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你Y贵姓!by来瓶绿茶

作者:来瓶绿茶 | 时间:2019-04-10 22:03:07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BOSS,你Y贵姓!》作者:来瓶绿茶

  文案:攻重生,受穿越。攻惨,受只在攻手里惨,所以受从头到尾都在嫌弃攻。

  攻不是好人,受也不算好人。

  无虐,HE。

  顺序:练气-筑基-开光-胎息-灵寂-金丹(一劫)-元婴-出窍-分神(二劫)-合体-渡劫-大乘-化神(三劫或称九天雷劫)-仙君(道君)-仙尊-仙帝-九玄圣尊

  准修真文每一阶段还要分前中后三期,不管写着还是读着都太伤神,我决定不分前中后,就按这个大概的顺序,一路升级打怪。

  魔修:练气-筑基-开光-胎息-灵寂-金丹(初劫)-元婴(一劫)-渡劫(二劫)-大乘(三劫)-化神(四劫)-魔君-魔尊-魔帝-无量魔神

  魔修走的捷径所以设定境界短,受劫多。

  生而为魔:杂魔、魔众-魔君-魔尊-魔帝-无量魔神

  生而为魔,捷径。

  “张云锦,你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是,主人”你妈贵姓?

  “张云锦,你去给我找个女人来?”

  “是,主人”有钱就是爷,有奶就是娘。

  文已完结,写完才开,有保障不太监。

  对了第一人称,不喜误入。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天行X张云锦 ┃ 配角:云峥,张老爹 ┃ 其它:

 

 

第1章 

  缓缓挪动身体,三日前与妖兽的争斗,被重创元神,原本都修成了金丹后期修为,如今硬生生降为筑基,白袍早已沾满血迹,污浊不堪,通灵符发出去已有三日,若是师门派人来寻,定会寻到才是。

  当日与众师兄弟一同接受师门任务,可如今伤的伤灭的灭,眼睁睁的看着平日一同修炼的师弟被那妖兽活活撕裂,元神俱灭,心痛不已。就是自己这清灵峰首席大弟子也被重创,朝不保夕,自己还是太小瞧了这上古九吞兽,含住最后一颗保元丹,若再不能修补破碎的元神怕自己是撑不到师门寻来的时候。

  吞了保元丹,盘腿而坐,掐住双指,放置两侧,想探探元神如今怎样,片刻后睁开眼,一抹苦笑荡漾在唇边,不靠别人救治,我就是等死。

  其实刚来的时候,我还庆幸这副身体与旁人与众不同,天赋不错,在这修真界可谓是中上的天赋了,修炼便不像旁人诸多障碍,一切都能循循渐进,二十岁就已是金丹后期,但对比家族内的人才已经算落后很多了,在内族自己这种是不值一提的人物。

  我爹是个丹师,在族里还算是小有名气,我爷爷当年也是族里负责炼丹的,家族家大业大,我从小修炼,元石、丹药从不用担心,只是我娘是谁,从小没见过,我爹说他和我娘是家族联谊,是一个小户碧玉。我爹对我很好,对我这个唯一的儿子相当关爱,我可谓过的比较滋润。

  族里天才有两个,一男一女。

  一个是本家重点培养的少爷,张航君,刚满十八便是元婴修为,拥有雷灵根的变异体,年少有为。当初听到这个人,我就觉得可怕,敢不敢再变态一点,要是修炼出来,怕是封神的人物,对于他家族自然是全力培养。

  还有一位旁系的小姐,不过十六岁,便已是艳压群芳天下闻名的美人,我在本家见过一次,巴掌大的小脸,肤白胜雪,双瞳如剪剪秋水,看似弱柳扶风,实则身怀单木极品灵根,这“奶妈”简直就是那种修仙男主的标配。

  我们张氏乃四大修真家族之一,族长张清宴,雷系修者,已到渡劫,现在不过三十来岁上面那雷系天才就是他的儿子,那木系极品奶妈是他亲侄女。

  所以说跟谁扯上关系,都不要和这些天才扯上关系,不论是家族内部还是外面几个家族传闻的那些天才,我都很少接触,我的原则就是枪打出头鸟,不做小炮灰。

  清灵峰主修剑道,毕竟当初是看中这个帅,几把剑飞出去不砸死你也吓死你!我七岁和同族部分孩子一同被选进玄阳宗。

  这里的大宗派有四个,天地玄黄。

  排名越靠前就牛逼,所以说家族里那两天才自然是进天玄宗,再次一点的就进入地玄,到自己这种中等资历的子弟,基本都进入玄阳宗,最后才是黄阳宗,那个地方我没去过,但好歹也是四大宗派之一,散修较为青睐黄阳宗。

  何为散修?就是一没钱二没权三没背景四没人,黄阳宗虽然排名最后,但它有一个特权,就是在黄阳宗内极具天赋的人,由黄阳宗宗主亲自推荐,根据那人本身的天赋进入天玄、地玄,任选其一继续深造。

  记得之前黄阳宗送了一个天才进入地玄,这天才是风水系双灵根,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现在已是宗派内叱咤风云的人物。当然这些跟我没有关系,对这种人避之不及,按一般起点类小说的套路,这种人不是男主就是最佳男反,以后必定都是小弟成群。

  手里打了一个结印按在眉心,好不容易把筑基提回到辟谷水平,感觉身体已经轻松了不少,当然是我心理作用。

  我师父法号天一道人,乃玄阳宗清灵峰峰主,他和我性格有点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自己身,关键他脸长得帅。

  当年我上山,玄阳宗五峰主,就他长得最帅,使剑使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所以我当场决定要学剑,就跟着他,想来以后我帅气的英姿在别人眼里一定也是他那样。我虽然不是英俊潇洒但也算风度翩翩、气质温润,日后找到一个极美的道侣不是不可能,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传说中每本书都有那么几个前期特别叼的大师兄,比如我,我就是那所谓的剑道大师兄。四平八稳,脾气温和。当然我其实脾气暴躁,别人看不到而已,为什么了?因为我是火系灵根。

  想当初我觉得特别坑爹呀,我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团面瘫大冰山,可怎么会是火系?不是风系或者水系我都觉得不科学!不过我爹是火系,所以我不想多说,多说无益。

  扶着石头摇摇晃晃起身,之前筑基不敢出去,现在提升到辟谷我想有必要出去看看情况,一路小心翼翼往山下走,居然有一个小镇,只要有人的地方必定可以和师门联系上。

  师父接到我的消息非常担心,已经在来的路上,这一次玄阳宗做了充分准备,到了现场我才觉得不对劲,这只上古九吞兽,第一眼看着并没有那么难打,但是它后来突然爆发,释放出的魔压惊人,起码和魔尊一个级别,想来身上定有伪装。

  同去的师兄弟,不是伤就是死,我和几个师弟拼死护着那些师弟、师妹让她们先跑,只是我自己逃命的时候重伤滞留在此处。

  找了一家小客栈休息,等着师父来接我。坐在客栈大厅里等小二收拾好房间叫我。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修士,突然想起来最近似乎有个套膜大会,哦不是,是讨魔大会。

  这些年魔族进犯频繁,所以天玄牵头,联合四大宗派加上四大家族以及仙盟召开了一个讨魔大会,时间就是这几天。找小二打听身处位置,没想到我这一逃居然逃到了天玄宗的地盘,难怪这种小镇子有如此多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