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契合 by:十九瑶

作者:十九瑶 | 时间:2018-12-19 20:29:23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最佳契合(ABO)》作者:十九瑶

  【文案】

  一个吃干抹净不认账的24K渣攻Alpha,一个怀着孩子被抛弃的可怜Omega,偏偏他们的信息素契合度高达100%,俗称最佳契合,在人群中只有万分之零点零二的概率。

  ——作死作大发,把老婆吓跑了怎么办?

  ——死乞白赖,跪搓衣板也要追回来。

  【标签】

  ABO;生子;破镜重圆;HE。

  【传播此txt时请保留以下文字】

  1.渣攻回头,狗血套路,191祖传配方;

  2.文案有多俗,文就有多俗;

  3.攻是真的渣,受是真的惨;

  4.雷点遍地;

  5.不适合攻控阅读;

  6.不适合受控阅读;

  7.不适合三观尚未定型的读者阅读;

  8.非狗血爱好者请及时关闭文档,少踩一趟雷,多省一份心,你好我好大家好,世界和谐又美妙。

  算

  我

  求

  你

  了

  。

  最后,九十度鞠躬以表感谢。

 

 

第一章 

  夜晚七点,邻居的劣质电视机播放着渊江新闻,音量巨大,隔着门板传进了何岸家。何岸正在厨房切土豆,打算炖一锅土豆牛腩汤暖身。他的动作很小心:微微弯着腰,弓着身体,以免隆起的小腹碰到砧板。

  切到一半时,房门突然被急切地擂响了。

  砰!砰!砰!

  铁门不断撞在松动的门框上,红色锈漆像粉末一样往下落。来者敲了没几下就失去了耐心,开始暴力拧门把。老旧的门把极不牢固,被拧得咔咔作响,像是要硬生生掰断了给拽下来。

  何岸心一慌,手一抖,削了皮的半颗土豆掉到地上,滚出了长长一段距离。

  是那个人。

  那个人今天怎么会来?明明已经突兀地消失了半年多,还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再也不会打扰自己的余生。

  何岸住的出租屋很小,所谓厨房,不过是在进门后的窄过道里堆了几样灶具。擂门声越来越响,很快就盖过了邻居喧闹的电视音量,穿透薄门板,一声声砸在何岸的后脑勺上。

  他感到头疼,条件反射地转身伸出了手。

  插销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轻轻一拉就能打开,但他的手悬在停空中,久久没敢动作,最后仍是垂落下来,覆住了小腹处的围裙布料。

  他知道那个男人进来后会对他做什么,以前他还承受得住,可是现在……

  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对方失踪前最后一次求欢碰巧在他体内栽下了种子。他无微不至地呵护着,像怀揣一樽易碎的玻璃器皿,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六个月过去,稚嫩的孩子在他腹中逐渐长大,旧围裙松松垮垮系着也遮不住那隆起的形状。

  可是一旦打开房门,他珍爱的孩子就会受到伤害。

  一定会的。

  连同他一起。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犹豫里,门外的男人已经耗尽耐心,开始拔脚踹门。牛皮底子不要命地蹬在铁板上,恨不得蹬破一个大洞。邻居被巨响打扰,相当不满地探出头来,隔着一扇防盗门高声呵斥道:“干什么,大晚上的拆迁啊?!”

  邻居也是暴烈性子,何岸生怕两人一言不合打起来,只得放那个暴躁的访客进门,同时不好意思地向邻居赔笑:“对不起,我朋友喝醉了,脑子不太清楚,脾气也冲,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啊!”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股蛮横的力道揪住了衣领。

  男人狠狠摔上房门,拽着他一路往房间拖去。地砖上漂着一片卫生间渗出的水,特别滑溜。何岸一脚没踩稳,重心失衡,整个人歪着栽了下去。男人却连看也没回头看一眼,夹住他的胳膊硬是拎了起来,凌空摔在单人床上。

  何岸猝不及防,就这么毫无支撑地仰面倒了下去,背脊重重撞上床板,将床单扯皱了大半。

  原本压在床垫下的床单边角全抽了出来,在他身下展开一条条扭曲的皱褶,仿佛一块被猛砸了一拳以致裂缝横生的玻璃。

  男人站在床尾看着何岸,眼眸昏沉,呼吸粗重,整张脸面无表情,明显不清醒。但古怪的是,他身上没有一点酒气,只有淡淡的烟草味。

  几秒过后,大概是看够了,他飞快地解开皮带、拉下拉链,双手拇指插入裤腰内侧,将西裤连同内裤一股脑儿扒了下来。

  一看到那根黑紫色的凶煞玩意儿,何岸顿时脸色苍白,手肘撑着上身拼命往后缩,扭过笨重的身体去拉床头柜抽屉,想把里头的安全套和润滑液拿出来。没等拿到,男人就粗暴地抓住脚腕将他拖了回去。

  这么一拖,床单大幅歪斜过来,一大半都垂到了地上。

  何岸慌得不行,高喊道:“飞鸾,你清醒一点,你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他挣扎着要逃下床,却被压住肩膀按了回去。男人屈膝跪在他腿间,皱着眉,用混沌不堪的眼睛打量他,半天没看出异样来,嫌弃地冷哼了一句:“老样子,丑。”

  说完托起他的屁股,掰开两条大腿,握着勃发的性具就想往里捅。

  润滑一点儿没做,就算是Omega的体质也不能在几秒内分泌出体液来,于是肉头死死卡在肛口进不去,像用暴力拧一颗生锈的螺丝,双方都痛苦万分。何岸是真疼出心理阴影了,腰脊一直紧绷着,时间一久,肚子就开始不舒服,一阵接一阵难熬地钝痛。

  男人这时候脾性暴戾,相对的,思维也非常简单。何岸与从前的无数次一样,用哄孩子似的温柔语气安慰他,说你先退出去,等我做好润滑,你就能舒舒服服地进来享受了。

  “你,快点。”

  男人暂且相信了他,撤出肉刃,手臂依然牢牢撑在床尾,一双染透情欲的眼眸死盯何岸,目光精锐得如同枪械瞄准镜,随时预备开火反扑。

  男人在床上的耐心向来短到以秒计算,何岸不敢耽误,匆匆倒了一大摊润滑液在手心,并拢手指努力往自己的后穴里插。他挺着肚子,弯腰不便,怎么也插不深,半天才送进去一段指节,勉强搅动两下,肠穴内几乎全是干的。

  比烟头还短的耐心飞速燃尽了,男人欲火焚身,抓起何岸的手覆住勃跳的阴茎,要他安抚补偿。

  何岸别无选择,只得退而求其次,分秒必争地把润滑液抹在那根粗长的物件上,尤其是尺寸吓人的头部。这东西过去让他遭了不少罪,他一看到就胆寒,恨不得整瓶倒上去。

  抹完润滑液,何岸还想再拆一只安全套给男人戴上。男人之前戴过几次,极度反感性器被硅胶薄膜包裹的隔离感,一看到包装就烦躁,扬手拍落在地,覆身压上,掰开何岸的大腿,握住自己油光发亮的肉根挺腰一送,径直插了进去。

  “啊!不行,飞鸾,你不能这样……痛……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