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精 by:晓神惊

作者:晓神惊 | 时间:2019-01-08 16:51:06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小浪精》作者:晓神惊

  简介

  三十五岁的大龄同志光棍赵孟是和平桥西派出所的一名普通片警。

  因为未能成功出柜,只能寄望于同志社(yue)交(pao)软件帮忙解决生理问题。

  系统为他匹配到一个漂亮小青年,小青年又浪又撩,还套路频出,让人愈战愈勇。就在赵孟以为这辈子要栽在妖精手里的时候,他发现原来所谓的小浪精其实已经锲而不舍地喜欢了自己将近十年。

  十年前的故事没人知道,他们相遇过,又错过,但彼此的坚持还是将两个人带入了最终的真相中,发现这一生不过是彼此成就,谁也没曾真正错失过谁。

  纯情糙汉警察攻 X 耿直心大不知道怎么定义精英受

 

 

第一章 

  赵孟后悔了,他就不该偏要吃那一碗麻辣烫。和平桥的小吃街本来是他的地盘,一条街混了快五年,突击检查三个月就搞一次,谁成想没栽在地沟油上却栽在了川香辣椒酱上,清晨六点在刚经历过宇宙生命大和谐的床单上被肚子疼醒,成了第一个头次在约炮对象家过夜就霸着人家马桶拉屎的傻逼。

  虽然胃肠道正在经历人神交战,但赵孟对昨夜还是非常满意。他第一次尝试那个时下最新兴的软件,窝在办公室左划右划了一下午,本来也不抱什么希望,但系统却给他匹配上了一个干净漂亮的小青年。

  小青年是赵孟见过的在床上最可爱的人。声音细软,手感柔韧,动情大胆,但也会害羞,脸红的时候别有风情。头次约炮就约到个这样的,赵孟感觉自己像中了五百万大奖。

  小青年在软件里的ID叫飞白浪,头像穿一件最简单的白T恤,气质明朗得像个大学生。赵孟就喜欢这种床上床下有反差的人,他咂摸了一回小青年小猫似的撩人的叫唤声,心里给他取了个新名字,叫小浪精。

  小浪精的家很不错,连厕所也不错,贴满了渐变设计的湖蓝色马赛克墙砖。赵孟不是约炮的老手,但他作为一个三十好几的大龄光棍基本的成年人常识还是有的,软件里勾搭人,一般直接报酒店房间号码,上来就带人回自己家的真不多见,小浪精也不跟他假客气,没搞进门喝茶聊人生那一套,直奔主题搂搂抱抱就进了主卧,完事以后也不防备,窝在赵孟的怀里睡得踏踏实实。赵孟喜欢小浪精那种乖巧安静的姿态,抽事后烟的时候也没经人同意,手机偷拍了一张,这会正拿出来观瞻享受。

  他没想到厕所的门会开。清晨六点,折腾了几个小时没睡觉的小浪精顶着一头凌乱从门缝里探出一张脸来,看见的就是赵孟胡子拉碴蹲在马桶上眼神痴迷看着手机的画面。占满整个屏幕的照片正对着男人清晨昂扬勃发的关键部位,此情此景,如果是对着画面打手枪也就算了,但赵孟是在拉屎,还好死不死一夹屁股缝,扑通一声。

  小浪精没说话,赵孟想自杀。

  最后还是小浪精在他的肩膀上点了一下,又指了指马桶旁边干湿分离的淋浴房。

  “我上午八点前要赶去公司,得冲个澡,等你我怕时间不够……要不,你挪挪腿?”

  赵孟明白了,小浪精那意思是现在他也得用这间厕所,他只负责冲澡,自己可以继续。

  但这时候谁还继续得下去?!

  他怎么会想到周五晚上约个炮第二天还有人一大早要赶去上班?他怎么会想到偏偏这人还有早上出门前得冲个澡的习惯?

  但小浪精已经开始抬腿往里进,赵孟看见那一截往面前伸的小白腿,浑身一个机灵,赶紧跳芭蕾似的踮起脚尖,把瘦削的青年让进了淋浴房。

  水声响起,一玻璃门之隔,雾气里边隐约能瞥见小浪精漂亮的锁骨和背后暧昧的痕迹,赵孟偷偷地瞄着,搞不清楚为什么眼前明明这么要人疯球的尴尬气氛下小浪精看起来还是那么可爱,越看越让人喜欢。似是察觉到了赵孟的目光,洗澡的青年回过头来,赵孟做贼心虚,赶紧扭着屁股按了一下冲水按钮假装要起身。结果整间浴室共用一根进水管,赵孟屁股底下一哗啦,玻璃门里的莲蓬头就熄了火,水流突然中断,泡沫贴了一身的小浪精幽幽地,于清晨的寂静中,叹出一口气来。

  赵孟觉得自己这下彻底算完了。

  想来他的人生一直这样:十八那年报考警校,没考上。琢磨着去当兵,结果训练一年后老爹心脏病发住了院,留下马上就要中考的二妹三弟和一地农活没人打理。赵孟于是打了申请退伍回乡下帮家里照看养鸡场,养了半年鸡老爹总算康复出院,又撞上禽流感。等一家子好容易熬过去安顿好了,赵孟到省城遇到警队招聘竟然狗屎运干上个辅警,后来阴差阳错碰上个案子立了个三等功,组织给机会,他自己靠考试考上个编制。城里有个铁饭碗,家里便给张罗着说媒想在省城稳定下来找个人过日子也好延续老赵家的香火,他却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喜欢男人。

  总结下来说,回望他这三十五年半的人生,几乎总是这样,每次当他觉得事情柳暗花明会有所转机的时候,他都要紧跟着完蛋一次。这事后来他自己找天桥下算命的看过,算命的也邪门,说他命里既无福报也无业果,理当一生平安顺遂不为外力所影响,日子过成这样子没法往前世今生上找原因,硬要说就只能说是命里犯自己,自己和好日子过不去,无解。

  和平桥西派出所的马超这周末值班,近来整片辖区都比较太平,他早上绕路买了份煎饼果子晚开门一刻钟多,进了屋才发现赵孟摊着身子在警务室电脑上玩儿当空接龙,跟一夜没睡似的,蔫儿吧唧,连他打招呼也没听见。

  马超心想,孟哥心里苦哇,好家伙,人民警察,太拼了。来了和平桥西两年了,除了过年他就没见赵孟回过老家,据说家里人逼婚逼得紧,赵孟都快三十六了,女朋友连个影子都没有,自己还在外来务工小区里租房子住,两家人合用一个厕所。现在连周末时间都到所里加班,怕是压力大到只能寄情于为人民服务了。

  殊不知赵孟实际远没有他想象得那么情操高尚。他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大龄同志的世界就是这样,年轻的可以玩,他们却要面对最实际的中年危机——父母年事已高心脏脆弱,事业发展又不上不下,城里站不稳脚跟,老家抹不开人情,是万万不敢冲动驱使就轻易出柜的。这种群体,找到一个合拍的床伴有多难,上次微博里看见的那段子怎么说来着?那就是在沙漠里找自动贩卖机!

  小浪精是个多好的小青年,自己在人家家里干了那么丢人的事,早上出门前还给塞了个7-11的三明治到手里,要是赵孟不要脸,他还真想问人要个微信啥的后续再发展一下。耍朋友他是不指望了,他看得出来,小浪精长得好看,经济条件也好,自个儿配不上人家。但他身体好,火气大,伺候人的技巧还行,这点看昨晚上小浪精的反应来说赵孟还是很有信心的。这要是能彼此都看顺眼,以后打个固定炮,人间该有多少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