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太子争影帝的日子+番外 作者:叶陈年

作者:叶陈年 | 时间:2018-10-31 14:01:53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文案

前世李丛被送往敌国做质子,体弱多病、遭人白眼,为求生存,依附八王做了阶下幕僚,无奈八王起兵失败,李丛被太子一杯毒酒赐死。

今世李丛投胎为李从一,侥幸保留记忆,前世他隐于幕后,寂寥一生,今世他要站在台前,受万众瞩目。那就当演员吧。 

只是,那个人人称道的影帝,怎么那么像毒死他的太子?

主受,强强,受有自恋属姓,超级自恋,前世被环境压着今世找到自我解放天姓的那种自恋!攻是太子,攻受都是古穿今 

内容标签: 强强 娱乐圈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从一,陈岱川 ┃ 配角:邰行

第1章 从一

  南宣二十五年,八王于西直门起兵造反,被太子宣慈率兵镇压。

  八王府,独人院,背阳的独木阁。朗日高挂,阁内却是昏暗阴冷,唯有临着一扇小窗的书桌上得了一片日光。李丛正在研墨,指骨纤瘦,伶仃无力,但那墨磨得却是细腻均匀。忽而,他听到院外刀兵四起,脚步凌乱,女仆男丁皆是哭哭泣泣。

  李丛叹息,败了,终究是败了。他本劝过八王为时还尚早,须待隐忍,但老皇帝垂危,八王等不及了。

  李丛放下墨锭,无心写字,坐在木椅上,脸庞便离那片日光更远了。

  半盏茶时间后,阁门被粗暴踢开,两队侍卫鱼贯而入,当头一人左手握住腰间刀,右手拖着酒盘,这人乃是太子面前第一红人一品带刀侍卫高璋。

  高璋走近李丛,将酒盘送至书桌上,瞥见那一汪研好的墨,说道:“李世子好雅兴,恰好太子有酒相贺,岂不美哉?太子忙于家事,不能来为世子践行,托我说声,李世子好走!”

  李丛看那只盛酒的三足青铜爵,居然还是待贵客的礼仪规格,也算是体面。

  “多谢太子成全。”李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璋亲眼看着李丛喝下毒酒,一挥手,和侍卫们都退到阁外。

  李丛低低地笑,面色是常年不见光的苍白。乍看这独木阁,昏昏天与地,寥寥他一人,怕是他死了,也无人为他撰写诔文悼词吧。

  李丛舍不得那墨,提笔重碾,铺张宣纸,挥毫。

  “生得潢胄身,却是下贱命。笑看零丁二十载,俱是浮萍俱是尘。与人无尤,与天有恨!”

  下笔太过,一滴墨湿透了纸。

  李丛惨笑,扔了笔,又将那未写完的字捏成团砸了,有何可写!他这一生,幼时苦,流亡苦,寄人篱下苦,委求了个住地,囿于此,独人院独木阁,终落得个万事皆休!又何必留下凄凉苦事,供人消遣谈笑。罢了,来也孑然,去也一人,万事皆休!

  李丛仰头,肺腑如火燎,气息殆尽,剩下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色,去了。

  有一人俊眉星目,身姿秀拔,大步跨进八王府邸。

  高璋忙迎上去,禀报:“太子殿下,全府男女皆收押,八王妃上吊自缢,李丛也被微臣送了一杯毒酒。”

  太子一怔,怒道:“谁允你擅作主张?”

  高璋跪下,凛然抱拳道:“微臣知太子怜惜李丛高才,有心收拢,但李丛是敌国世子,狼子野心,怎肯安心为太子所用?若不是李丛,八王又何来底气造反,此人不除,朝堂难安!”

  太子一身怒气,但高璋向来忠义,太子还是一挥袖,算过了此事。

  太子走进独木阁楼,微一皱眉,如此氵朝湿阴暗的地方如何住人?他看见李丛仰面坐在木椅上,脸色铁青,已然没了气息,只得叹一声可惜。正欲走,忽见到墙角一团白色,捻起一看,是团废纸。

  “与人无尤,与天有恨。”太子念着,摇头,出了独木阁,吩咐道——

  “厚葬。”

  李从一自梦里醒来,低矮狭窄的出租屋里正透着清晨的日光,好歹明亮了几分。对面楼的老大爷咿咿呀呀唱着京剧,楼下的七岁小女孩在学小提琴,一声声逼人泪下。据说楼下那家人本来可以住在对面那中档小区,为了让女儿学个才艺,节衣缩食搬到了这个历史“悠久”、价格实惠的老区,美其名曰培养古典气质。

  李从一爬起来,从桌脚床脚的缝隙中,连跳两下到了仅供人转身的卫生间,洗漱好后,拿了袋打折促销即将过期的牛奶咬着,坐在床沿打开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