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崽星球农场by软檬

作者:软檬 | 时间:2019-04-10 21:51:25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1803308l9hy9imqslvys6a.jpg

当前被收藏数:11228 营养液数:5179 文章积分:135,725,440

  《崽崽星球农场[重生]》作者:软檬

 

  文案:一夜之间,关昱重生到了星际时代,欠下巨额负债后和两岁的儿子糖糖到贫瘠星球上劳动赚钱。

  星际时代的植物难以成活,种田只会债上加债。但关昱偶然间获得了一本植物图鉴,在所有人的质疑下选择了种田。没想到他种的植物不仅活了,还成了精有了意识毛病要求一大堆:

  见不得镜子一看就想挤黑头的草莓妹妹;认为土豆是个傻子,坚持不和他一块田里生长的紫甘蓝学霸;觉得摇滚就是养分,生长也要听歌的rocker花椰菜小哥。

  很快,“崽崽星球农场”的蔬菜水果进驻了各大线上、线下商店,长期食用营养液的星际人民疯狂了,开始争相采购;连帝国将军唐劭安也成了忠实粉丝,亲自下令要求帝国军方采购农场的蔬菜水果。

  【全宇宙仅此一家的崽崽星球农场,即日起正式营业!】

 

  1、为崽买买买·帅气果决受vs老婆儿子大过天·帝国将军攻

  2、星际背景全架空,关键内容:【星际、种田、植物成精、养娃、甜文、HE】

 

  内容标签: 生子 种田文 重生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昱 ┃ 配角:糖糖,唐劭安 ┃ 其它:

 

 

第1章 重生星际

  酒红色的天空中挂着一轮蓝日,一辆前盖印有金色徽章的中型悬浮警车从一片浓绿森林上方驶来,缓缓降落在一栋五层红顶灰墙大别墅前的巨大空地上。

  这一切在关昱曾经所在的21世纪地球上,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关昱透过二楼卧室的窗户望着从警车上下来的两名警官,捏了捏出汗的手心,低头对腿边的小男孩说:“糖糖,咱们要走了。”

  今天是他带着糖糖在关家的最后一天,之后会发生什么他没有一丝头绪。

  糖糖一头柔软金发,两只琉璃珠般的眼睛一蓝一绿,皮肤特别白皙粉嫩,精致得像个洋娃娃一样。闻言他的眼眶里立刻盈上了泪花,抱住了关昱的小腿:“爸爸,我们可以不去那里吗?我、我害怕。”

  感受到腿上那个软绵绵的小身子,关昱立刻僵住了,生怕不小心碰到他害他跌倒。

  关昱慢慢蹲下身将小宝贝揽进了怀里,亲了一口他的脸蛋,低笑道:“有爸爸在,糖糖不用怕。如果不和我走,你想留下来和伯爷爷、叔爷爷他们一起生活吗?”

  小洋娃娃小脸一皱,立刻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奶声奶气地答道:“不要,我要和爸爸在一起。”

  关昱被这句“爸爸”喊得心中一片柔软,坚定了要带着这个孩子离开的决心,将忐忑不安暂且放下,抱着糖糖站了起来。

  房门“叩叩”响了两下,门外传来了家用机器人机械的声音:“少爷,大老爷让您赶紧带着行李下去,不要耽误了两位警官的时间。”

  不要耽误警官的时间?关昱挑了挑眉,嘴角嘲讽地一勾:大老爷实际上是怕夜长梦多吧。

  他没有和人型家用机器人多废话,出门吩咐它提好两个大行李箱后,便抱着糖糖朝电梯走去。

  家用机器人一手一个行李箱紧紧跟在关昱身后,走廊尽头还有两名机器人正在打扫地板。关昱左手墙壁上方的画框里是一副电子水墨画,画里的鱼虾们被吓得迅速躲远了。

  熟悉了三天,关昱依旧觉得这一切很新奇。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会遇到这种事——

  三天前他的魂魄重生了,重生到了未来星际时代的一个人身上。

  原主25岁,和关昱同名同姓长得也一模一样,是关家二房的独子,父母均已过世。原主继承了父亲的银河牌营养液代理业务,并且未婚先孕生下了一个两岁的儿子糖糖。

  智脑里的各种信息接踵而来,关昱受到了巨大冲击:古地球无法生存后全人类的宇宙大迁徙,熟悉的蔬果鱼肉成了有钱人才能吃到的高价奢侈品,男男、女女可以直接生孩子,星际法律更加严格完善了……

  很快,关昱便从智脑里的一封执行通知书中得知原主欠了6000万星币。用他继承死去父母的3170万遗产偿还了一部分,目前还有2830万星币没还。

  关昱不仅要替原主承担债务,还要接受接踵而来的法律处罚——去星系边缘的德鲁星球上劳动还债。

  6000万星币的庞大债务,是原主未能按照一份营养液销售合同的要求及时交货所需付的违约金。

  21世纪的关昱5岁出道,在娱乐圈闯荡了三十年,曾经签过的合同少说也有几千份。将智脑里储存的信息浏览过一遍后,他发现表面上合同并无破绽,但合同的交货时间和违约金都异常严苛,被宇宙海盗打劫了营养液运输舰而导致违约的突发事故也是疑点重重,像是有人故意设计的。

  关昱怀疑的首要对象,就是原主的大伯关鸿波和小叔关楷瑞。

  他从收集的信息中发现,这两人同样是银河公司的营养液代理商,和原主有利益纠葛,并且在原主违约欠债后积极帮忙联系出手遗产中的房子、股票等;从原主儿子糖糖的反应来看,他们和原主的关系也并不融洽。

  他们很有可能觊觎原主继承的高额遗产,并为原主设计了圈套。

  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关昱没有接收到原主的记忆,也没能在智脑里找到其他线索。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短短三日后,关昱也没能从叔伯两人的言行中发现什么破绽。

  “叮!”的一声,银白色的电梯门缓缓打开了。关昱收回思绪,尚未踏出电梯,便听见了大伯关鸿波的大嗓门:

  “哈哈哈这20万星币一斤的红茶喝起来就是不一样吧?……来了来了!”

  怀中的糖糖听见声音便将关昱的外套抓得紧紧的,小脸也埋进了爸爸的怀中。关昱轻轻顺着糖糖的后背安抚他,走进了客厅。

  客厅有两百平米大,是大伯关鸿波喜欢的古地球中式装修风格,摆放着他特地定制的红木屏风、木柜、雕花沙发等家具。

  雕花沙发上坐了四个人,黑胖的关鸿波、干瘦的小叔关楷瑞,还有两名警官。四人面前的红木桌上摆着茶壶、茶杯,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茶香。

  两名警官远远瞧见走过来的关昱正欲起身,被关鸿波拦住了。他将两个紫砂茶杯放在了两名警官前的桌面上,脸上的肉因为笑容挤成一团:“两位警官再喝一杯,今天真的是辛苦你们了!”

  关昱走近了,他一身暗灰色暗纹西装,脚上的布洛克雕花皮鞋一尘不染,怀中的孩子也戴着领结穿着缩小版的西装套装,一大一小看起来都气度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