出来,感觉好像流汗了,抬手去擦却又没有,着实烦人。

  他回到自己宿舍阳台收衣服的时候,天色已经阴云笼罩,风拂面刮来的风夹杂着热度与湿度,身上憋了半天的汗突然就冒了出来,又立刻被风吹干,顿时舒爽许多。

  有几件衣服晾得高了些,蒋少琰伸长手臂去够,随即感到一阵细微的酸痛,在手臂的血液里走了个来回。

  “操。”

  他烦躁地骂了声,不得不承认,抑制剂的作用在日益消退,体内属于omega的天性在逐渐回归。

  以前这么重个垃圾桶他拎起来一点儿不费事,可今天他单手砸过去的时候,其实暗暗借了身上其他地方的力,否则根本达不到震慑人的威力。

  这还不算最糟的。

  当那个垃圾alpha故意释放信息素来搭讪他的时候,蒋少琰敏锐地察觉到了身体内的波动,不再像以往一样毫无感觉。

  心底那头沉睡许久的野兽似乎察觉了一丝味道,蠢蠢欲动,只是因为抑制剂还在有效期内,这才没被吵醒。

  还有三个月,可太他妈糟心了。

  要是再找不到情投意合的alpha,他只能在发情期到来之时被迫委身于人。他宁可被信息素折磨死,也不想跟一个不喜欢甚至陌生的人上床大战三天三夜。

  外边铅灰色的沉厚云层突然白光一亮,几秒后炸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响雷。

  憋了许久的雨点终于落下来,一开始淅淅沥沥,紧接着迅速声势壮大,变为滂沱急雨,连风都卷不走,噼里啪啦地砸在阳台的围栏上,溅出的雨珠顷刻间打湿了大片地面。

  蒋少琰衣服收得太急,一不小心,刚收起来的一件干净T恤就掉在了地上,被地上的雨水浸湿了。他抓起衣服连忙转身进了宿舍,关上阳台门,大雨瞬时被阻挡在门后。

  他心里烦得很,随手把干净的一摞衣服往床上一扔,麻利地脱了衣服进卫生间冲凉,洗掉了一身黏腻的汗,这才感觉清爽些。接着把擦头发的毛巾往肩上一搭,将换下来的脏衣服和那件湿T恤扔进了盆里,端起盆,穿着背心趿着拖鞋就走出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