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于九天番外 夜宫 作者:风弄

作者:风弄 | 时间:2018-09-19 10:38:58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夜色沉重。

    群星仿佛在寂渺中失去踪迹,只余一轮明月高挂夜空,淡淡光华,孤傲映照离国王宫肃穆宁静的飞檐。

    处理一天政务后,已经入寝的若言若有所感,猛然睁开眼睛。

    他听到了殿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布鞋底踩上地面的声音非常轻,非听觉格外敏捷之人不能察觉,但若言却听出了这脚步的急促和兴奋。

    若言从床上一下坐起,隔着垂帘沉声问,「有什么重要消息?」

    「大王,」赶来的侍卫跪在床前,气喘吁吁道,「禀报大王,西雷鸣王如大王所料,领了几百人马潜入都城外郊。我方大军成功埋伏,短暂交战后,鸣王被我方生擒。」

    若言如剑般斜飞入鬓的眉角猛地一抽,声音压得更沉,「你把刚刚最后一句,再给本王说一次。」心脏剧跳起来。

    「大王,千真万确,西雷鸣王已被我方生擒!」

    愕然之后,不敢相信的惊喜泛上心头。

    鸣王,竟然真的抓到了。

    「鸣王现在人在哪里?」

    「禀大王,俘虏已经押到殿外,等待大王发落。」

    「立即把鸣王带进来。」若言毫不犹豫地下令。

    「是!」

    把犯人从殿外带进来,不过片刻的事,若言心里焦灼太甚,竟觉得时间奇长,好不容易听见门轴咯地轻轻发出一声,若言再也忍不住,一手掀开垂帘,下床大步迎过去。

    「大王,西雷鸣王带到。」

    

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出现在眼前,看见梦中人的身影,若言簌然止住脚步,静静凝视一步外的凤鸣,好一会,唇角才逸出一丝复杂笑意,「鸣王终于再次踏足离国王宫,我这个做主人的,真是说不出的欣喜。」

    凤鸣双手被捆,经过一番血战,身上的盔甲战袍染满血污。被离国侍卫硬按在地上跪下,一边挣扎,一边不甘心地抬头,「这地方,我一点也不想来!」

    忽然看见若言的手掌正向自己伸来,眼睛瞪得更大,骇然道,「别碰我!」

    若言哪里理会他的抗议,手掌抚到凤鸣脸颊,触感光滑莹润,和回忆中的一样动人,几年过去了,那令人陶醉的感觉竟无一丝改变。

    「想当初鸣王夜夜睡在本王怀里,不知有多亲昵,今天居然怕被我碰?呵。」拧住下巴,往上一挑,凤鸣被迫仰起的俊脸,出现在视线之下。

    几年不见,凤鸣模样更加出挑,五官清晰精致,眉目处透出一股俊逸英气,眼神却仍保留着从前的澄清透亮,此刻,黑溜溜的大眼睛又恨又怕地瞪着若言,让若言愈加心动。

    几年来累积压抑的渴望,顷刻化作野火,烧出漫天狂欲。

    「你们出去。」若言遣退侍卫们。

    众人遵命退出。

    咿呀,殿门关闭的声音在夜的寂静中格外令人神经紧张。

    

凤鸣一颗心悬起来,看看左右,已经再没有旁人,自己和若言在烛光摇曳的寝宫独处,十步之外,就是重重垂幔随风轻扬,随时可供若言安寝和做其他事的御床,立即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

    「若言,你想怎样?」

    黑影仿佛恶魔一样,一步步逼过来。

    双手被绑在后背的凤鸣,只能一步步后退。

    脊背忽然碰上紧紧关闭的大门,再无退路。

    若言玩味地笑着,缓缓欺前,直到把凤鸣夹在大门和自己的身体之间,低头看着凤鸣惧怒交加的俊脸,「本王要怎样,鸣王心里不清楚吗?」

    凤鸣不肯和他对视,不屑地低下头,狠狠咬住下唇。

    他唇形极美,这样用力去咬,连若言也觉得心疼,两指压在他牙关处,恰到好处地一卡,迫使凤鸣吃疼地松开下唇。

    「若言,你好歹也是个大王,这样……这样……」后面的几个字似乎不好意思说出口,凤鸣含糊跳过,愤愤道,「我绝对不会服气!」

    

若言失笑,「上次鸣王落入我手,本王一直对鸣王不错,也没有强迫鸣王,结果又怎样呢?只换来鸣王毫不留情的背叛,阿曼江大战,尽毁我大船兵士,本王还在乱军中被你的容恬射了一箭,差点永远不能醒来。可见我若言就算再温柔有礼,对鸣王来说也没什么区别。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