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难离+番外 作者:那山那水

作者:那山那水 | 时间:2018-10-03 13:14:22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恨难离》(上)BY 那山那水 

[

 1)楔子 

 夜凉如水,轻风拂过送来阵阵花香,静谧夜色中,一人正独立窗旁,遥望星空,月光洒在他英挺不凡的脸上,长发轻轻垂在他的肩上显得他那样超脱淡然,他头上的紫金王冠和身上的祥龙瑞凤蟒袍更彰显着他威严的气度和王者的风范。

 帝王身处的皇宫虽然雕廊画柱,紫纱红毡,金碧辉煌,但此刻的他却显得和那奢华显赫的厅堂格格不入,一向指点江山,处变不惊的人此刻的神情却显得那样寞落哀伤,那傲然挺立的身影显得那样孤独无助。

 风吹过窗棂,他微微侧身,露出他那高高隆起的腹部,微微蹙眉,额上渗出的汗水说明他此刻正忍受着身体的不适。似乎是强忍过一波阵痛后,便温柔的抬起他那执掌乾坤的手轻轻安抚着腹部的悸动,一下下,轻轻地抚摸着,似乎在摸着一个无价的珍宝。

 腹部的悸动慢慢减缓,帝王长舒口气,喃喃自语道:“无尘,我们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他很顽皮啊,经常会跟我闹一闹,他一点也不像你那淡然如水的性格。无尘你到底在哪啊?你若知道我已经怀有身孕你是喜是悲呢?一直口口声声要置你于死地的人竟然会为你授孕生子,你会很惊讶吧?你若看到我这样大腹便便,威风尽失的样子,你还会喜欢我吗?你希望咱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啊!”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淡淡的回答着,帝王本是自言自语的问话突然得到了回答,一时间被错愕,兴奋,激动的心情沾满,猛然回头,看见朝思暮想的人就笑着站在眼前,那一袭白衣衬托着他的飘逸和空灵,那张沉鱼落雁的倾城容颜正绽开如花笑颜,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已包含话语万千。

 一时间,帝王分不清是梦是幻,呆呆地举足不前,直道那人将手轻轻的覆在他轻抚胎动的手上,轻轻唤道“御天,我回来了!”他才猛然惊觉,此生以为永不相见的人就在眼前,此后爱恨情仇将永世相缠!

2)前尘往事(上)

 司马无尘望着独孤御天睡梦中的容颜,这个一向狂傲霸道,睿智果敢的帝王,此刻如孩子般偎依在自己的身旁。抬手轻抚在那高高隆起的腹部,那是他们孩子安睡的地方。心中充满了辛慰和感激,有谁会想到那一向高高在在的九五之尊,会甘心为了自己怀孕生子呢!有谁会想到当年的战场死敌会成为难舍的爱侣呢?

 本以为自己是这灵雅帝国的匆匆过客,本以为灵魂穿越是老天的另一种惩罚,可谁想竟是恩赐。有多久不曾提起穿越前的事了?那似乎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了,但不提起却不意味着忘记,那是心中永恒的痛啊,上一世他叫胡文韬。

 

 记忆回到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那是他的二十八岁生日,他领到他全年的花红,心情异常愉悦和轻松,他一向都是个勤俭努力的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对他的神情就越发的疏离,偶尔在父亲望着他的眼神中还有着一丝复杂的憎恶,而母亲的眼神中也不是慈母的怜惜,而是很复杂的无奈。

 他曾为这样的眼神哀伤过,曾为这样冰冷的态度哭泣过,但一次次受伤后他就一次次安慰自己,也许父母只是不善于表达,也许父母只是爱他的方式有些特别,毕竟相较于孤儿来讲,自己父母双全,此生已是万幸了。

 

 他觉得只要他够优秀,只要他能为父母提供优渥的生活环境,父母就会以他为傲,就会更加关爱他。为此,他报考最顶尖的大学,学习最王牌的专业,二十四岁便海外学成归来,仅仅三年时间就成为公司的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为父母买了豪宅,购了洋车,让父母过上奢华的生活,难道他的努力还不够吗?

 为什么父母对他的态度还是冷冷的,淡淡的,今天就是他的二十八岁生日,他决定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跟父母好好谈谈,也许真的是自己会错意了,他不希望父母被自己误解。拎着生日蛋糕,心情愉悦的走到家门口,轻轻地走进去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但父母的对话却让他如泥塑般一动不动。

3)前尘往事(下)

 只听他母亲说:“今天是儿子生日,你好歹也做做样子啊,儿子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别看报纸了,跟我一起去烧菜吧!”

父亲冷哼一声道:“他是谁的儿子你心里最清楚。”

母亲脸色一变,闷声道:“形胡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