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的秘密 by:糖醋小鱼干

作者:糖醋小鱼干 | 时间:2019-01-27 09:16:29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地下室的秘密》作者:糖醋小鱼干

 

暂定骨科,或许NP。三观不正

 

 

第1章 

  迷蓝,本市最出名的地下gay吧。

  一进门,我就看到了一个特别好看的青年。

  有的人生来就是万众瞩目。

  他正和旁人拼酒,瑰丽如火焰的烈酒从他淡粉色的唇边滴落,烫进了我的心底。

  我动了心思。

  派人把他带了过来。

  然后清了场。

  他应该没当过下面那个。

  挣扎得格外激烈,漂亮的眼里满是屈辱和不甘。

  我有点烦,拎起一旁的深水炸弹就给他灌了下去。

  他终于安分了。

  或者更具体点,是醉得半昏迷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老实了就行。

  我把人带回家。

  找佣人给他收拾干净,自己则去洗了个澡。

  然后才把人带到床上狠狠欺负了一番。

  中途我哥过来了一趟。

  他好像刚出差回来,笔挺的黑西装还穿在身上。

  他冷淡地看了我一眼,让我别玩太过就走了。

  我兴致被打断,却也不敢对我哥发火。

  毕竟我现在为所欲为的资本,都是他给我的。

  这么一想忽然有些扫兴。

  不过大家都知道我是扶不上墙的二世祖。

  那就干脆浪荡到底好了。

  我将人锁在地下室,又玩了半个月。

  待人神情萎靡,我也没了兴致,将人重新送了回去。

  那人是真的好看,但玩起来也就这样。

  基于外表的迷恋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看着镜中自己的皮相,忍不住嘲讽地勾起唇角。

  不知道我的保鲜期又是多久?

 

 

第2章 

  我曾认真地喜欢过一个人。

  掏心掏肺的那种。

  大概是校园里的时候还比较单纯。

  和心上人在大夏天,一起去又拥挤又设施落后的游乐场,都能让我开心个半天。

  也许是出于奇怪的心理,我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身份。

  我想证明,没有什么金贵的陆家二少爷的头衔,也是能有人爱我的。

  山盟海誓发过。

  因为他喜欢,和小女生似的在午夜跑去坐摩天轮,然后在最高点闭着眼拥抱这种现在想来简直丢人至极的事我也做过。

  戒指也送了。

  就差毕业后改个国籍领证了。

  在一起的第三年纪念日,我订了餐厅。

  可他一直没来。

  我一个人看着满桌的玫瑰,枯坐到烛光熄灭。

  我回到家,客厅的灯亮着。

  沙发上两具躯体交缠。

  我的男朋友叫得无比勾魂。

  ……搂着我哥的脖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内心没什么波动。

  我站在原地,静静听着我哥向他许诺以后给他多少钱。

  早知道钱能买这人的往后余生,那我好像还白嫖了三年?

  真是赚。

  我走到厨房拿了个玻璃杯,用力砸在了对方脑袋上。

  殷红的血淌了一地。

  我不敢砸我哥,只能用这种方式发泄。

  然后丢下碎了一半的杯子上楼了。

  我不清楚之后我哥是怎么料理这事的。

  反正我再也没在学校里见到那人。

  彻彻底底的人间蒸发也不过如此。

 

 

第3章 

  我和死党讲过这些丢人的黑历史,故事中刻意略去了我哥的存在。

  余岑看了我一眼便肯定地道:“给你戴帽子的肯定是你哥。”

  我气得无话可说。

  他伸手来捏我的脸,语气无奈:“谁不知你个混世小魔头只有在你哥面前才服服帖帖,换了别人给你戴帽子肯定早闹得满城风雨。”

  我真不知道原来我怕我哥的事这么人尽皆知。

  余岑摇了摇头,又给我灌了杯酒。

  我喜欢看别人喝酒失态,我自己却喝得很少。

  那天实在心情太糟,我头一回喝的不省人事。

  之后发生了什么记不清,醒来已经躺在自家床上了。

  我哥在一旁站着,眼神有些冷。

  他拎起我进了浴室。

  大冬天的,透心凉的冷水将我浇了个遍。

  我衣服都还没脱,狼狈地躺在浴缸里发抖。

  我哥伸手捏住我脖子后的一块肉,问我上面的痕迹哪儿来的。

  我看着镜中隐约的红痕,确实不太清楚。

  然后我被冷水浸了半小时。

  之后进医院躺了小半个礼拜。

  余岑来看我,还带了我最喜欢的新游戏。

  我还有些发烧,操作不利索。

  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探着头看对方玩。

  后来累了就干脆趴对方腿上。

  余岑给我调了调点滴的位置避免我压着。

  他问我怎么着的凉。

  我嘴硬着搪塞过去,下意识又想摸一摸那该死的红痕。

  余岑按住我的手,凑近我后颈仔细看了看。

  次日,他专门托人给我带了治蚊虫叮咬的软膏。

  冬天也有蚊子吗?

 

 

第4章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哥那次那么大反应。

  难道我和我初恋在一起滚了那么多次床单就没留下痕迹吗?

  我想了想。

  行吧,好像还真没有。

  仔细想来。

  我好像确实很不喜欢别人留下点什么东西。

  指痕齿痕掐痕吻痕都不许,敢留就要做好被我踹下床的准备。

  啧,总感觉像是被打了个记号。

  我有些烦躁。

  上次酒吧里欺负的那小青年原来背后也有人。

  政界里知名的衣冠禽兽秦远之。

  我们家从商,还真不太好招惹这条道上的。

  但是我没去道歉。

  因为我哥让我呆在家里,自己代我去了。

  然后回来又给我冲了半小时冷水。

  不过我快习惯了。

  自从初恋被搅了后,我开始见到好看的就往床上带,不感兴趣的就隔天送走,感兴趣的就留在地下室好好玩一下。

  期限基本是半个月。

  而每次我换一个人,我哥就会拎着我扔进浴缸,再浪费时间地亲自拿着花洒把我浇个湿透。

  我觉得我哥好像不想让我见到那位秦先生。

  可是有些事不是我能左右的。

  这不,我难得安分守己的缩在角落看各色美人,结果被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请过去了。

  我有些理解那些被我看上的人是什么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