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变成白月光by猫八先生

作者:猫八先生 | 时间:2019-04-10 22:27:49 | 阅读: 次 | 哇!繁體版

 105717leuiingufi0ihbvb.jpg

当前被收藏数:49891 营养液数:33069 文章积分:618,739,328

  =================

 《反派变成白月光[快穿]》作者:猫八先生

  文案:

  嗷呜——吃掉你的梦。

  邵凌恒是杜晏的那道菜,最完美的。

  以下是烹饪噩梦的完美食谱,又名《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反派大BOSS》

  【青春疼痛片噩梦,男主醉酒出轨让女主怀孕堕胎】

  杜晏:我要给男主做好生理卫生教育,拒绝婚前×行为,教育男主利用男主,最后等着被干掉。

  男主:顺着你的意思,夺走你的权势,只是为了留下你。

  【历史权谋片噩梦,质子男主利用女主害她国破家亡】

  杜晏:我要变成女主,撩起裙子×比你还大,欺骗男主利用男主,最后等着被干掉。

  男主:你讨厌这个王朝,那就如你所愿,我会为你毁了。

  【灵异鬼怪片噩梦,男主命格奇特害死全部队友】

  杜晏:我要杀死男主让他变成鬼,欺负男主气死男主,最后等着被干掉。

  男主:如果变成鬼,就能一直缠着你,那我心甘情愿。

  ……

  如此大费周章,都是为了吃饱饭!

  作为神兽伯奇遗留在低魔位面的唯一血脉,觉醒后的杜晏,陷入天天吃不饱的悲惨处境。

  直到他遇到入戏太深,夜夜被噩梦困扰的影帝邵凌恒。

  然而,世事难料。

  邵凌恒:那个人是我的心头朱砂痣,天边白月光,他为了我付出了一切。

  杜晏:等等,我们是不是不在一个频道上?

  CP:邵凌恒×杜晏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晏,邵凌恒 ┃ 配角:多 ┃ 其它:

  ==================

 

 

第1章 青春疼痛片噩梦

  夜。白日里熙熙攘攘的影视城总算是空寂下来,远远立在哪里,有了几分孤寂的感觉。

  周遭的酒店里则是截然不同的灯火通明,热闹而繁华。顶层的套房里,暂住的主人早已入睡,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夜灯。

  杜晏弯下腰,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

  男人的面部轮廓深邃,从眉毛的浓淡再到嘴角的弧度,没有哪一处挑得出毛病,不是近两年流行的花美男长相,而是一种万能的俊美,充满男性魅力的那种。

  食色性也。

  眼前这张脸能吸引万千异性同性,杜晏并没有其他想法。食,才是第一位的。而他出现在这里,恰恰就是为了食欲。

  “你还在看什么,赶紧开吃吧。”

  从杜晏的肩膀处,凭空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

  杜晏抬手,手指在肩膀上轻轻一弹:“你倒是比我还急。”

  随着他的动作,半空中浮现出一团翻滚的白色毛球来,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一朵巨大的蒲公英。

  那毛球在空中翻滚一下,从软绵绵的白毛中出现两只乌溜溜的眼珠:“你已经好几天没吃饱了,我的能量也不够了,再耽搁下去,这气息隔绝法术可是要失效了。”

  看着杜晏似笑非笑的眼神,毛球眨巴眨巴眼睛,继续开口道:“法术失效,把床上的人吵醒的话,你可要在上岗的第一天就被开除了。”

  听到这里,杜晏才升起一丝危机感来。毕竟为了成为邵凌恒的助理,他可是花费不少功夫。然而和眼前这个名叫小捌的毛球相处这段时间,他俩的相处方式向来是能怼就怼。

  杜晏瞥他一眼:“你还号称是大妖,连这么个小法术都维持不住?”

  毛球大受打击:“我,你知道我只是大妖蒲公英的一个分体而已,你这个位面又是低魔位面,离本体太远了,除了从你身上获取能量别无他法。”

  “……”杜晏沉默片刻,这么说来还是他的错了。他也很无奈,什么伯奇血脉,听起来高大上却没什么用,连个敛息术都得依靠眼前这团毛球。

  介绍一下。

  捌十九,种族,妖。本体是大妖蒲公英身上编号第捌十九号的绒毛,昵称小捌。

  杜晏,种族,人类,拥有神兽伯奇血脉的地球人。

  神兽伯奇,心如明镜,食噩梦,乃是瑞兽。

  然而对于杜晏来说,身为低魔位面的居民,觉醒伯奇血脉之后,除了让他无法通过正常食物获取饱腹感外,没有任何好处。

  杜晏在人生的前十八年,一直是一个普通青年,除了长得比周围的人都好看外没什么特别的。

  这普通的日子在他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变得开始不普通起来。杜晏是个孤儿,十八岁生日那天他打算就如同平日里那样过去了。

  然而那天清晨一醒来,杜晏就觉得自己很饿,饿得抓心挠肺的那种。

  在吃完早餐之后,杜晏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明明吃得肚子已经微鼓,食物几乎都要从喉头溢出来,他依旧觉得自己很饿,这种饿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来自于内心更深处的一种感觉。

  这种饥饿感,折磨了杜晏整整七天,就在他差点要被这种感觉折磨得疯掉的时候,小捌出现了。

  这个自称是大妖的毛球,告知了杜晏发生在他身上这些异样,都是源自觉醒的伯奇血脉。

  简单来说,就是普通食物已经无法填报杜晏的肚子,真正能让他吃饱的只有噩梦。

  身为一个接受唯物主义十八年教育的现代青年,杜晏当然不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然而在一系列经历之后,他不得不接受事实。

  从那以后,杜晏的夜生活就从宅在家里变成了四处觅食。

  “你发什么呆,看到一桌满汉全席躺在面前不知道该如何下口吗?“

  小捌的声音让杜晏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美食当前,现在可不是忆往昔的时候。

  再介绍一下,邵凌恒,种族人类,是杜晏最美味的那道菜。

  普通人的噩梦,很少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以及具体线,多是没有逻辑的碎片式噩梦。这些碎片式的噩梦,对于杜晏来说,只能算是零食一般的存在,可以解馋,却不能填饱肚子。

  在深夜的觅食中,杜晏偶尔能遇上比较完整的噩梦,这样的噩梦才能算是正餐,足以让他产生满足感和饱腹感。

  然而,这样完整的噩梦少之又少。常年处于半饥不饱状态的杜晏,在一次觅食中,意外发现了邵凌恒。

  见到邵凌恒的第一眼,杜晏就呆了,并非因为他本人比屏幕中还要好看之类的理由,而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让杜晏口舌生津的噩梦味道。

  邵凌恒的噩梦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的噩梦中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这种拥有完整世界观的噩梦,吃上一个,杜晏可以饱上一个月。