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开!不要来攻略我!byduoduo

作者:duoduo | 时间:2019-04-10 21:21:33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00020236lrfubl9lyzbbru.jpg

当前被收藏数:15681 营养液数:9093 文章积分:376,868,768

  《走开!不要来攻略我!》作者:duoduo

  文案:

  云生云灭,云起云寂。

  云寂觉得自己一定是取错了名字,才会被毁了容貌关在方寸之地,无声无息的过了一辈子。

  可就算与世隔绝,也依然没能躲过被利用、背叛、杀人灭口的狗血命运。

  老天给机会重来一次,云寂变云起,不求风生水起,只求逍遥自在。

  可谁能想到,原来老天爷的机会不是给他一个人的,前世那对将他利用的淋漓尽致,还要兔死狗烹的一对儿,竟然也来了。

  云起撑着头,看他们上蹿下跳、焦头烂额,好不快活。

  加油加油,不就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得偿所愿,刚准备享受胜利的果实就被他轰上天吗?

  没关系,大不了重来一次嘛!

  看好你们哦!

  提示,只爱萌爽的亲,请跳转第八章 。

  本文又名——《不要来攻略我!》

  新文求收藏

  内容标签: 重生 打脸 爽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起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做了一辈子笼中鸟,又被人一杯毒酒害死的云起重生了。认一个护短的师傅,学一手无双的相术,练一身厉害的武功,再加上一堆自动靠过来求着他抱的大腿。云起翘着腿儿,嗑着瓜子,看着前世的仇人不停的作死。本文语言细腻、感情生动,主角身世堪怜,却从不自怨自艾,坚强懂事,一路走来,令人喜爱又心疼。前世的恩怨纠缠,今生的情感纠葛,主角的身世之谜,一点一滴,娓娓道来。文中的一众小和尚大和尚更是思想超脱、行为有趣,萌点满满,实打实的“吉祥物”。

  =====================

 

 

第1章 

  天很蓝,风很清,云寂很生气!

  同样是投胎转世,当然应该一视同仁,大家一起洗白白了重新开始才对,凭什么单单在他身上偷工减料,省那么一碗孟婆汤?

  若说人生就像画画儿,人家都是一人一张白纸,想怎么画怎么画,偏偏就给他一张上辈子涂抹的乌漆嘛黑的烂草纸,这叫什么事儿?

  合着上辈子的污点还得留到这辈子?

  他承认自己上辈子是活的有点稀里糊涂,可是就算让他记着那些糟心事儿又有什么用?他还能再从娘胎里钻回去,找那对夫妻问个一清二楚不成?

  那可也太高估他云寂了。

  想当初那个叫顾瑶琴的女人给他灌下毒酒时,曾罗里吧嗦说了一堆的话,什么历史啊,文明啊,穿越啊,让他简直怀疑自己二十年的书是不是都白念了,怎么连大白话都听不懂了,最后还又捅破那件对他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的事。

  对着一个将死的人唠唠叨叨,约莫是想看看他怨毒悔恨的模样,听他目眦欲裂的问一句“为什么”,或看似恶毒实则绝望的诅咒一番——可他实在没那个闲心,只说了一句“你好吵”就闭上了眼睛。

  他对这些事,好奇心向来不强,连那个时候都懒得追根究底,何况现在?当然,这并不表示他豁达到了这种地步,恰好相反,云寂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他走了以后,那对夫妻便是不立刻跟着他的屁股后面过来,也苟延残喘不了几日。

  你说该报的仇也报了,他觉得他自己死的挺瞑目的啊,怎么就不能让他好好的投个胎呢?

  云寂躺在院子里的破草席子上嘀嘀咕咕,怨天怨地,说着一堆没人能听得懂的话,冷不防一张大脸忽然出现在他头顶,猩红的舌头、锋利的牙齿闪电般袭向他的脸,牙还未至,一股腥臭味儿已经先一步扑面而来,熏的他喘不过气来。

  云寂大惊失色,双手揪住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吃奶的劲都使出来,死命的向外推。

  好一阵过去,那颗大脑袋终于偃旗息鼓,云寂坐起来,气喘吁吁并怒气冲冲的瞪着眼前这只可恶的黑色大狗。

  体重足足有他三倍的大黑狗无辜的扭头看着他,咧着嘴,吐着舌头,呵着气,很是憨厚的样子,但云寂依旧不依不饶的揪着它脖子上的毛,半点不敢放松:要知道这只和他一样被拴在院子里的臭狗,除了担负着监视他不许乱跑的职责外,还要负责处理他制造的生活垃圾……

  所以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让这只臭狗舔到他的脸的!

  死也不要!

  这也是他对老天爷不满的原因之一。

  你说真正的不到一岁的小娃娃哪会有他这么矫情,有个大狗天天陪着玩多开心,可他倒好,整天得防贼似的防着它,斗智斗勇斗力,辛苦的一塌糊涂。

  云寂伤心的恨不得咧嘴大哭。

  不过两辈子加起来已经芳龄二十五的云寂自然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等喘匀了气,稍微有了点力气,就恶狠狠的扑了上去,仗着这只狗不敢伤他,用体重将它“狠狠”按倒,趴在它的肚皮上,捞起拴在自己腰上的布条就朝它嘴巴上绕去——看我不封住你这张臭嘴!

  至于为什么用栓自己的绳子而不用栓那只臭狗的……栓狗的烂草绳,又粗又硬又扎手,他那牙签似的小手指头根本把它挝不过来。

  云寂捆的很辛苦,黑狗玩的很开心。

  于是丑娘一进门,看见的便是在草席上滚成一团的两只,又好气又好笑,先将云寂捞起来,在他头上弹了一记:“小泥猴儿,又欺负狗狗了?”

  这咯嘣脆的一击让云寂眼泪都快出来了,又疼又委屈:到底谁欺负谁啊?

  丑娘解开云寂腰上的布条,在他身上拍拍打打一阵,勉强弄的干净一点后嵌进怀里,然后松了大黑的草绳。

  大黑欢快的叫了两声,一溜烟就出去了。

  云寂倒也不嫉妒,那只狗出门也不是单纯撒欢去了,要知道他们家就他们娘俩儿,又一分地没有,只能靠丑娘白天给人帮闲,晚上在家绣帕子勉强过日子。他们两个自己都饥一顿饱一顿,就差没饿死了,哪还养的起这么大一条狗?所以大黑不仅要负责看家护院带孩子,还得自己养活自己,偶尔还叼个兔子麻雀之类的回来,给它家小主人打打牙祭。

  想起这事儿,云寂就忍不住又开始自怨自艾:他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男人哦,竟然还不如一条狗有用……心累。

  胡思乱想中,丑娘已经快手快脚的将云寂外面的罩衣扒了下来,然后又开始用布条打包,顺便给他一个惨不忍睹的媚眼:“宝贝儿,今天有香香的蒸蛋吃哦,高不高兴啊?”

  云寂张牙舞爪的挣扎,不肯就范。

  不喜欢被捆着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丑娘在外面给人帮工,一个女人干着男人的活计已经够累了,回家还有一堆事要做——他就算帮不上忙,可也不能这么拖后腿,让人干活都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