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根本不是直男by十分钱相公

作者:十分钱相公 | 时间:2018-12-09 16:32:29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你根本不是直男》作者:十分钱相公

 

文案:

江辰是个被有声配音耽误的游戏主播,一天,在被队友狂喷之际。他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QAQ

大佬们都想要带他上分,当然是因为自己嘤的好听啊,江辰美滋滋的说道。

等等!!这个大佬为什么要半夜12点给他发半果图???

 

幼稚的伪直男大佬x只要我嘤的够好就有人带我上分受

 

江辰:人家最喜欢你了~啾咪

许飞:……(我可能不是那么直了_(:з」∠)_)

 

排雷:

玩的游戏是农药。游戏戏份也很重提前说明一下qaq。

大佬攻知道受是个嘤嘤嘤的一米八壮汉,虽然他这时候还自称是直男,但是架不住自己作死上赶子去给人掰wan。

受之所以答应组cp则完全是因为一个美丽的误会~

 

内容标签: 年下 网红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辰 ┃ 配角: ┃ 其它:伪直男

 

 

 

第1章 

——对不起,您的频道不存在。

江辰不信邪,点开了视频投稿,结果也是空空如也。试了试点击投稿按键,结果弹出来一个窗口提示他暂无权限。

也可能是软件突然抽风了,江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跑去企鹅单敲了客服小姐姐。

客服小A:不要意思呢亲,因为您的视频被鉴定为传播淫/秽所以频道暂作禁封处理~

emmmmm……

江辰:□□?小姐姐你认真的吗?

客服小A:经过鉴定确实所封的都是淫/秽视频呢亲~

江辰:我都读了大半年了,你们现在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客服小A:真的是不好意思了呢亲~是我们的工作失误造成了您的不便,请放心,以后亲的稿件我们一定会严查死守,坚决不放过一丝不和谐~~~

江辰:机器人?

客服小A:不是的呢亲~【微笑】

江辰:淘宝最近也开始学人家扫黄了?

客服小A:————————正在为您转接客服小C,请稍等。

直接×了窗口,江辰登进微博,顿时响起了好几次的艾特提示音。依次点进去,都是一些平时三次元聊的比较好的基友。

绝色小受v:卧槽老攻你翻车了!@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上车绝不打卡菌:卧槽卧槽卧槽心疼我家大爷,f站疯了吧!!!!!@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允悲】【允悲】【允悲】#查看图片#

萌大奶v:啊啊啊啊啊啊杀千刀的扫黄!@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绝色小受v:卧槽老攻你翻车了!@江辰不可能这么帅//@上车……打卡菌:……#查看图片#

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无fuck说。//萌大奶v:啊啊啊啊啊啊天杀的扫黄!@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绝色小受v:卧槽老攻你翻车了!@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上车……打卡菌:……#查看图片#

就这么一条转发,再刷新瞬间400 评论,看样子都憋了挺久的。大部分是吐槽f站不守基道,背叛组织。还有一些则是哭诉没车上了求亲亲。江辰心里暗道了一句,还不是你们这些大傻子到处打卡上车,结果被人盯上了。

还有脸来爸爸面前哭!不打你们一顿都算我脾气好!

点开评论,江辰给自己回复了一条消息,很快就被粉丝们点赞到了最前排。

江辰不可能这么帅v:都别瞎几把闹腾了,爸爸也是要面子的人。

只可惜全世界都知道他被关了小黑屋。没有了面子的江辰不再看回复和私信,伤心的退出了微博,然后对着空荡荡的电脑桌面发呆。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涉/黄进小黑屋,啧了一声,江辰起身拿过外套出了门。刚入春的天夜还有点凉,他租的公寓楼下就有一个大公园,树枝的倒影被路旁微弱的灯光印在了路面上,江辰挨着过去踩了个遍。现在这个时间段,公园早就没了人影。无所事事的沿路转了一圈,本想着清醒一下混沌的大脑,最后实在是冷得不行,还是认命的原路返回。

正等着电梯的空隙,一段感情饱满,字正腔圆的朗诵声在寂静的过道里响了起来,低沉浑厚男音苏到不行,如果台词不要那么霸道总裁的话。

这是江辰自录的一段音频,专门用来做他的来电铃声,依稀记得是他刚入直播圈不久后收到的一段小短篇,由他座下头号脑残粉“摊平任君上”所著。

为什么到现在都在用,不是因为什么怀旧,而是因为每次听到都会心情很好,并且还能时不时的欣赏小粉粉因为黑历史曝光而恼羞成怒的模样。

调戏小粉粉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爽。

来电人是他现在所属公司给他分配的经纪人,后续又进来了两个电话。江辰相信,如果他现在不接这个电话,今天就别想睡觉,谨记前车之鉴。

“陈哥。”

“终于舍得接电话了,你这个臭小子。”手机对面传来的依旧是那熟悉的大嗓门。

江辰很想反驳对面说他臭的这种不实言论,但是小孩子才会去跟人争辩。

“网上的消息什么的你先别理会,这段时间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陈伟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其中的压力只有他自己清楚。

江辰平白无故被封,他第一时间打听消息才知道是得罪了上面的人。想起朋友的“好心提醒”,陈伟觉得他们人穷志不短,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所以想要平台解禁是不可能了,只能从别的方面入手。

树挪死人挪活,谁知道哪天他们就飞黄腾达了呢,陈伟这样安慰着自己。

只是这年头,你不露脸,想靠着一把好声音火起来那就是无稽之谈。江辰或许在他们那一片小圈子里算是混的可以,但是同那些几百万乃至上千的大主播一比就相形见绌了。

公司的资源虽然多,但是等轮到他们也就只剩下些挑剩下的垃圾了。

这两年也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来的,陈伟多少次建议江辰可以尝试下露脸直播,绝对会爆。后面发生的事情他都不想回忆,一想起江辰一脸理直气壮的说出害羞这两个字他就气,气的不行。

可去你/妈的吧。

陈伟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唠叨起来,江辰听得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打断。露脸直播是不可能露脸直播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露脸直播,最多只有唱唱歌维持下生活这样子。

做有声读物是他的兴趣爱好,唱歌是他的兼职,两者并不冲突。

陈哥的业务能力他并不担心,在客服那里碰壁后他就想到了之前做线下活动时发生的那件事。

简直恶心死人。

果然做人不能太嚣张,没有后台就是他这个下场。小白菜江辰无所事事的在家待了一个礼拜,离发霉只差一点了。

窗帘被人打开,原本幽暗的房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刺目的阳光正对着打在他的脸上,江辰皱着眉拉起被子盖住头打算继续睡,一系列动作下来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昨晚玩游戏玩过头了,凌晨5点左右才睡的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